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半天的時間,我去了幾間平時買衣服的店,但是都找不到我想要的衣服,所以就去了尖沙咀的名店,希望找套不失禮的衣服,此時電話就響起了。

「你在那?」是他的聲音。

「我現在在尖沙咀搜尋理想中的服裝,不如你來給我一點意見吧。」我氣餒地說。

「不用搞那麼多花樣啦,今晚只是你的人和心到就可以了,你平常的裝扮都可以的,不需再花錢買衣服了,重點的是你已經夠殺死人了。」他正在口甜舌滑。

「真的嗎?,但是我還是想買件好一點的衣服,呀,我找到了,我們一會兒見吧。」我立即掛掉電話,再拿起那件合心水的衣服到試身室。



一看,是我的尺碼,天呀,竟然給我遇到你,真是緣份天注定。

穿了上身,合身到呢,這就是我的目標來,所以我便換回本來的衣服,回到店舖問售貨員有沒有新一件的中碼,他說有,真是幸運。

買完後我便高高興興地回到家,時間是下午的三時,還有兩小時就到約會的時間。

所以我便快快回家變靚,希望令他眼前一亮。

下午四時,離見他還有一小時,我還在驗證那種眼影適合今晚的場合。



鈴鈴鈴,他打來找我,難道他已經到了,不是吧。

「小詩,你在家嗎?」他溫柔的聲音再度在我的耳邊響起。

「在,你上來嗎,我在選擇今晚的裝扮,你來給點意見吧。」我衰求地道。

「我就是想和你說我到了,好,我現在就上來,…,想問你在什麼樓層和那個單位?」他想了想便問,呀,原來我還未和他說我住什麼樓層和單位。

「我住在2207室,你上來吧,到了就再打給我。」我一邊說一邊繼續挑選眼影。



「好,我馬上就上來。」他說完就掛線了,他真的上來嗎,真是貼心男友。

轉眼間,他就上來了,我真是喜歡他這種貼心的男友。

下午四點四十五分,我們就動身了,你問我為何會那麼快?,因為他來了給了很多的意見,所以令我都加快了裝扮速度。

「你今天真是很漂亮。」他掃視了我全身一次便道。

這番話令我面紅得像一個蘋果,接著他便吻了下來,這一切令我無法反應過來,硬生生地接應了這一吻,不過我的心也真的是令我更加愛上了他。

這次吻令我更加貼著他的心,我立即將頭附上他的肩膀上,令我們的心更加貼近。

突破了我們的極限,就這樣到了樂富的屋村,又是樂富,不會撞到他吧,算吧,這次的聚會不可以因為他而中斷的,不要想,不要想,就一定過去的了。



我們走到去樂富的生活創庫,這裡不是我熟悉的樂富廣場,變了真的很多,難怪的了,說是遲那時快,他已經帶到一間格仔舗前,望向一件物品,眼神示意我買下來,我想…這就是他爸爸最喜歡的東西了,所以我不想太多便買了下來。

接著我們便動身到世伯的家,原來他是住在比較貼近兩間學校的屋村。

「我們到了,你要有點心理準備,因為他比較熱情,不要比他嚇倒。」他生鬼地將世伯會說的說話演繹了一篇,好讓我有心理準備,這又令我泥足深陷了多次。

上到世伯的住宅,裡面很細但五藏俱全,這不失為一個好的居所。

「你叫什麼名?」世伯第一句的說話就是問我什麼名字,那麼奇怪,他沒有和世伯提過嗎?

