簡介

只有因果,沒有對錯。



你走得太快, 我走得太遲, 形成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和時差,。 遇上對的人, 做了對的事, 但發生在錯的時間, 往往都會只落得錯的結果。 但是, 你知不知道, 這個世界上, 其實是沒有時間? 因為, 時間只是人們制定出來去規限自己而已。若然這是成立的話, 這意指在世界上根本沒有對與錯,因為既然沒有去判斷對與錯的量器(時間)的存在, 哪何來會有對與錯的區分? 失去了區分, 哪何來有對與錯的存在?

事實上, 你會發現在不同的時空會有不同的基準去定斷對錯。皇室制度在昔日是被認同的, 大家很歡迎有皇帝的存在, 人們也絕對敬而尊之。在那時期, 皇室制度是對的, 得到絕對的推崇。時日變遷, 為何會推翻皇室制度, 為何共產黨得以取而代之, 因為大家的觀點已變了, 皇室制度不再被認同, 這變成了錯。

既然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那麼為何要以別人的理據作依歸, 不以自己的觀點作根據? 為何我的對興錯需要以別人的準則來判決? 曾經有一位朋友跟我說, 他經歷了一次沉痛的失戀後, 他想通了, 他不要為一個人保留身軀, 不要把身軀留給一個人, 他希望能以自己的身軀帶給所有人快樂。他的出發點是好的, 他帶給所有人快樂, 是嗎? 但我跟他說, 人們絕對不會認為你是犧牲自己去令所有人快樂, 人們只會覺得你只是為了個人享樂, 人們會視你為淫娃或賤男。因為這是大眾早已認定及接納的道德標準。你或會覺得, 他太偏激吧! 但我是認同他的, 他可以擁有自己的立場, 做自己認為對的, 因為根本沒有誰對誰錯, 為何大眾認為理所當然的就是絕對的理所當然呢? 你或會說這是歪理, 我會說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他也可以說你所說的才是歪理。

另一例子「安樂死」, 我是接受的。我全身癱瘓, 已不便於行, 需要別人無時無刻的照料, 精神上極度痛苦, 在家人也不忍見我偷生於世, 為何在你的規條下, 我沒有死的權利? 我有多難受, 「知魚之樂」的理論下, 你是知道, 你或許感受到, 但痛苦的程度有如走進地獄般深, 你能切切底底感覺得到我所感受的嗎? 針子刺在我指頭上, 你可會領略到它在我指頭所留下的深度嗎? 我只想操控自己的生命, 為何你不容許? 為何我生存與否的權利是在別人手上, 而不是在我自己本人手上? 當然, 我不是霎時衝動。

所有事情都是相同的, 沒有你便沒有我;沒有左便沒有右;沒有加便沒有減, 沒有愛便沒有恨;沒有真便沒有假;沒有對便沒有錯。所以, 究竟何謂真正的對與錯是沒有絕對的。我只自觀當下自己正在所做的事, 什麼也沒有。色即是空。



若然真的要區分對錯, 我認為事情的基本條件是在於所有行為或思想在沒有傷害別人及剝奪別人權利的大前提下作依據。對與錯的定斷則視乎大家所持的理據多少及合理性作根據。你有權利去判斷我的是與非, 但沒有權利去剝奪我所擁有的觀點而迫我去接受你的看法。

是時候離開了, 離開請關上燈。哎呀, 根本沒有開過燈, 哪裡有燈可關?

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