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魅逢影


  跑到山腰,腳開始感到脹痛,旁邊有一棵參天大樹,我躲進去,停下來歇口氣。
 
  想起剛才在山頂迷路,和Jimmy失散,找路時在遠方看見一個走路一拐一拐的人影,不斷在嚎叫,喘息聲很強烈的人在向我跑過來,那人一直駝著背,我看狀立刻逃跑......我驚魂未定,大口大口吸著氣。
再想下去,我想到剛才我在逃跑時,後面好像有人叫我向左跑,所以我真的轉了方向,是那個人叫的嗎?

  我偷偷走出樹外一窺究竟,我看見前方有一道光,在晃動著。‘難道是其他登山者?’我想著,拿起一根粗長的樹枝,慢慢向前走。
走著走著,看見了,是一個穿運動服的中年男人,他拿著手電筒照著我,眼神有點疑惑,問,‘這麼晚,你在這幹什麼?’


‘你也是登山客?’我緊握樹枝問。
‘是。我......在找東西,所以拿著電筒在照。’他微笑說。
‘我剛剛迷路了,還被一個怪人追著,很恐怖。’我說。
‘怪人?’他問。
‘走路一拐一拐的,而且還是駝著背,走路就像是腳傷了,但那人的嚎叫聲很刺耳,很淒厲。’我一邊說,一邊四處張望。
他聽了好像也開始害怕起來,眼睛開始瞪大。
‘我們走吧!情況不妙!’他說畢,給了一樽水給我,就示意一起向前跑。

  ‘咤......’ 
‘有聲音!附近有情況!’我停下腳步說。


他也停下來,‘我......也聽見了~~’ 他說話斷斷續續,流露出更毛髮聳然的情感。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知道什麼要快說,現在我們都在節骨眼上!’我開始有些不耐煩的問。
他的手抖著,緊握著。突然,一個黑影落下,砸到他,一把短刃在他鬆開手的時候掉出來。
看清楚,掉下來是一個滿身鮮血的人,好像就是剛才追著我的那個人。那個人撿起那把短刃,向動彈不得的登山客刺去;我嚇得連呼叫的力氣都沒有,立刻往後跑。
‘是我!’
這聲音怎麼有點熟悉?!
我回頭看,他是Jimmy!
‘他是個變態殺手,剛才我被他襲擊了,幸好沒被他刺中要害,我才能逃走。逃走的時候,我喊得聲音都沙啞了;剛才看見你,越喊,你就越跑......這樣很危險的,越跑會越難找到出路。還好,你還會聽“人話”......’Jack喘著氣說。
我恍然一醒,‘那,我剛才看見他的時候,他是想要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