「我叫謝小詩,世伯,你有沒有什麼喜好的?」我不禁鬆懈,免得一會世伯找到我什麼錯處,和愛梁說我就大件事了,不能給愛梁對我有什麼的壞印象,因為我希望由假情侶變真情侶,想著想著,我就想到那幾次的吻,令我回味無窮。

想了一會便聽到一點聲音,原來是世伯回道「我喜歡茗荼和下棋,不知道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不慌不忙的我也談到,而且我作為類似婚姻介紹所的負責人,對各家長的問題都暸如指掌,初頭的對答當然沒問題啦,深入的問題就視情況而定吧,不過我也有點稿,不然也有點失敗了吧。

談了大約一小時,愛梁就弄了三大碟菜出來,還有一大鍋的飯,他真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好男人來的,不過要試試味道怎麼樣才能定奪,嘻嘻。



三十分鐘的晚飯就這樣過去了,他煮的菜真是回味無窮,遠看都已經唾延三尺了。

但愛梁這個時候並沒有停下來,他正在廚房不知忙什麼,突然聽到一聲叫喊

「小詩,來幫幫忙。」他一呼,我的心隨聲音而去了。

入到廚房,我就見到一大碟蛋糕,難怪未見他出來,原來在弄蛋糕。

「這…是世伯的嗎?」我明知故問,希望從他口中確定我心中的想法。

「是呀,所以我就叫你買了那份禮物給他,你知,生日上來,沒有禮品好像不是太像樣吧。」他這樣說,我肯定他是一個孝子。

我們又花了十五分鐘弄蛋糕,接著放入雪櫃,待三十分鐘就可以吃了。



完成工作後,我兩就拖著手坐上二人的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談天說地,三十分鐘就這樣過去,我們可以吃蛋糕了,拿了出來,一望,真是可愛。

「小詩,你介不介意我這樣叫你?」世伯一聲問道。

「當然可以。」我聽到這句話後便尷尬起來,因為從來沒有長輩會這樣叫我。

「想問你說過你是辦咖啡店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幫忙辦一個派對呢?」他一面正經地問,難道是他或是什麼親戚想辦一個生日派對,這就真是要好好對待了。

「當然沒問題,我回去查查什麼時候可以再回復你。」我笑笑地說。

這個時候電話響起了家世的鈴聲,所以我要接聽,因為明天下午就是他們的結婚派對,希望不要有什麼變卦,因為都已經準備好了。

「家世,有什麼事?」我期待著他有什麼事想說。

「沒什麼,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明天的時間,還有我可不可以帶多點朋友來,因為我怕不夠空間。」他擔心地問,而且都想知道有沒有空間容納更多的人。



「應該沒問題的,你早點睡吧,明天是你的大日子,我也要睡了,晚安。」我說完就掛線,希望不要令他有更多的憂慮。

「世伯,我明天有事做,先走了,下次再和你吃飯。」我一邊說一邊收拾行裝。

「好,愛梁,你送她回家吧。」說完愛梁已經準備好跟我一起走了。

「我們走了,你早點休息。」我們說完就離開了世伯的住所,一起踏上歸途。

回到家,我見沒什麼事要處理,就洗澡睡覺了,希望明天的派對可以成功吧。

<<不走了,待在你心裡,不走了。>>

7
第二天一早,我就回到店內作最後的準備。

電話突然的響起,令我把工作放下,聽筒傳來的是熟悉不過的聲音。

「小詩,你需不需要幫忙,我可以過來幫你。」他溫柔地說。

「其實我真的需要幫忙,但你不是要上班嗎?」驚訝地問,不過又是窩心的一刻。

「我回到公司,老闆見我很久都沒有放假,所以就叫我放三天假,說是給我散心又好,怎樣都好,所以我這三天都是空閒的,那我現在就過去你那吧。」一邊說着一邊跑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他,在聽筒內是一陣喘氣聲。

「你不要趕來,反正都是點點工夫,一會兒他們全來的時候才是最多事情要做的,你慢慢來也不遲。」聽到他的喘氣聲,內心甜絲絲的,但不想他太匆忙而遺留任何的東西,所以希望他不要太趕來我這,以免發生意外。

「呀」一下的驚叫聲牽動我的心靈,便問「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這裡太多人了,我們一會見面再談。」說完他便掛線,而我在咖啡店內靜靜看了十幾秒才轉醒過來,繼續本來的工作。

轉眼間就是半小時,他已經來到了咖啡店。

「我來到了,有什麼需要做?」到了後他就開聲問,難道他覺得我是個只懂勞動人的公主嗎?

