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回到家後,就因為今天做過的事已經超越了我所有的體力,睡在床在不一會兒就睡著,腦內只是不停地想著明天所會發生的事,令我都不能有充足的睡眠。

不知不覺就平靜地睡著,不過感覺奇怪的就是明明很涼爽的,為什麼會這樣熱呢?

第二天一早,我就比不知名的聲音打擾睡眠,看看旁邊的物體,原來是愛梁。

「愛梁,醒醒吧。」雖然他的狀態令我不是太想打擾他,不過已經是八點的光境。

「小詩早晨!」他看看鬧鐘的時間,再看看我的打扮,已經精神百倍,開始梳洗。



「我下去吃早餐,你弄好就下來吧!」其實今天的工作我想提早做,好讓商量更多的事,而且今天是暑假的開始,應該有不少人會來咖啡店坐,我的工作一定多。

轉眼間,愛梁下來,我也開始吃我的早餐,一直盤算應該怎樣幫恩桐搞她的婚禮,也有想想自己的婚禮應該怎樣搞,都沒什麼理過旁邊在吃東西的愛梁,不理他!

「小詩,你在想什麼?」不知隔了幾多時間,終於聽到愛梁的聲音,他有事嗎?

「沒,我在想怎樣幫恩桐搞她的婚禮才好,我們的婚禮還要準備好一陣子。」雖然不想給太多壓力愛梁,不過這次的婚禮是我和他的,一定要搞得比其他新人好。

「我當然相信會是,那明晚來見見我的家人吧,還有你的家人,什麼時候可以見一見?」他好像還未知道,不過也是時候要告訴他,我和他都是單親家庭的孩子。



「其實我和你一樣,都是單親家庭的,所以你來都是只會見到我的媽媽。」雖然這件事是過了很久,不過每次提到,我的心情都不知為何會沉一沉,悲傷的感覺。

「不緊要,我愛你,就會包容你所有的事。」他的說話,令我得到足夠的溫暖。

「傻瓜,不要哭,我會在你旁邊的。」說到這裡,我的眼淚就像缺堤一樣湧出。

過了半小時,終於停止,也是時候回到咖啡店,準備一會兒要用的事,亦都為今天忙碌的工作揭開序幕,不過我的妝已經有點脫色,開店前要再花多一次妝。

「小詩,我一會兒會早收工,來咖啡店接你!」他的說話在我耳邊迴響,而且令我感到窩心,那希望今天她們可以留耐一點,為我們的婚禮提供多一點意見。



「小詩!」這把聲音,是韻恩的,她今天好像有點不同,難道她又好事近?!!

「韻恩,你今天需要早收嗎?」我很曖昧地問她,但是只見她的面紅了一大片。

「老闆娘,我還未有男朋友的,今晚只是和家人吃一餐飯!」她的聲音,令我都感到有點空虛,那就等我為她做一次媒人吧,就上次那個令她雙眼發光的男生。

「你是不是喜歡他呀!」拿著一大本的名冊,在一頁之中停下並指著那個男生。

「你怎樣…會知…的?」聽到她口吃,就知道我的推斷是沒錯的,就等我幫你吧…
正想將此句說出口,就比進來店舖的客人打斷,這是今天第一枱客人,令我較為苦惱的是,這個暑假,咖啡店的生意比平常好是正常,不過人手方面又是緊絀。

「小詩,可以幫到你嗎?」這不就是愛梁的聲音嗎?,我在做夢嗎?,他是說早收工,但為什麼會這麼早的,是他的表現不濟而比炒或是真的是放假,我不知道。

「你怎會那麼早來的?」面對著他,我的工作都放下,令眾客人都開始鼓譟。



「我先去工作,你坐坐先!」看到周遭都是客人,這個暑假一定要請一個暑期工。
從水吧處看到有客人要下單,不過韻恩卻在另一面為客人下單,看到她的努力工作,我一定要為她作一點補償,再者就是要請一個人來幫輕她的工作。

