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呼,終於結束了。」我立即打電話給遠在沙田的馬可,希望他能夠快速通知其他經理人和希望能知巧思和小倉的位置,幸好她們兩個暫時都在馬可的麵包店。
「神打,你不要死,我現在就帶你去天生那治療,你要撐著!」拋下詩給蟲不知之後,立即過去找神打,因為再不為他治療的話,可能就會變成一個植物人。
「天生,你在醫務所嗎?」和馬可通過電話之後,馬上和天生聯絡,希望立即為神打治療,因為我在這個時候已經登上計程車,向天生的醫務所出發。
鈴鈴鈴…,在放下電話不到十秒後,立即收到巧思的電話,當然要安慰她吧。
十分鐘過後,我和神打已經到了天生的醫務所,神打立即被送入手術室治療,我就在外等待,其間有一女士過來為我治療,我想就是這裡的護士吧,不過這有嗎?
「神打你不要死!」話語間,一把女生的聲音在我耳邊出現,是小倉的聲音來。
「樂神,神打現在怎樣?」肚子好像大了點的小倉,一臉眼淚地問我,不要哭啦!
「他應該沒什麼事的,你不要哭啦,這對肚內的孩子不好的。」雖然我未有寶寶,但都不想兄弟的孩子有什麼事的,小倉你暫時不要那麼感性就可以了。
「我沒事的。」她開始收聲不哭,這我才想起巧思這個傻瓜還在等我電話的,所以我便和小倉說一聲後便走到一旁打電話給巧思,安撫一下這個等得久的甜心。


談完這個電話都已經是晚上十時的光境,經過這次的戰鬥之後,可能再不可以上戰場再和神打,詩和蟲不知等人合作,不過我也不覺得可惜,因為我旁邊有愛人。
「樂神,你先回去睡!」她看到我的倦容,也不好意思再讓我等下去,我便先走。
「我明天再來吧,神打一定會沒事的,是呀,後天在總部會有個會議的,你必定要到,如果神打情況可以的話也讓他一起出席吧!」和小倉交談幾句之後便離去。
一路上想起這幾次的比賽,我想我都是要抽身出來,不然會讓巧思過得很苦的。
過了十五分鐘,就回到黃大仙的居所,一開大門,巧思已經撲到我的身上,很甜。
「你那麼遲才回來,等死我啦!」她撇著嘴地說,令我都不忍心再拋下她去戰鬥。
「我答應你,後天的會議最後我會和大家說淡出的,不會再插手殺手界的事,除非有大事發生,好嗎?」這個建議,是我在車上想的,因為巧思是重要的,不過我也不想拋下殺手組織的事不管,所以我選擇有空的時間才接些任務,保持聯絡。
「你說的!」她聽到這個意見,不得不放手我去幹,因真的不能叫我一下子退出。
經過一晚的休息,我已經回復精神,這天我和巧思到香港的名勝遊覽一番,再說,神打的情況已經好轉,不過不能出席明天的會議了,是可惜但為身體著想是值得。
「明天記住出席會議!」蟲不知在群組上的說話,令我們個個都覺得她是殺手組織的幕後黑手似的,不過我們都知道不會的,她只是作為一個關懷者的角色。