「沒什麼東西要做了,你先休息一下吧,你看你,滿頭大汗的,一會兒有很多東西做的,先休息下啦。」我看看他的頭,內心一邊掙扎一邊安慰自己,因為他是用工餘的時間來幫我的,但不想他太辛苦,怎算好!!

「我沒什麼事的,你去幹活先,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一邊印汗一邊說,我不忍心看到他這樣,所以就給他一杯水,等他得到充分的休息。

等他休息的時候,我就先處理完最後的工作,就找他聯聯天,渡過了最愉快的早上,而下午就是最忙的時候了。

中午十二時,就是咖啡店午飯的時候,正當我想拿出方便麵煮的時候,他便走過來跟我說:「不如出去吃吧,一會兒那麼多事要做,不吃飽點不行的,走吧。」他一面放鬆地想想,一面向我說出這句話,這個樣子太帥了。

我們走了一會兒,就在一間叫順德人的餐廳坐下了,因為不想等太久的時間,我們一坐下便下單了,就在這時收到家世的電話。

「老闆娘?」家世的聲音響起,他的聲音並不是太開心似的。

「有什麼事?,一會就是你們結婚派對了,你們到那?」我看見他不是太開心便問。

「我想問一問你店內會不會有一些氣球,因為我這邊的氣球全部洩氣了,又不夠時間充氣。」他一把擔心的聲音令我有點不知所措。

「有,不過好像不夠,不怕吧?」我想了想便應道。

「不需要太多,只是來弄氣氛的,因為我這邊沒有了,我怕有什麼問題出現。」他好像相信什麼傳統的事,但他不是現代人嗎,怎麼會相信這些東西。

「沒事的,好啦,我們見面再談吧,一會見。」眼見所下單的食物已經上菜了,所以就先吃了,等我回復精神後再處理事情吧。

過了半小時後,我們就已經吃完飯,所以就急急地回到店內,希望給家世一點的激勵,等他不要有任何的緊張和不開心。

再過半小時後,他們就來到店內,家世和湘芝到的時候被嚇呆了。

「不是說沒太多氣球的嗎?」家世斷斷績績地說出這句話,感到驚訝外就是興奮。

「驚喜嗎?,這是我剛剛吃完飯買回來的,那你就不需要怕沒有氣氛啦!」一邊幫忙處理各種事,一邊說這句話。

叮噹…叮噹…,門鈴響起了,想必是他們訂的食物到了。

「你好,這裡是天使咖啡店嗎?,我是送到會服務來的。」一把男人聲叫道。

「好,我是負責人謝小詩,請你放在桌上。」我輕輕說。

「家世,你訂的食品到了。」我大喊般叫回店內,希望家世可以聽到。

「真的」他快快地走到店門「好,麻煩你,多少錢?」他問送貨來的人。

「不用了」他說完就轉身離開,拋下訝口無言的家世。

「為什麼會這樣的?」呆了幾秒後的他問我。

「我也不知道,等我先打個電話。」說完後我便走到無人地方打了通電話給善怡,詢問她為什麼這麼多的食物,送貨的說不用收錢。

談了大約十五分鐘,我說了不知多少句多謝後便掛線,接著家世便來問道

「為什麼會不用收錢?」這次不只是家世,連湘芝也走來問道。

「你們不要嚇倒」我吞了吞口水後便續說「她說你們是第一對在我這裡辦婚禮派對的情侶,所以這次的食物都由她請客,你們不介意嗎?」我面紅紅地說道。

「這實在是太好了,你幫我們多謝你的朋友吧。」家世和湘芝異口同聲地說。

「當然沒問題。」我快樂地說道。

這個時候在店出面有個人影走過,是什麼人呢,而且為什麼對面的舖位經常沒有人的呢,這是什麼事?
 