「等我來!」正當我想從水吧處走出來,就聽到他的聲音,令我十分欣慰。
再過一小時,恩桐就和她的男朋友來到,看到他的頭髮,就知道已經開始治療。

「小詩,我們要這兩樣。」他們坐在最近水吧的一張枱,等我不需要走很遠就可以和他們談談婚禮的事,而且我也可以為他們提供快速而專業的建議。

「韻恩,你來水吧幫忙!,愛梁,要麻煩幫忙下單!」我交下水吧的工作後,就快快到恩桐和洛祥的位置,聽他們對婚禮的看法,不過我腦海內只有聘請人的事。

「小詩,你這裡很忙喎!」這個時候會上來,不會有什麼人,是凱穎,因為她沒有什麼工作在身,暫時四處遊遍整個香港,我想…,她應該不介意來幫我吧!

「凱穎,你上來就好,可以先幫一幫手下單嗎?」看到她上來,先希望她幫忙,因為我不想愛梁工作得太辛苦,其次就是,如果太慢的話,就會令客人流失。



「沒問題!」這位朋友,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也是我們維持友誼的其中一個方法。

談論一小時之後,店內的客人也未有減退的跡象,而且有一兩對人在外等待位置。

「恩桐,今天就談到這吧!」這一小時內,看到愛梁和凱穎走來走去下單,韻恩的工作也未有減少的跡象,作為老闆的我,當然不可以拋下他們,只好擇日再談。

「你要什麼?」慢著,這把聲音不是屬於這裡幫忙的人,是屬於善怡的,她是什麼時候上來的?,再來一把聲音「你的咖啡!」,這是施恩的,她們在搞什麼?

「幸好趕得到!」她們完成這樣工作之後,異口同聲地說了這一句話,不會是…

「你們…」我的話未說完,就比她們打斷,並叫恩桐和洛祥兩位坐下,繼續我們的討論,而善怡和施恩亦在需要時過來給一點專業的建議,為他們的婚禮給點力。

「呼,終於有一個很好的共識,善怡和施恩,多謝你們的建議!」恩桐向兩位說謝謝,而且希望她們都可以成為她的伴娘,我的婚禮也是她們做的伴娘的。

「小詩,你的婚禮何時搞呀?!」善怡竟然在這麼多人的環境下問我這個問題…



「愛梁哥哥和小詩姐姐?!」恩桐用一個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她旁邊不是有一個嗎?

「我可以做姊妹嗎?」差不多結婚的恩桐,都想做我的姊妹嗎?,這樣…

「也可以的…」善怡在我思考的時間,已經回答了恩桐,不過她不是當愛梁是哥哥的嗎?,不如做我們的花女,這就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提議!

「不如做我們的花女!」我直腸直吐的性格,令眾人都驚訝得將嘴變為O字。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提議!」愛梁這時走到我旁邊,店內的環境還是不適合討論。

「大家先工作吧,還有很多客人,恩桐洛祥,你們先走,有什麼事我再通知你們。」經過今天的討論,我們都已經有一個共識,而且大多數的事都落了定奪,只是差一個實物,可以給我們一個最後的變動,我想這就要等到兩星期後的婚禮前夕吧。