經過了兩天的休息,我的戰鬥力也回復了八成,可以再次戰鬥,不過我想沒用了。
鈴鈴鈴…,我設定的鬧鐘響起了,今天是會議的日子,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樂神,你要趕過來,神打不知去了什麼地方。」小倉的訊息令我大驚,但馬上收到神打的電話,我便馬上接聽,原來他在去總部,參加這次的會議,嚇得我。
「神打他現在去總部,你也去那兒吧,你不要太擔心。」看到我的訊息,應該沒事吧,小倉你真的是太過誇張,小心你自己的情緒影響了自己的胎兒。
「那好,我現在都去,你也快點來!」小倉的訊息,令我更覺他緊張神打的程度。
「天天,你快點回來吧!」離家不夠一小時,有沒有這樣掛念,或是有什麼問題?
「我先去那個會議,很快就回去!」看到她的信息,所以我也急急地去總部集合。
鈴鈴鈴…,這是給馬可設定的鈴聲,他有事不能出席或是有什麼事要處理?
「樂神,你快點過來總部,很亂…」他說到一半就斷線,究竟有什麼事那麼緊張?
想了一會兒,不是呀,他剛剛的語氣根本不似像開玩笑,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我跳上了在我旁邊的的士,幸好還有一小時才到會議的時間,否則就一定趕不到會議,不能兌現和巧思說定的承諾,我一定不能給這種事發生的。
十分鐘內,我就由黃大仙趕到沙田的麵包店總部,馬可,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樂神,你快點過來看看這樣東西。」馬可拿了他的電腦給我看,竟然是弟弟發佈的任務,他的目標是自己,究竟他想我殺了他,或是有什麼問題想我幫手解決?
「那等我一會兒找他,不要再說啦,差不多遲到。」我提醒馬可今天的會議時間。
「是呀是,那我們快點去!」馬可馬上收拾牆上的物品,一起去到尖沙咀的總部。
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我們就到了總部的樓下,在大堂遇到蟲不知和詩,她們都很精神,這就好了,那次比賽所受的傷應該都復原了,天殺的事就可以交給她們了。
我們全部人到齊之時,也就是會議開始的時候,這次我們的話事人--壯士也出席。
「各位,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比賽後我將會退出殺手界,不過我想過,馬可在這陣子將會沒事做,所以我想在馬可找到新的殺手之前待下來,接少量的任務,到找到新的殺手之後,正式退出殺手界,希望各位見諒。」這是我最後一次出席會議。
「那我批准你的申請,希望你在退出殺手界後的生活更加好。那我們就開始今天需要的說的事!」壯士在聽取我的退出申請後不到十秒,就批准了我的申請。
「這次叫你們來,就是為了我們的合併,因為這次比賽的勝方是我們,將會得到大幅度的話事權,譬如總部的位置,規則等等,而這些,將會由我們的商討之間定奪,請各位都給點意見。」他說出這次會議的重點,令我們都陷入沉思。
席間,我們都提出了不少的建議,但不是太幼稚就是不太適合用於殺手的組織,都被否決,所以這兩小時的討論,出到來的決定都只有皮毛,所以都要靠群組的討論,殺手和經理人的群組之外,新增一個叫天殺的群組,加了壯士,成為新群。
「我要先走,詩,一起走吧。」建立群組之後,蟲不知和詩率先離開,令我們都不能要談下去,只有今晚在群組內的討論,為和殺青的聚會定下一點基礎。
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次的殺手聚餐,除了蟲不知和詩外,其餘的都出席了,因為壯士接下來沒事做,所以也參與,為我舉行一個歡送會似的物體,雖然還有時間。
「樂神,祝你之後有的錦繡前程,乾杯!」多謝各位的祝福,你們也要好好生存。
「你們不需要這樣,又不是不再見面,神打你要和馬可的新拍檔好好合作,不要那麼快就死去。」我將我大部份武器都交給神打,只留下那件改裝的衣服做任務。


話語之間,我們的話題又回到組織合併的事,這又是一件很緊張的事,因為是關乎組織的將來,一定要好好計劃一下,不過在這兩小時的聚餐內,又是沒結論。
到了晚上的轟炸式的討論,終於都有結果,而且定於後天舉行,地點就在新總部。

<<可能殺人的時候末知道對象的背後,到知道才後悔,這不是殺手的所為。>>

6
第二天的時間,整天都是在陪伴巧思,在陪伴她的時間,令我感到過得很快,難道這就是戀愛的時間過得特別快,明天就是新人的介紹會,我也很緊張,畢業是挑選一個新的接班人,而且這個新人一定要可以和馬可溝通的,不然就是麻煩事。
「明天九點要到新總部集合,敬請準時!」壯士在群組內的說話,令我眼前一亮。
大家見到這句說話之後,不停傳出不少的訊息,有的在說新人的水準,新人的樣貌等等的特徵,令我都不禁看著瑩幕傻笑,這時傳來巧思的叫聲,令我振驚。
「什麼事呀!」聽到她的叫聲,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怎料走到廚房…
「隻蟹咬我!」看到這個可愛女生的萌樣,令我都不想她受到什麼傷害,所以我便叫她出廳看看電視,這餐飯就等我來煮吧,嘿,因為知道巧思的廚藝不太了得,所以我便在空餘的時間報讀了一個訓練廚藝的班,令她不需要太辛苦。
「好呀!」她的奸計好像得逞,不過令我感到開心,因為她是我心愛的女人。
經過了半小時的努力,兩菜一湯的菜色已經弄好,現在可以"撐枱腳"了。
「樂神,樂神!」這時群組傳來我的名字,這是什麼的一回事,有事找我嗎?
「我們明天八時在總部集合,商量一下九時的會議。」蟲不知說的說話令我驚訝。