<<如果要你選擇事業或是愛情,你會如何抉擇。>>

8
「愛梁,我走開一會,你幫我打理一下這裡。」拋下這句後我便離開了店舖。

我走出了店舖,看見防煙門有點異樣,走了過去後被一個人影嚇了一嚇。

「小詩,給我嚇到了嗎?」一把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說。

「原來是你呀洪皇南,這次來不會是我的店舖有什麼事嗎?」看見他後我心內不禁一寒,畢竟他是業主,有權作出任何的變更。

「其實不是你的咖啡店有什麼事,是因為你旁邊空出來的店,沒有人租,我正在頭痛,你會不會有什麼人可以租我的店?」他擔憂地問。

「你說這間?」我的手指著了旁邊的牆「其實我也想租來擴大我的咖啡店,不過可不可以微調一下租金?」我想了想便道。

「如果你想租的當然沒問題,真的話我辦一份新的租約再來和你談一談吧。」他開心地說完便走了,而我也回到店內找愛梁談一談,嘿嘿。

「老闆娘,去那麼久,什麼事?」正在玩得興高采烈的趙家世走來問我。

「沒什麼,只是業主來考察一下吧。」我掩飾一下那件事。

他走開後便找到愛梁,他正在歇息一下,所以我便找他談談剛剛的事。

「小詩,你回來了,為什麼去那麼久的?」他一看到我便精神了一會。

「剛剛的是我這裡的業主,他正在苦惱怎樣租出旁邊的空舖,而我又覺得這裡需要擴建,你覺得我好不好租下旁邊的店,但只有我自己一個是搞不好的,你說怎麼辦。」我正在苦惱當中,一說完後,他陷入了思考當中,一會兒後便說

「你不需要這麼苦惱,請多一個人來幫你便可以了,但是你怕不怕有大量的開支出現呢?,因為我知你這裡都很多人光顧,所以不怕吧。」他跟我開了個玩笑。

「…,這也是的,不怕吧,好,我就聯絡業主,再談談細節。」聽他說完後,我覺得很滿足,因為他的建議都令我得到安心。

「你都累了,先休息一下,接下來就交給我。」我拍一拍胸口肯定地說。

「你的胸口都沒什麼肉,不要再拍啦!,我都不是很累,不怕的。」他說完便起身和我一起走向正在玩樂的家世和湘芝一伙人當中。

「老闆娘,你這裡那麼少地方,有沒有想過擴張,這樣可以一次過有幾個派對舉行,很好的,你不仿考慮下吧。」做會計的湘芝,好像察覺到旁邊空出來的店舖。

「這個問題我也有想過,你做會計的,不如幫我計計吧,不過不要收我太貴呀,我負擔不起的。」我笑說這句話,而且說真的,我沒法負擔太大的費用。

「當然不會啦」說這句話的不是湘芝,而是家世。

「家世呀,你怎麼幫我決定」這對情侶的打情罵俏令我覺得有點吃不消…「這樣吧,我做一個匯報給你看看,再決定收費吧。」一會後湘芝便說了。

「真的,好呀,麻煩你了。」解決了重大的麻煩,令我便有決心擴充天使咖啡店。

「不麻煩,你幫了我們的派對那麼多,是呢,我們的婚禮你會不會來?,如果來,帶上你的男朋友。」家世想了想便道,難道他想我做証婚人,不會吧!

「這…,要看看時間吧,有時間就到,因為咖啡店的生意也太旺了。」這樣說,希望是逃避這個婚禮的邀請,不過我真的很想去,很想接花球。

「又是的,你這店那麼忙。」這句話來自他…愛梁。

「好啦好啦,這天是你們兩個的婚禮派對,不要搞到這麼不開心。」我看到他們的愁眉苦臉,為了令他們回復笑臉迎人,便隨口說了句「也是可以去。」

「真的,那就好了,而且想拜託多一件事。」聽到我可以去,他們都興奮得左跳右跳,而且有什麼事需要到我呢?