「那好,我們再聯絡!」洛祥的說話,令我的心也定了下來,不過未能平靜自己的心情,因為店內還有很多事要我做,今天一定是最充實而且是最累的一天。



經過了兩小時的工作,店內的人流已經有減退的跡象,而我和韻恩,現在也是兩個肩並肩地站著在水吧的位置,一起沖調咖啡,而其他人就在下單及運送咖啡。

最後的一小時,我已經將咖啡店關上大門,只是給客人離開,為咖啡店的人流作疏導,工作後,就到之前和三個姊妹吃飯的親樂大排檔,慶祝順道談婚禮的事。

<<若能令你一世快樂,我願意守住你一世。>>

6
「呼,今天的事終於做完了!」平時坐在辦公室內工作的施恩,在呻今天的辛苦。

「你看你呀,平時都坐著工作,所以才會越來越胖的。」平時也是坐著工作的善怡,身形上和施恩的有少許的不同,雖然兩個都是大小姐,不過善怡顯然不同。

「什麼,你估你很好?,這裡也有點脂肪的。」兩個正想掀起一輪腥風血雨似的。

「不要吵啦!」說話的是這裡的老闆娘,她正端出今天的晚餐,很豐富似的。

「麻煩你啦老闆娘。」我說道,亦開始一邊吃著美味可口的食物,一邊在談論我婚禮的所有細節,這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準備,預計要兩個月後才會舉行婚禮。

今天的談論,好像沒有什麼成果,差不多次次正談到戲肉的時候,都人被打破。

「小詩,你們走了嗎?」老闆娘看到我們在座的都開始有點睡意便問道,我點頭。

「這是今天你們所吃的東西,你看對不對,我再給你列個飯錢!」她給一個很詳細的飯菜表,也是這間店其中一個優點之一,令我生感這香港都沒有太多這些店。

「沒錯!」我將那張紙交回老闆娘手上,今天的晚餐,就由我來付吧,反正也需要她們繼續的幫忙,我這個老闆娘也是一個對朋友很好的人,所以…唉。

「我們回家啦,善怡,你需要叫司機來接你嗎?」看到善怡,施恩她們兩個的樣子,她們一定不能自己回家,不過我想她們都不能回應我,所以我自作主張打去她們家,希望能夠有人接她們回家,而且能夠給休息時間,令她們得到充分休息。

叫了老闆娘照顧她們之後,我就帶著愛梁和凱穎離開,而韻恩可以自己離去。

「糟糕了,我忘了問凱穎住在那裡,算了吧,既然是朋友,就帶她回家。」我的心內想著今晚需要做的事,亦都想著恩桐婚禮的事,這些東西,都使我的腦袋二十四小時都處於一個運作的階段。