「那好吧!」簡單的回復後,就立即和巧思繼續吃我煮的晚餐,這是我最想得到的時刻,現在我得到了,令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天天,有什麼事?」我回復訊息後,面上的血色都沒回來,巧思就問我這問題。
「甜心,我明天有事要做,你自己吃早餐和找點事做吧。」我直話直說和她說。
「好,你明天之後整個人都是我,那為什麼會有拒絕的理由呢!」她一口答應,巧思,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妥,你之前都不是這樣順的,難道是有什麼絕症?!!
「你搞什麼呀!」她說出這句話時我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害我立即縮手。
「沒什麼,吃完你去洗碗,我有事要做。」說完後便拿碗碟到廚房,之後便離開。
待巧思睡著後便回家洗澡睡覺,我剛剛做什麼,但她是我的女朋友,有什麼問題?
「巧思,早抖啦!」睡之前,在巧思的額頭鍚了一下,令她知道我的回來。
第二天早上,七時的鬧鐘響起,醒來之後馬上看看巧思的情況,她已經不見了。
「天天,你今天去忙你的,搞定就找我啦,你的巧思。」之後是兩個心心符號。
「你這個傻妹,難怪我會這樣喜歡你!」看到她的留言,令我心內都是甜絲絲的。
鈴鈴鈴…,這是神打的來電,這麼早,是想一起吃早餐或是有什麼事想和我商量。
「樂神,你在家嗎?,我不懂去新總部的路線,不如我來找你吃早餐再一起去。」神打好明顯是一個超級路痴,這令我哭笑不得,不過這就是我們維繫友情的方法。
「好,我現在弄好些事,半小時後在我家樓下的大排檔等。」神打來我家需要十分鐘,正好讓我處理自己所需要處理的事,那就可以出席最後一次的會議。
十分鐘後,在樓下的大排檔和神打會合,原來連小倉也在,那麼豈不是"電燈泡"。