「你們說的是什麼事?」他們的一句話令我一頭霧水,所以便快快地了解清楚。

「因為婚禮上需要一些熟食,令我們都不知從何找到熟食的供應商,所以希望老闆娘找你的朋友幫忙,為我們的婚禮提供熟食,好像今天這樣的差不多了。」家世說出這句話,令我不知怎樣做才好,幸好得愛梁幫我回應。

「沒問題的,等下再談。」

「你們派對完了之後再談吧,反正還有時間。」我也回應道。

「沒問題,你們可以先歇息一下,我們處理得到的啦!」家世說。

就這樣,我和愛梁坐到一邊談心,希望得到一點的結論和處理兩人之間的私事。

半小時後,他們的派對就完結了,朋友也走了,最後剩下我們四個。

「你們的典禮有什麼事要幫忙?」這句話突然把我自己變成了伴娘一樣。

「其實都沒什麼需要忙的啦,只不過是欠缺熟食的,這倒要麻煩你了。」湘芝想了想便說,而且拉我和一邊和我談細節,趙家世和愛梁不知談什麼談得這麼開心。

一小時後,會議結束,他們做了也令我感動的事,就是幫忙收拾東西,難怪他們都這樣恩愛,令我深深感到愛情的魔力。

「我們就這樣決定,有什麼問題就再聯絡吧。」談了半小時就決定好了那天的熟食,我就打給善怡,希望她能夠作出安排。

他們走了之後,我就開始收拾這天的東西,今天真是很累呀。

「今天你也累了,就等我幫你收拾東西吧。」愛梁貼心地說出這句話,令我也甜在心,令我在想去什麼地方吃飯,報答他今天的幫忙。

「你今天都累了,不如我上你那煮東西給你吃?」他看我一面倦容,就和我說。

「不是也很累,你呢,做多那麼多的事,不要煮了,就在街吃吧。」我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並不難知道他的目的,但這樣好像不好玩了。
就在我們吃飯期間,湘芝通知了我他們婚禮的時間,並加了我入她們的姊妹團,難道她想我當了她的姊妹團,一起玩新郎,這就真是…太好了。

「怎麼?」愛梁見我哭笑不得,便問我,而我就如實地告訴他,聽後,他拿了手機給我看,原來他也被加入兄弟團,那當天我不就是玩他的其中一個!!

我們就這個問題討論了好一會時間,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盡興一番,不過希望不要太過火吧,一小時後,我們吃完飯,他就送我回家。

洗澡準備睡覺前,他給我發送一個短訊,說很期待當天的婚禮,其實我也很期待

最後收到湘芝的信息,說想各位姊妹出來討論一下細節,我當然意不容辭地出席了,不知這個姊妹團會有什麼人呢?
 
<<失去了某些人或事,是會很後悔,但永遠都追不回那些人或事。>>

9
轉眼間來到姊妹團聚會的時間。

我們來到一間不太顯眼的咖啡店,大家沒有猜錯,是我開的天使咖啡店。

「你們怎麼來我的咖啡店?」我驚訝地看著湘芝領頭的一眾女生。

「知你忙,所以就來你的咖啡店和你談談當天的事,順便給你一點生意吧。」湘芝的微笑令我感到這班姊妹團都是很好的女生。

「我叫胡真真,做教師,你—快點和我坐下。」這位臉頰笑起來有酒窩的女生說。
聽到她的聲音,如果我是男人的話一定比她的聲音迷惑了,幸好…我是女的。

「不要只站在這啦,過去坐下再說。」見她們好像想站在門口繼續說下去,那豈不是會令她們的腳都變得肥大嗎?

她們坐下後便立即望到一張由我親身設計的飲品清單叫道。

我放下了所有的飲品後便看了看整間店,都沒有什麼的客人,所以便把門口的牌由營業中轉為暫停營業,好讓我們能夠不比人打擾。

「我叫洛雅糖,律師一名,有什麼法律上的事就找我,最多給你一個友情價。」一臉不覺是律師的可愛臉容的女生說。

「我叫呂千凝,美容師,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幫你的客人幫他們美容。」一個美得不能再美的女生呆呆地看著我說道。

