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夥的手段


  辦公室籠罩著一股沉重的氣氛,員工們都覺得一切來得太突然。

  最近公司有幾個年邁的員工相繼去世,而且都是吃錯東西,敏感症狀發作,未能及時就醫而不治。

  員工之一的阿俊對事件有點起疑;他記起死去的兩位老員工都清楚自己對什麼敏感,每一餐都避免進食那些東西,就算是前天的聖誕派對大食會也是,於是很難接受他們就怎麼大意的死去。阿俊想著想著,經理過來把他叫去老總的房間,阿俊一臉惘然;但看見好大喜功的經理帶有一絲妒忌的眼神,阿俊略悟一二。阿俊進了老總的房間,發現房間就只有自己的老闆,感覺跟之前大夥兒在房間的感覺有極大反差。老闆親切笑著,拿著一袋東西,說,‘最近公司的業績這麼好,你絕對功不可沒。來,這些是一點心意,收下吧。’   阿俊委婉的說,‘不用,老闆,你知道我也不吃這些貴東西的。’   老闆繼續說,‘最近有員工去世,整家公司已經烏雲一片,難道在業績上有突破,我們應該要慶祝、沖喜一下。而且我家有很多’   ‘那我就......勉為其難收下吧。’

  心裡暗喜的阿俊看著袋子裡面名貴的海味和珍珠粉。突然,阿俊想到,‘老闆本來就對這個敏感,怎麼他會有?對了!他們也是......’



  經理也滿心歡喜,知道老闆托阿俊把這些禮物拿給他,經理就知道對阿俊的威懾是對的,自己的地位鞏固,阿俊對他的威脅只是皮毛。

  第二天,警方到訪公司通知公司同事們:老闆今早被發現死在自己的辦公房,初步調查結果---老闆是死於敏感性中毒。同事們一臉恐懼的紛紛望向案發現場 - 老總的房間。警方還把經理帶走,說因為經理和老闆,甚至其他兩宗案件有密切關聯,經理一直在惶然喊著救命。

  ‘ “解決”了兩個頑固的冗員,竟然想把我犧牲掉來換你的清白;現在就讓我來送你和經理一程,經理不會有任何證據證明那些珍珠粉是我給的;而你,已經一句話都說不了,最後能上位、躋身公司高層的,是我才對。’阿俊在一旁微微一笑,心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