回家後,我已經筋疲力盡,但並沒有去睡,只為幫愛梁和凱穎作少量的抒緩行動。

十五分鐘後,我終於都敵不著睡魔,幸好還有少少的體力,給我洗澡後才去睡。

第二天,我不是被所較的鬧鐘吵醒,是一把女聲來的,很明顯,就是凱穎的聲音。

「凱穎,有什麼事?」被女聲吵醒的我,已經醒到連說話都變得正常。

「小詩?,嚇死我,我還以為去了誰的家。」看見我之後,她的說話都變得平靜。

「你昨晚喝得很醉,幸好的是我還可以搬得動你。」我疲倦的身體,還想睡的說。

「不好意思,現在時間還早,你回去睡吧,一會兒我會來咖啡店幫你的。」一個月之內凱穎已經去了各名勝的,所以這陣子有空,我想再過一個月後就只剩自己。

「那一會見!」聽到她的說話,我想是答謝我昨天的幫忙,不過睡魔還是急召我。

「小詩,小詩!」在睡夢中,聽到一把男聲,只有愛梁在,我想是他吧,睜開眼,真的是他,現在幾點?,一看旁邊的鬧鐘,差不多十時,已經不夠我吃個早餐。

「愛梁,你今天不用上班嗎?」他還在我旁邊,只聽到他說今天休息,而且還煮了早餐給我吃,所以不用急,只不過今天巴士將會堵塞很嚴重,需要轉搭地鐵。

「咦,我的摯愛!」看到桌上的食物,我已經雙眼發亮,不到三分鐘,已經開餐。

因為今天只有十分鐘給我吃這餐,所以我便快快換好所需的裝束,再吃早餐。

「不用你洗啦,快點去開店,我一會兒會上去的,待會見。」他的說話,令我更感是一個愛心在圍繞我,所以我便快快走到地鐵站,趕快回去開店。

「你回來啦!」韻恩被平常回來的時間早了差不多一小時,不過我遲了十五分鐘。

「對不起,我現在就開店!」面對著員工,我就快快開店,給她一個休息時間。

我和韻恩,都是一個工作認真的人,所以都在店內休息了十五分鐘才正式開店。

昨天的工作,其實都已經令我和韻恩疲憊不堪,不過今天的工作,都是這樣忙。

「小詩,你們很忙嗎?」凱穎來的時候,都已經是人客的高峰期,沒時間理她了。

「凱穎,你快點幫忙吧。」幸好這個時候旁邊正在裝修的店還沒開幕,否則…

鈴鈴鈴…,店內的電話響起,很明顯是外賣的訂單,不過我們現在都沒法送外賣…

這不當的時候,我的電話響起了為施恩而設的鈴聲,難道是雜誌廣告那邊有問題?

「施恩,有什麼事?」拿起電話,開始載上耳筒一邊聽電話一邊沖製咖啡。

「你知不知道你店的廣告位有很多人打來問你店的事,不如比你處理。」正處於超忙工作狀態的時候,又聽多一個令我更加震驚的消息,所以我想擴充是對的。

「我想要你先幫我處理一下,因為咖啡店現在都很忙。」說完這句之後,就和施恩說了兩句麻煩她的說話之後,就掛線,並繼續專心沖調咖啡,之後便聽到…

「小詩姐姐!」是恩桐的聲音,是不是她對兩天後的婚禮有什麼意見或是什麼事?

「恩桐?,有什麼事?」看到店內的人流這麼多,所以希望快點回去水吧的位置。

「都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是想來確應一下後天的時候和所有的事。」幸好她上來確定一下,否則後天才發現,我想已經補救不到,不過幸好沒有什麼大錯。

「那我們兩天後見!」處理完之後,希望能夠有時間和恩桐談天,但奈何咖啡店內的生意實在是太好,所以我並不能抽空和恩桐再有什麼的交流。

經過一天的辛勞,我,凱穎和韻恩三人都很疲倦,只有是男生的愛梁,有點精神。

「三位女士,不如今晚就去吃餐好的?」愛梁的提議,我們三個都舉腳贊成。

十五分鐘之後,我們到達在寶靈街的順德人魚湯米線,坐下後我們三個女生都已經伏在桌上,等待食物的到來,餵給我們一點點體力。

坐下來才發現,原來除了今早的全餐之外,我一整天都沒有吃過任何的東西。

「愛梁,食物到就叫醒我!」說完這句之後,我已經差不多整個人都捱在玻璃上。

十分鐘之後,我就被叫醒,然後開始大快朵頤,一小時後,我和愛梁就回家去。

今晚,我只是簡單地洗了個澡,再和愛梁說了兩三句話就睡了,因為實在太累。

第二天,幸好今天的客人不算多,明天的婚禮,我想會有一個很好的狀態示人。

「小詩姐姐!」恩桐今天不知道為何會再次上來,不過我想都沒什麼事吧。

「恩桐?,婚禮的事你準備好了嗎?」雖然善怡和施恩的公司給的服務很足,不過恩桐和洛祥自己都應該要有一點準備,不然的話,婚禮一定不能順利進行。

「都準備好啦,只不過…」從她的聲音聽來,應該是有事相求,希望不是大事吧!