「我叫魏嘉雯,做會計的。」文靜女孩般的女生向我躹了個躹。

「我叫姚佩蘭,是個鋼琴老師。」一個細心的女生指了指一個位置便繼續說道「那個位置好像有點髒亂,不如幫你弄一弄它吧。」照她的說法,我相信她是有潔癖。

「我叫原凱萍,做企業顧問。」她說了一些我不懂的詞語,但我相信是管理一個企業的方法,她也向我提供一點改革的措施,提高店的流量,我只能以笑帶過。

「你也介紹一下自己。」湘芝將那個球交給我了,我的天呀。

「我叫謝小詩,大家都知我的職業吧。」面對素未謀面的人,害羞的一面出來啦。

我說完最後一句的時候,她們都大笑出來了,這個時候面一定紅得成草莓了。

「不需要那麼拘緊,我們都是要談婚禮當天的事,是呢,小詩你有沒有做過姊妹團的?」和我比較熟的湘芝問,其實我堅強的一面只是虛有其表的。

「我?」聽到她的問題,我想起了這幾年都沒有什麼朋友結婚,所以都沒有做過伴娘,所以便回答「沒有,其實要做什麼的?」

「其實並沒什麼東西要做,只要玩伴郎便行,哈哈哈哈。」說完便大笑的是做老師的佩蘭說的,真是一位風趣的老師。

「不只那麼少的,不過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的了,所以你只需要幫忙想想玩伴郎那一部分的遊戲就可以了。」見到他們幸福的樣子,我也想結婚了。

「真的?,那沒問題!」我的強項也算是想遊戲吧,但是…有他的加入,怎麼辦?

「我們都會幫忙的,你不需要一個人負責全部的。」呂千凝把我的疑慮一掃而空。但是她們會不會放過他們呢,真是令我令頭腦滿腦子想法都不可以提出。

「就是這樣,你還有沒有什麼地方不明白?」看到我一面苦惱的樣子,湘芝馬上提出這個問題,當然,因為這是她的婚禮,希望不要有任何的出錯。

「都沒什麼,不過…」想到他,有些殘忍的遊戲令我都不禁提出。

「不過什麼?」甚少出聲的凱萍,說完的時候咀角向上彎,好像看穿我的想法了。

「是呀,不過什麼,不要在把關子啦,不如等我猜猜吧。」擁有高度智慧的雅糖也來參與一份,令我不知所措,但是心內甜了好一陣子。

「我猜先,是男朋友?」主人家的湘芝先聲奪人,一猜就猜中我心中擔心的事。

「真的?」其他姊妹團的成員聽到這句話都不禁驚訝,是驚訝我有男朋友或是什麼呢,有什麼的那麼驚訝,心中突然多了一百多個問號。

「湘芝你…」一時氣結的我不知說什麼好,過了一會終於想到「為什麼那麼快爆出來呀!」我一臉通紅的,令我不知所措。

「傻的,有什麼值得臉紅,保護男朋友是好的事來的。」看到雅糖的臉色甜甜的,想必是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對自己那麼體貼入微吧。

「你們三個,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感受。」怒氣沖沖的佩蘭爆這一句,不禁令我驚訝,那麼好的女孩都沒有男朋友,這個是什麼的世界。

「不要那麼火吧,這樣,不如做咖啡店的會員,我會定期舉辦一個叫配對由你揀的活動,會有很多俊男來的。」這時我走到店門前的一張桌子拿來兩至三張表格。

「真的那麼好?」真真,千凝,嘉雯,佩蘭四個雙眼發光似的望著單張問。

「是呀,還有很多很多未知的活動可以舉行的,你們想得到的都可能會有。」為了吸引她們的加入,我想了很多的活動,令她們都心亂如麻地想着加入與否。

「那我兩都想加入,有沒有問題的?」熱戀當中的凱萍擔心著自己的男友似的。

「當然可以,你們先填了表格吧。」我手中多了三份單張。

「我寫好了。」兩把聲音同時響起,就是雅糖和一把陌生男聲。

「洛然?」雅糖望了望那位男生便說出了一個名稱。

「糖糖?」那位男生都說出雅糖的名字。

「想不到你也會來天使咖啡店找尋你的另一半。」顯然雅糖對他的印象不是這樣。

「好啦好啦,今天的討論到此為止。」作為主人家的我看了看時鐘,正是六時正,到了關門時間,便與姊妹們收拾今天的東西,我也要整理一下店內的事,就先讓她們先走,今晚再在群組內詳談。

