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錶的人

  偶然會在夜裡的歸途中回頭看見一個人站在校門外一動不動背著我向學校裡呆望著,看得出那緊握的拳頭裡應該有些什麼重要的東西。看見一次不足為奇,就感覺是有學校舊生來拜訪母校,但看見幾次就感到有點不妥。那人穿著全黑的連帽衛衣的緣故,每次我都看不到那人是男是女。

  這天放學後,我決定在附近的便利店等候那人的出現,嘗試解開心裡的疑惑。喝著汽水,看著雜誌等了一小時多都不見其踪影,我有點迷惑,隨即就走出便利店,向數十米外的校舍裡頭望去,也不見那人的踪影。我嘗試把視線轉到其他建築物,環視周遭幾次後,我發現後方的一棟獨立住宅下站著那個人:那人向那住宅二樓看去,然後看看掌心,然後點點頭;裡面好像有一個東西,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人又把手握緊,還向我這邊看過來,我趕緊轉過身裝作玩手機。過了幾秒,我回頭一看,果然看不見他了。

  第二天,我如常走在到學校的路上,今天街上好像異常熱鬧,人們好像紛紛湧到左面和前面街尾去湊熱鬧。人群竟然是在學校和昨天那人出現的住宅聚集;在人群之中,我看到了警車,和正在辦案的警察。
‘你們知道這街上什麼事?這麼那麼多警察?’我問途人。
‘警察在這邊和學校那邊發現一共四具遺體:這邊一具,學校三具。剛才聽說學校那三人被發現死在學校後園地下室裡,好像是他們自己把自己反鎖在裡面;而這個獨居的男子好像是哮喘病發而死去。’途人好像報導新聞般詳細的跟我說了來龍去脈。



  心裡有點恐懼,但想到死去的幾個同學平常很頑皮,常常跟另外幾個同學在學校裡的不同地方玩抓迷藏,我心裡倒是覺得他們不小心把自己反鎖在內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至於獨居的那個男人,他母親趕過來的時候不停哭訴自己兒子(死者)得了哮喘病後的苦況。我覺得他們的死應該不會涉及什麼連環殺人等等的議題,但直覺告訴我,這幾宗事件和那個人有關係。可能因為我突然記起我見過那人四次,這跟死者的數目一模一樣,加上那人之前出現過在現場,不由得我不懷疑。

  幾天后,學校為那三位同學舉辦追思會,我和我的死黨倫也出席了,倫因為他們的死哭了好幾天。
‘根據警方提供的資訊,魂歸天國的三位同學是死於窒息,在地下室裡意外把自己從內鎖住。當天跟他們一同玩捉迷藏的兩位同學也因大受打擊而被逼在家療養和接受心理輔導。我為此感到十分惋惜和悲哀。現在,我們一同為他們默哀......’
我聽著的時候看見倫,不斷向右面看,我問他幹什麼,他神情有些緊張說有一個男人在後排一直盯著他;他遠遠的看到那男人的雙眼好像不太正常,有好像正常,眼白呈灰色,就一直目不轉睛盯著他,還向他展示了手裡的一個陀錶,秒針正在向逆向走,似在倒數。我安撫他的同時,立刻向後看,我看得的,卻是突如其來、閃爍著的一道強光,我逼不得已閉上眼睛,過了一會也睜不開。

  一陣暈眩感過去了,我才能睜開眼。睜開眼後,我發現自己在躺著,身上蓋著被子,母親坐在旁邊。
‘發生什麼事了?’我慌張的問。
‘昨天老師說你在追思會上突然暈倒了。’母親說。
‘暈倒?!倫呢?他在哪?’我接著問。


‘他......在你暈倒之後也跟著暈倒。但是,他被送來醫院後......已經不治了。醫生說他身體嚴重虛脫,加上情緒起伏。先去倒杯水給你。’母親無奈的說。
我聽到她怎麼說,忽然感到有點心悸,呼吸漸漸急促,口裡念道,‘我知道那人不是正常人。難道......他是來......’
‘有些東西知道了...不要深究。’
傳進我耳裡的一句話使我呼吸開始平邃下來,‘媽,你剛才跟我說什麼?’   ‘剛才沒人說話呀。’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