「我呢…我想小詩姐姐幫手做司儀!」她一下子說出來,令我突然有種震撼感。

「你不是說笑吧!」聽到這個請求,我也不懂反應,因為從小到大都未做過司儀。

「我都不想的,不過姊妹們都沒有人肯做,所以我想…小詩姐姐可以勝任。」從她令人不能拒絕的眼神看來,我相信我這次都不能將這個工作推卸了。

「那好吧,我嘗試一下!」想了想,我也答應下來,希望明天的婚禮順利進行吧。

<<你是我的人,不能離開,除非我死了。>>

7
幸好這天,都不是有太多客人,而且要忙著準備明天婚禮的事宜,所以今天提早關門,和韻恩趕去高家的華風國際酒店,準備一下需要的事,為婚禮作好準備。

鈴鈴鈴…,電話響起為善怡設定的鈴聲,明顯就是想知道婚禮的所有事。

「小詩!」一聽到電話,就知道施恩也在其中,因為她的聲音,不停地傳到耳中。

「兩位,你們在什麼地方,我想我們需要再談一談明天的事,因為好像有很多事都未有定案。」看到在遠處,恩桐那三位好朋友兼是次的姊妹團也在,所以我想是一個定案的好時機,幸好都不是太多的事,應該一小時內就會有定案。

「恩桐,你想你的婚禮有其他的事要辦?」看著定好的程序表,好像有點簡單。

「應該沒什麼的,不過…」恩桐欲而又止,她想搞什麼的?,不過會不會有什麼麻煩,但是這個婚禮,是她的,而且我們做得到的,都會盡力辦的。

「其實都不是太麻煩的,我只想在接新娘的階段…」她的說話,令我對這次的婚禮,雖然說不上有一百個信心,都有九十分的,但一晚,可以去那找到這些東西?

「小詩!」突然一把女聲,在我身後傳出,是善怡的聲音,她什麼時候來的?

「善怡,你怎知道我在這的?」看到她身後的保鑣,個個手上都有一袋東西,我想就是我們需要用到的東西,沒有太多的話,買都不需要太多錢吧!

「善怡姐姐,多謝你!」正當我呆在當場不到五分鐘,恩桐已經很快打開了在善怡帶來的東西,入面的東西真的是很合用,那我們就不客氣。

一小時之後,我們就回家睡,因為明天就是婚禮,所以已經約定明天九點,到恩桐的家,為她準備好婚禮所需的事,亦可以為她上妝,為婚禮作最佳的面貌。

回家之後,我才記起答應了恩桐為她的婚禮擔任司儀,令我覺得很驚慌,因為一點我都沒有準備過,誰知一看Whatsapp,就見到一大堆的字出現在瑩幕上。

是善怡的訊息,按進去,所有的訊息,都是一個婚禮司儀應該說的說話。

「多謝你,那我就不用頭痛應該要說什麼!」我說的說話,令善怡也復了我。

「不用啦,你不用再印什麼的,因為我也準備了很多份,為各婚禮的司儀都有更好的說話!」和善怡談了十分鐘左右,我也累得睡著,但感覺上好像更乾淨似的。

「小詩!」愛梁的聲音,就是我第二天所聽到的第一把聲音,看鐘,已是八時半。

「愛梁,快點吧!,我們約了她們在九時正在恩桐家集合,還有半小時。」我一面說,一面走到洗手間,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好,再去麵包店買了一個麵包,便出發去恩桐位於荃灣的家,幸好的是有一部特快巴士,才不至於遲整整一小時。

到達時,已經見到所有人都集齊在恩桐家內,而恩桐則開始花妝。

「小詩,你終於來啦?」善怡已經在恩桐家內等待,而且已經有很好的妝扮。

「我今天晚了起床,我想問恩桐她現在怎樣?」很明顯看到善怡的妝扮,已經是很好的,我想恩桐的妝扮,應該不會差得去那兒,所以我立即走到房間看看她。

「恩桐,你怎樣?」在身後看到恩桐,已經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我想任何一個男生看到她,都想娶她回家,所以我馬上去幫她作最後的準備。