她們走了以後,店內回復平靜,甚至有點不慣,就在這時收到他的來電,這次的晚飯令我對他的感覺更上一層樓,並說了不少婚禮的事。

他送我回家後,在即時通訊軟件上的交流多了很多,令我們都對對方有更深入的暸解,談到深夜十二時我們就寢了。兩天後就是婚禮當天,我心情緊張到一個點。

在 群組上,我發現三個未有男朋友的姊妹經常呷醋,真是的,那聚會非要預她們不可了,想到這,我不禁起來準備第一次聚會所需的事物,但不一會兒就敵不過睡魔的 侵襲,差不多睡著了的我,想到好像有點事,不過為什麼會想不起的,躺了躺,就不自覺地睡着了,究竟是忘了什麼事?,算了,明天再算吧。

<<若你能有一段真摯的愛,那就証明你是一個純潔的人。>>

10
第二天的早上,這班姊妹上來我的咖啡店,希望為婚禮作最後的一次檢閱,而男子組不知為何會知道我這的,又上來了,合共十三個人的兄弟姊妹團,還有他。

「你上來前為何不通知我?」我見到他就臉紅起來,也為他炮製剛剛學到的飲品。

「請你飲,這個是我新研究出來的飲品,未改名的。」我望著杯剛沖好的飲品。

「真的?,你找我做白老鼠,你真的呀。」他望著我又望著杯咖啡,唉一聲,便品嘗我的新作品後給了些意見,我也耐心地聽着,變得旁若無人的境界。

「喂喂喂,你們不要那麼纏綿啦,很曬呀!」說話的是單身中的佩蘭。

「好,你們在談什麼。」聽到他們這樣說,他就過了去他們的聲音中。

我也盡快處理好每天必做的事,就過了去他們的說話當中。

平淡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今天我們也為明天婚禮作了最後的確定。

晚上群組未沒有信息,相信各位想在明天的婚禮以最佳和最精神的狀態示人。

婚禮當日的早上,愛梁以九秒九的時間來到我的家,是想看著我打扮或是…。

「你...為何那麼早會來到的?」聽到門外傳來他的聲音,令我驚訝得不能說話。

「我是來給你…驚喜的。」他手上多了一袋不知什麼來的東西。

「你先進來吧。」開門給他進來後,我才想起了自己還是素顏的,這個時候的我並不好看,所以我馬上走到洗手間,為自己的樣子弄好一點。

「幹嘛那麼快就走了入去?」剛入了洗手間就聽見他這樣問。

「你不明白的啦。」希望就這樣可以解除他心內的困惑。

「哈哈哈」不用一會兒我就聽到他笑聲,接著他便道「我知你為什麼那麼快就走了進去,出來吧,你素顏的樣子蠻好看的,不用作任何改動啦」他停了一停。

「真的嗎?」我試驗性地問他。

「暫時」他說出了這個兩個字,接又道「一會兒出去做姊妹才化妝吧,現在下樓去吃早餐,你將今天需要的東西都放入袋,如果再上來的就趕不及的啦。」

「好的,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其實昨晚已經一早把需要的東西收拾好了,所以拿那個袋及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可,因為一會要換上第一次穿的新娘服。

