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香港這種病態的工作體系裡,身為打工仔的你/妳,現在生活得仍好嗎?



身為80後的阿孝,07年於某間名牌大學以First hon的優異成績畢業,
那年碰上金融危機,經濟環境不好,阿孝因為家境不足以繼續升學,
所以選擇投身工作。雖然如此,阿孝仍然雄心壯志。

他很快就找到工作,比起同屆的畢業生,他實在是快得多,
因為是間具規模的大公司,所以阿孝的父母、女友甚至朋友都深信他能闖一番事業...

但他的老闆並不這樣想。

入職後的首個月,阿孝的工作已經是排山倒海接踵而來。


雖然合約寫明五天工作,朝九晚六。但實際上,阿孝每天要九、十點才下班,
急著要處理好的工作,有時還要假日專程回來做。

補薪,別開玩笑。補假?也沒有,最多就是隔天讓你不用加班,準時收工。

一開始,阿孝相信是老闆認同他的能力,才給他這麼龐大的工量。
所以,有多少工作,他都兵來將擋地完成,然後...再接受新的工作。

家人知道他的辛苦,但也認為工作一定會辛苦,所以沒多說什麼。
不像他的女朋友─下稱小琳,一直微言他的微薄薪酬,與工作量不成正比。



而且,我們見面也少了。小琳再補充說道。
阿孝回答她,這段時期雖然辛苦,但熬過了之後,生活一定會更美好,
他還談到了結婚,談到了首期,為了將來...現在是必要的。

小琳接受了,因為這一刻,她仍然非常愛他。

轉眼間三年,期間雖然有輕微幅度的加薪,卻遠遠抵不上通脹。
反而,工作量卻愈來愈沉重,甚至有一段時期,阿孝每天要凌晨才下班,
回到家睡了個四五小時,又要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公司。



阿孝和父母的見面時間少了,有個週日好不容易一起喝茶,
才驚覺到自己父母原來老了不少,雖然阿孝每個月給的家用也不少,
但他總是宥個疑問,這樣就是孝順嗎?

他和小琳已經很少談電話了,即使有機會,也是一句起兩句止,
而每次假日外出,阿孝都沒法用最佳的狀態與她見面。

終於,不久之後,他們分手了。

小琳並不是和另一個人在一起,只是過了這幾年,
他們的關係已經沒了當初的熱情,亦很清楚覆水難收,怎樣都沒法找回來。

這次到阿孝接受了,因為他也不清楚要怎樣做才能挽救這段關係。



沒了愛情,還有事業,阿孝當時雖然這樣想...
但經歷了這幾年,他當初的雄心壯志其實早已經減卻了不少。
身體也變得愈來愈差,基本上沒停止過疲倦,就算病也要支撐下去。

又是三年,這幾年阿孝也沒時間找一段新的關係,在收到小琳結婚請帖那天,
老闆向他介紹了一個新同事。一見面,原來是當年選擇繼續升學的同屆同學,

沒想到...他竟然成為了自己的上司。

阿孝終於沉不住氣,找老闆問清楚,
自己為公司付出了這麼多,為何得不到應有的待遇。

孝...你是很有努力,但不知怎的,就是缺了點什麼。
缺了點什麼。拋回來的,就是這模綾兩可的五個字。



這刻,阿孝真的感到累了。

當初的熱誠已經磨滅耗盡,只餘下身心的疲憊。

這些老闆要的是願意賣身,幫他們賺到最多錢的人,
但也不能完全怪他們,在這個物質主導,樓價高,所有人都向錢看的社會環境下,
有很多人都自願或是被迫變得奴性,不願意也不嘗試改變這種制度,就像之前的我一樣。

阿孝辭職的那一天,他這樣跟我說。

這之後,因為六年來也儲了點錢,所以阿孝把握三十歲前的機會,
前往澳洲開始Working Holiday,從他不時上傳的照片裡,那開朗笑容能看得出,
他雖然沒了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卻重新獲得了自由。

近年「僱主批員工...」這模式的句子經常被別人拿來開玩笑,倒不是有沒原因。



當下大部份僱主,對員工的要求總是有增無減,高技術、願意搏命是基本,
加班是應份,別妄想能補薪補假,工作做好了的獎勵就是更多的工作,
除了工作上的對話,雙方甚少有心靈交流,其實,你是機械人就更加好。

在香港這種病態的工作體系裡,身為打工仔的你/妳,現在生活得仍好嗎?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14050778726745&set=a.144899825641842.30425.119295764868915&type=1&theater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