「小詩姐姐,你看看我!」她知道我已經到了,所以馬上轉身將她的樣子給我看。

「很好,不過…」見到她的樣子,我想也沒什麼要執了,不過看到有一點瑕疵,一定要收拾她的缺點,才能讓她漂漂亮亮去見人,今天是一個女生最重要的一日。

「靚哂!」為她作最後的調整,恩桐看到自己都嚇了一跳,這是她最漂亮的一面。

兩下敲門聲,令我知道新郎已經到達,那我需要開始今天司儀的職責。

「你準備嗎?」看到她神情有點慌張,是因為這天的那麼多人或是因婚禮而緊張。

經過了十分鐘的冷靜期,我們都差不多準備好,而姊妹團正在出面玩新郎。

「小詩!」一把輕輕的聲音在外面叫著我的名字,應該是善怡她們差不多玩完新郎,叫我們準備一下,等恩桐可以用一個最佳的狀態示人,行啦,可以開始啦!

「恩桐,要出去啦!」去到這個地步,我想她又要一點時間平伏自己的心情。

「可以了!」她不到一分鐘,就跟我說出這一句話,原來她覺得將要脫離單身,她需要一點時間給她平伏,亦都希望記住這個感覺,再為自己的幸福繼續努力。

「WOWWOWWOW!!!!」開門之後,一輪歡呼聲,為恩桐和洛祥的幸福加上一層祝福。

他們兩個先進行一個中國式的婚禮,再到教堂進行西式婚禮,我想這就是男女家相信不同的神明,希望雙方的神明都可以祝福這對新人,令他們可以一生一世。

「一拜天地,二拜祖先,三拜高堂,夫妻交拜!」這不是我的專長,所以他們就請了一個專門主持中國婚禮的高祝來幫他們完成這次的相拜,接著就是我出場。

「起身!,禮是,希望你們快點生一個出來給我們玩!」恩桐的父母,就是這好玩的,而且他們對我,也是這樣子,令我倍感親切,有更多的動力去搞好這場婚禮。

「小詩,酒店那邊有事發生,我先去處理一下,你們來的時候再打給我!」善怡在我耳邊耳語了幾句,我便點點頭,示意她快點去處理,我怕是恩桐的婚宴有事。

「姐姐,有事嗎?」看到善怡急急腳地離去,她怕是自己的婚宴會出什麼事。

「應該沒事,你不要太擔心。」希望她不要為接下來的事擔心太多,因為眼前的事,就是先完成西式的婚禮,最後才是婚宴,婚宴那邊就是我的重頭戲。

接下來的一小時,就是在禮堂舉行莊嚴得體的西式婚禮,令我眼淚汪汪,想像著下次就是我和愛梁的婚禮,亦都在幻想和愛梁的婚禮是多麼的美好,接著聽到…

「方洛祥先生,你是否願意娶為頌欣桐小姐妻?」神父慢慢地說,想洛祥聽清楚。

「頌欣桐小姐,你是否願意嫁方洛祥先生為夫?」神父安然地說,很明顯說得多。

「我願意!」兩個先後說出這句話,令在場的人都拍手叫好,最後就是長長一吻。

再來,就是一個眾女士在每次西式婚禮中都期待著的一個環節—拋花球。

我當然也是其中的一個,因為我接到花球,也就是名直言順成為下一個新娘,不過我沒有都沒所謂,接下來在咖啡店舉辦婚禮的不是任何人,正是我自己。

經過了兩小時的拍照和談天之後,差不多到全日最令人興奮和期待的環節,婚宴。

婚宴就在最近的尖沙咀湖光酒家分店,經理一見我,就已經知道是什麼事,因為差不多次次咖啡店的婚宴,都是在這裡辦的,和經理一早已經熟悉到不行。

「謝小詩小姐,你們咖啡店的房間在這邊。」他的聲音和藹可親,令人感到賓至如歸的感覺,是這間分店成功的地方,亦是我每次都為新人訂這間酒家的原因。

「我終於趕到!」湖光飲食總裁兼好友善怡,終於在最後一秒,最後一人進入房間前趕到,待大家都坐下後,我便要開始司儀的工作,希望沒有什麼大的錯誤吧…

<<為何能夠做到超越自我的事,只因一個字…愛。>>

8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司儀—謝小詩,好多謝大家來臨頌恩桐和方洛祥的婚宴,希望大家都可以給點祝福這對新人,現在有請恩桐和洛祥上來說兩句。」戰戰兢兢的我,說完這段,就走下台,行到善怡旁,希望得知她們幾個對我表現的評價。

