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一片


每天總有幾天出現這樣的狀況:頭暈,然後只想發呆,腦子裡空無一物,手腳都跟著停下來了。

‘Danny,你最近情況好嚴重喔!不只系家會甘樣,系學校都系甘樣,洗唔洗通知你家長帶你去檢查一下?’老師突然走過來跟我說,嚇了我一跳。
‘無咩事,多D休息就好。’我尷尬地說。


心裡也清楚情況是越來越嚴重,但好像身邊的同學看似毫無任何關心或者同情的表現,還常常看著我傻笑。我感覺有點兒懼怕,卻連表現出來的意欲都沒有。有一天,我收拾書包時,頭暈又出現,我在腦袋空白一片之前,看到同學開始捧腹大笑。我突然抓狂,衝出課室, ‘Danny!發生咩事?!’; 跑到走廊盡頭,撞到了老師, ‘系唔系好享受?Danny......’老師展露出奸險的笑容,撿起地上的書本說。‘你......’我看著老師,腦袋開始把周圍的背景變成白色:我感到很疲憊,看見面前有一張白色窗,我毫不猶豫躺了上去,沉沉睡去。 ‘Danny?你又來了?!’



周遭又變黑了,我睜開眼。這時看看手錶,發現自己早了半小時清醒了。聽到開門聲,我立刻裝作呆望前方。 ‘兒子,對唔住。媽咪令到你做左,今次實驗既工具;我知道徵狀已經開始嚴重,開始出現幻覺。不過,放心,好快就捱過去架喇。’ 說畢,我看見母親從地上撿起一支用過的針筒,那味道很熟悉,好像在生物堂中聞過的: ‘同學,你們所聞到的是平常所見到的麻醉藥,少量即可讓人意識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