「樂神,不要覺得你自己是電燈泡,因為…」神打想說話時,食物已經到,我們要快手點,因為還有半小時後就是內部會議的時間,去總部需要十五分鐘的車程。
「我們吃完,你慢慢吧小倉。」看到小倉的狼吞虎嚥,我們都恐怕有什麼事,所以我們都叫她慢慢吃,好讓自己吸收,最緊要的就是她肚內的寶寶。
半小時之後,我們全部人都到了沙田的總部,令我們驚訝的是殺青的殺手都在這。
「你們怎會在這裡?」一向都是我們大家姐的蟲不知第一個開聲問,令他們驚訝。
「你們來做什麼,我們就是來做什麼。」阿道夫上次中了蟲不知和我加起來有六槍,都死不去,證明他根本就是一個做殺手的好材料,有他在,我們想輸都很難。
「你們到齊?」壯士和另一位我們不認識的,但應該就是殺青的領導人的人一起。
我在點算人數,真的齊,接著便聽到那位女士說叫我們坐下,這個新總部,有六層樓高,兩層是屬於我們殺手組織的,另外的就是兩大支援集團的辦公室。
「大家好,我叫冷夢,殺青的領導人,將會是港殺的領導人之一。」那位女士的聲線給人一個很壞壞的印象,不是狂野類的壞,而是色色類的壞,你懂的…
「大家好,我叫壯士,天殺的領導人,將會是港殺的領導人之一。」壯士的說話,令在場的天殺殺手都感到興趣,因為知道在未來的殺手組織的話事權會比較強。
敲門聲在無預兆之下響起,令我們都突然冷靜下來,只聽到冷夢和壯士叫他們都進來,一行六個人,有四個人的樣貌令我感到驚訝,因為她們都是妙齡少女。
「介紹一下自己!」冷夢向在場的新一輩殺手發出命令,由第一位少女開始介紹。
「我叫曾意琳,殺手代號單字一個琳,未來就讀於主恩中學,因為名校的壓力而加入殺手行列,為的就是發洩自己的壓力,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她一個很簡短的介紹,令我們在場的男士都開始放下界心,她是一個可愛的殺手。
「我叫謝佳桃,殺手代號為兔兔,就讀於聖言中學,請大家多多指教。」微細的聲線,令我們都差一點聽不到她的自我介紹,她適合做殺手嗎?,這值得沉思。
「我叫張千慧,殺手代號為千行,和兔兔一樣也是聖言中學的學生。」這一位女生,外表很活潑,令人感到她的精力都是用不盡,會有什麼事發生在她身上呢?
「我叫翁榮風,殺手代號為旋風,擅長維修水電設施,有工作可以找我。」一身肌肉型的男人,令人見到都覺得很害怕,是一個參加殺手比賽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叫陳真童,殺手代號為愛鈴,聖言中學二年級生,有一個不可為人知的秘密,不過我不會說的,只要你們不惹我的就會沒事,你們要小心。」給她的說話威嚇,令我覺得有點不安,不過這位中學女生好像有一個令人接近死亡邊緣的感覺。
「我叫阮昌盛,殺手代號為凡人,中醫師一個,人的穴道很奇妙,令人死了都不知道,哈哈哈哈。」他的介紹,令人感到開心,又是一個令組織頭痛的人物。
「大家已經介紹完畢,接下來就是討論一下經理人的問題,由於在場的一位殺手會退出,馬可,你可以自己選擇一個殺手做你的拍檔。」壯士指向在場的新殺手。
「凡天,你願意成為我旗下的殺手嗎?」馬可想也不想便問道,而我也有感覺他將會是一位好殺手,所以我便沒有給予任何的建議,因為我相信馬可他的選擇。
「我,當然沒問題,合作愉快。」我想凡天想不到一進來就找到經理人吧。
「好,我現在宣佈,凡天正式加入馬可旗下殺手,而樂神和蟲不知將會成為新一代殺手的培訓人,樂神亦會繼續參與組織的活動,不過將會減少任務的執行,我們的排行榜將會陸續更新,在半個月將開始新一季的任務年度。」壯士宣佈了我的動向之後,繼續為排行榜的事作更廣泛的報告,令我們得悉這是什麼一回事。
「多謝壯士的安排。」我也不慌不忙地答謝壯士為我的安排。
「我們殺青這邊並沒有什麼人事調動。」冷夢簡單地將殺青的報告書交出來。
「現在我宣佈,殺青與天殺將合併成香港唯一的地下殺手組織—港殺,意思為香港殺手,請大家給予熱烈的掌聲,亦都希望各位能夠為自己和組織的利益而努力。」壯士再次開聲,令我不期然覺得壯士是組織的代言人,冷夢是處理內部事。
「其餘五位殺手,你們可以自己找經理人或是希望組織幫你們配一位經理人?」冷夢召集各新成員到一旁,希望得知他們對經理人的看法,從而為他們配對。
我也對這件事有興趣,不過想起來的時候則被馬可拉住,因為組織的事我不能不顧,而且我將會成為港殺的內部成員,為組織的事作貢獻,是我對壯士的承諾。
不一會兒,那些新的殺手都回來列席,此時冷夢將簡報轉到一個新的版面便道「我們這個殺手組織,是很有規模而且具有規則的,請大家必定要遵守以下幾條:
第一:除了組織的成員及經理人之外,將不得對外公開自己的殺手身份,如有任何的違反這條規則,將會受到一定的處分,如再犯,可被革除殺手的身份。
第二:如果接到任務後兩天內完成任務並令到客人滿意,將得到兩倍分數。
第三:組織將不會對任何殺手作支援,除非該殺手的生命處於危險狀態之外,將會令組織的存在有威脅,才另作別論,而如果你們在沒有脅逼下道出組織的存在,將會被無條件的追殺,結束閣下的生命。
以上三條守則,將會被立即執行,請各位殺手自重,除六名新人外,將會有更多的新人加入組織,我們將會出一本殺手守則,希望各位都能記熟更新後的守則。」
「另外,我們組織的app將會作出改動,請各位現任殺手先解除安裝,將會有通知,到時你們才安裝新版本app,登入的資料沒有變動,今天我的報告到此為止。」冷夢說話的一言一行,都是老婆的最佳人選,但為什麼她會是殺手組織高層?
「我也沒什麼補充,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請各位殺手好好休息,以進行來季的任務,多謝各位參與我們的殺手組織。」壯士的結語,有點像某集團的結語。
「樂神,快點找巧思一起吃個飯吧。」完結會議後,蟲不知馬上走來我面前,向我說了這一番話,她好像對我有意思般,想知道自己的情敵是一個怎樣的人。
「好,我現在就聯絡,會在那裡吃飯?」我面對她,只是一個大姐姐般的感覺。
「就沙田那間湖光酒家吧,現在去拿位子。」蟲不知也向兩位高層作邀請。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都到沙田的酒家作一個歡迎宴,令四位中學女生都感到興奮。
「天天,小倉,神打。」巧思的聲音,不論何時聽到都是覺得舒服,令我心軟。
「巧思,這裡!!」我向巧思揮手並將那張椅子拉出,讓她坐下,這是紳士的風度。
我們這一餐有說有笑,仿如家人般的感情,如果不是殺手的話,也許是好朋友。
這一次的道別,來得很長很久,令我有點不捨的是,往後不能拿槍殺敵的日子,不過我也不會因此而放棄教曉新入來的成員做殺手的知識,是我其中一樣專業。
成為殺手培養師後,我的收入大大減少,而巧思之前經常使用電腦,原來是為了我們的生活,她找到一個很便宜的舖位,給我開設第一間屬於我們的琴行。
一年的光境就此過去,我和巧思的琴行也因為生意大好而開設分店,而神打他們的殺手運不錯,他,蟲不知和詩穩佔排行榜頭三,這真是一個很好的結局。

<<法律是人類需要遵守的,殺手的世界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