「好多謝大家,來到我們這個婚禮,更加要多謝的,就是幫我們辦這次婚禮,而且全部事都是她包辦的天使咖啡店話事人兼司儀—小詩姐姐!」恩桐的聲音,令我臉都漲成蘋果般紅,令我差點忘記需要再上台,恩桐你是想做股東之一嗎?

「多謝恩桐的講話,我們現在就看看他們兩個認識的經過和相愛的過程!,去片!」簡短的一句說話,我也吃了幾顆螺絲,看來,是給剛剛恩桐的一番話,令我都未能回復狀態,糟糕啦,如果再沒有人找咖啡店舉辦這些高高興興的派對,那就…

片段播出期間,一下又一下的掌聲開始響起,我這才回過神來,看到咖啡店的出現,原來,不知在什麼時候,給人拍下在咖啡店時,恩桐和洛祥重遇的晝面。

「韻恩你…」說到這裡,我才記起韻恩當時還未來工作,這可能是施恩做的。

「不關我事的。」施恩知道我望向她的方向時,立即說道,這就奇怪了,不過我們四個,那是什麼時候,那個拍的,接下來的說話,是由善怡說的,我十分震驚…

「其實…,我在咖啡店裝了幾個閉路電視,我沒有告訴你們,只是想確保咖啡店的安全,我…見今次的婚禮應該用得到,所以我便問了他們兩個,用這些片做可不可以」善怡看到我們一路問著這些問題,便解釋道「他們說可以,我便用吧!」

「原來!」我們三個,立即恍然大悟,不過為什麼不能給我知道呢,我說到底也是咖啡店的老闆,給我知道也不是太過份吧,而且我也有權知道店內的改動。

「不緊要,現在知也不遲!」善怡她在勉強說,為自己的罪過而贖罪吧!
過了五分鐘之後,又是需要我出場的時候,幸好這次並不需要什麼活動,只是要我主持一下他們在切蛋糕等等的簡單活動,接下來就是婚宴的主菜上來了。

「呼,終於完結了!」在等待菜式上來之時,我已經在椅子上"呻",今天的經驗可能就是日後的重要之一,因為我想日後會有新人要求我擔任司儀或主持一職。

「多謝你呀小詩姐姐!」這個時候,一把令我感到全身有力的聲音出現,睜開眼之後,才見到是恩桐那可愛動人的臉,不過今早所花的妝好像已經溶了大半。

「傻妹,今天你才是主角,快點去和其他人祝酒!」看到她來找我談天,當然快快叫她去給其他人祝福他們這對新人,而我,當然需要休息一下,放鬆一下根骨。

今晚的菜式也豐富,看到之後,又是另一個感覺,望望菜式之後,大吃一驚,因為這並不是原有的菜式,看看旁邊的善怡,她的眼神告訴我,是她安排的。

「善怡,你過一過來。」見到她看上我的眼神之後閃閃縮縮,肯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這次的菜式,不是之前所訂下來的,我相信是善怡的幫忙。

「是不是你!」我相信是她耍了些手腳,而她,也確定看了看的眼神,終於回答…

「你都知道,這是你咖啡店的第一次搞婚宴,我和施恩都決定了,幫你搞好咖啡店,所以我們才幫你一把,給最好的事都給咖啡店,所以才會…」她的聲線,好像是一種歉意,難道我的面容真的是很黑嗎?,其實我不是怪你,只是奇怪而已。