我們很快就下去平常吃早餐的地方,叫了平常吃的東西就可以看群組上的訊息。

「她們真是的,那麼快有新的訊息,看也看不切,怎樣回複她們。」我抱怨地道。

「給我看看」他說完就奪去我的電話,當然今天的流程已經升到一個位置,他是不會知道的,他看了一次,就說「你們今天準備了什麼玩伴郎的遊戲?」

「你一會兒就知道啦。」我依然保持神秘,一會兒給他一個驚喜。

一小時後的我們,已經坐上去文化中心的巴士,一定會趕到婚禮前的拍照時間的。

這時候有時間看多次剛剛她們說的東西,呀,記起了,就是家世和湘芝想要的食物,我想起了就立即打電話給我的好友兼一心一意集團的千金—高善怡。

「喂,善怡?」希望她接聽電話的我,一接通後便立即說明我的來意。

「當然準備好,你現在在巴士上嗎?」她聽得出我在巴士上。

「是呀,今晚的酒席也預備好了嗎?」因為家世的委託,這次婚禮後的婚宴也是在善怡她家集團旗下的中菜館—湖光飲食的其中一間分店舉行。

「你和我今晚都可以休息一下了」這時善怡的背景傳來一點的聲音,接著她便道「我爸有事找我,今晚見面再談。」因為是她負責聯絡的,所以今晚也會見到她。

「今晚見。」她以免錯過了任何訊息,這句話就只有在她掛線後才說出來。

轉眼間就到了會場,已經見到他們都在這裡了,便走過去打個招呼就開始工作了。

「小詩,辛苦你了。」說這句話是新娘的湘芝。

「不要這樣說,我也不是出了很多力吧。」說完便和其他的姊妹們和新娘拍照。

「小詩,今晚的事弄好了嗎?」這次是新郎家世,代表他也很重視這次婚禮。

「弄好了,不要再說啦,你看有幾多親朋戚友,我要先招呼他們了,晚點再說。」雖然不懂得誰是誰的親戚,但作為伴娘的我,任何人都要招呼他們。

不經不覺這天已經過了一半,但我的身心已經很疲倦了,因為平常咖啡店的工作也沒有那麼多,不過今天真是很開心,因為是第一次有人邀請我做姊妹。

到了今天重頭戲,晚上的婚宴,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這時司儀已經站在台上說了一大段的東西,我也沒心情聽了。

「多謝你們今天的幫忙。」因為一班的姊妹和兄弟都是同一個桌子的,所以新娘和新郎便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一起回應道「我們是朋友來的,何須多謝。」

兩位主角聽到後便互望一眼後便笑著地行到另一班親朋戚友裡多謝他們的到來。

「小詩」聽到這把聲音,就知道是善怡來的,我便走到和她談天說地。

「善怡,多謝你可以抽空幫忙和安排所以有的事。」見到她,就介紹給湘芝和家世認識,最後就是…我的男朋友,上一次酒吧的男生。

「詩你…真的很鬼馬,你可以一說成真,你就好啦。」她一聽到後就笑我了。

「你不要笑我啦,我和他很久才可以做男朋友的。」我聽到她的說話就臉紅了。

這場婚宴,很順利就完成了,我與愛梁和他們說了聲再見就走了。

「小詩,你累不累?」他看到我這樣的面容,就看得出我已經累倒。

我已經不可以再說話,就捱在他的肩膀上,不一會兒已經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睡醒了,但為什麼我沒有記憶我是走路回家的?

「你醒了?」他看到我醒了便拿出煮好了的東西出來。

「為什麼我會回來了?」我不知道的事就需要問清楚。

「你不記得嗎?,是我背你回來的。」他尷尬地說。

「多…謝你。」知道他的用心,就面紅了。

他看了看時間,便說「我要走了,明天再見。」他說完便走了。

聽到他的說話,就覺得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男人,我的心也甜上心頭。

鈴鈴鈴,這個時候Whatsapp傳來了一段訊息,那麼晚,是誰呢?

看了一次又一次,是一個陌生女生的電話,她想上來說說她的經歷,又不知怎好。

所以我便回復她明天上來,但我需要先知道她的背景等等,她也樂意回復了我。

她是一個中產的獨生女,又曾經是學校的校花及多個學會的會長,裙下之臣眾多,聽到她怎樣說,我也深深比她吸引住了,不知這次的故事是什麼呢。
 
<<若是幸福,就該珍惜。不然到失去後,才懂得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