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歡他這樣,很浪漫;每天的樂趣就是等他從我房間的窗外爬進來,然後擁著他在窗外的瓦頂共賞皎潔月色。

直至有一天,我等到1點都沒看見他來,由於夜裡附近比較冷清,我有點擔心,立刻想打電話給他。

這時,窗邊傳來“滋---滋---”聲。

我走到窗前,想拉開窗簾看個究竟。



‘Hello!’他突然從窗外跳進來,嚇得我心一揪。

‘怎麼今天這麼遲?’我一邊倒水,一邊問。

‘這幾天我一直都覺得有人在跟踪我,剛才我躲到車後看見了,雖然很遠,但我可以看見,那個是一個個子很高的男人。’他回想著說。

‘我記得你父親個子也挺高的,會不會是你父親已經知道我們已經......’

‘應該不會吧......看他最近都沒什麼不妥......’





在沉默的同時,他湊到我耳邊輕輕說,‘ 窗外好像有情況。’

‘滋---滋---’

我立刻望向窗那邊,窗簾映出的灰色身影漸漸變深,我可以看見是一個人影。

‘好像是一個男人,個子很高,真的是你爸嗎?’他說著,顯得有點緊張、彆扭。



 仔細一看,那個男人的個子是異常的高,而且明顯看得出身形很瘦削,四肢挺幼細的。

那個人影靜止了數秒不動,無作聲。

他走進窗邊欲把窗簾拉開,我下意識把他拉回來。

‘走吧,先去叫醒我家人......’


我們幾天功夫就把搬屋的繁務搞掂,搬到第二區。 

最近忽發其想,坐車去看看舊居現況。

走到屋子樓下,看見有經紀帶人進去看房子,我走過去問經紀第二任屋主去哪了。



他臉色一沉,說,‘她說總是在窗邊打掃時看見屋外站著一個穿著純黑禮服、帶帽子的男人,向屋裡看去,她還以為是前任屋主的什麼人。直到她的丈

夫和兒子們相繼失踪,報了警也沒有他們的下落,那時她才記起孩子們之前在家裡常常喊著一個名字,好像叫......斯蘭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