「我…」聽到她的說話,我也不知說什麼好,因為我知道,今次這餐,她家的公司,都已經不知蝕了多少,因為都是山珍海錯,令我都不禁流下眼淚來。

「小詩,什麼事呀?」看到我流下眼淚之後,善怡都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似的。

「善怡!」施恩和凱穎,兩個聽到善怡的聲音,都走過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人則安坐在椅子上,吃著今晚由湖光飲食提供的山珍海錯,都不知有發生過事。

「傻瓜,發生什麼事?」施恩看到我的樣子,都覺得是發生了事,當然,她暫時並不知道我是為了她和善怡提供給咖啡店的優惠而感到感動而哭泣的。

「我想…,她是為了我們提供的優惠而感動,你這個傻瓜,我們是好姊妹來的,而且咖啡店我們都有份,不提供優惠給你,可以提供給誰呀!」善怡的說話,令我喜極而泣的心情,都變成很開心的,接著的飯菜,我們都是以開懷的心情渡過。

兩小時後,這次的婚宴,已經完結,今次滿足的心情,可以由恩桐的表情看出。

「終於完結啦!」完結之時,愛梁已經坐在我身邊,給我一個穩重的依靠。

「小詩,我們先走啦!」施恩,韻恩和凱穎三個,因為要趕回家的關係,已經先離開酒店的範圍,只留下善怡,恩桐和洛祥三人幫忙收拾這次婚宴後的東西。

「善怡,需要幫忙嗎?」休息了一會兒,就已經可以回復少量的體力,足以應付這個時候的收拾,而現在,我相信可以幫忙之後回家休息,令我更有信心應付下一次的婚宴活動,而且有這兩個好姊妹的幫忙,我相信咖啡店的生意會蒸蒸日上。

「不用你幫忙啦小詩姐姐,今天你表現得好好,你回家休息吧!」恩桐的說話,令我的睡意好像有點上升的意念,愛梁好像有意識似的扶著我,和恩桐說再見後,便和我一起回家,而在的士上,我都忘記做過些什麼,一醒來,已經在家。

「小詩!,起來吧!」愛梁的聲音,在一小時後響起,我已經覺得很累,只不過我好像有點點潔癖似的,如果那一天不是太累的,一定要洗個澡才會上床睡的。

「今天你做得很好,看到你剛剛都不是吃得太多,我去煮個麵給你吃,你先去洗個澡吧!」他的聲音,令我更覺得是一個好的男人,令我更有信心嫁給他會有好日子過,而他的電腦方面的知識,我想更可以幫助咖啡店有更多的客源。

這天的時間,過得特別快,再過一小時,就是另一天的開始,令我都不知何時睡著,只感覺到,在梳化睡著,隔天一定在床上醒來,雖然他沒跟我說,但我知道,這個瞬間移動的超能力,是他給我的,而且每天,他都比我早醒,給我弄早餐。

「小詩,過來吃早餐!」新一天的開始,這句是我聽到的第一句話,是新的早餐,而且是我從未見過的,究竟他是什麼時間,用多少的時間,就能做出來的?

「愛梁,你…究竟是什麼時候做出來的?」我想他的時間,根本就不夠用的…

「不用理吧,我想…你每天都會有新的早餐吃!」他的說話,有什麼問題?,我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事在暪我,但我一定會給他信心,因為我是他背後的女人。

「難道你…給人解僱?」雖然不想這個問題,不過我一定要知道是什麼事,才可以定奪和他的感情,會不會因為這件事而變質,令我更為緊張的都是這段感情。

「既然你想知,我都應該給你一點心理準備…」聽他的語氣,應該是好事,不過…

「其實我公司的老闆見我這樣勤力,好像想升我做總經理級人馬。」這真的是…

這個真的是好消息,那我們見面的時間也可以多一點,重點的是我們的婚禮…

<<你是我的空氣,沒有你,我就會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