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思韻先忙完了自己手頭上的事情, 先去洗的澡. 等思韻洗完, Sarina 也接着去洗澡. 見到 Sarina 走進洗手間, 思韻在廳裡邊擦身體, 邊對Edison 低聲地說道, “老公,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你要看開一些, 剛才看你落淚, 我也差一點要落淚, 你不捨得, 我就會捨得? 總之, 這兩天開開心心地渡過, 今後的事, 留待以後再說. 你今天要是不開心, 我們大家都會不開心的.” 說完, 吻了一下 Edison. 這瞬間, 連思韻都對自己之前的決定產生了一絲動搖. 試問, 誰不希望快樂可以永遠, 誰不希望鮮花可以永不凋零. 

等大家忙完, 洗完澡,  Edison 似乎已經從情緒低落中走了除了出來, 高高興興地說道, “誰先做模特啊?”

“我先來.” 思韻沒等 Edison 的話說完就搶着回答. 她的想法是, 先給人玩後面還會有報仇的機會, 如最後一個做模特, 要是被別人玩得很慘, 想報仇也沒有了機會. 思韻說完將剛才抹身體的那條大浴巾舖在了茶几上面, 然後仰臥在上面, 頭和身體躺在茶几上, 雙手緊貼着身體, 雙膝併攏腳放在了地上. 

在思韻身體上佈置的重任當然就落到了 Sarina 的身上, 玩人體盛雖然是 Edison 提出來的, 他對人體盛的概念是基於看到的圖片, 女模特身上放滿各式各樣的生魚片供坐在週邊的賓客們享用, 但今天卻沒有生魚片, Edison 很想知道一向老老實實的太太會怎樣裝飾思韻, Edison 一邊看, 一邊將攝錄機用三腳架架好, 對準了思韻, 然後開始記錄整個裝飾過程.

Salad 冷盤西餐是 Sarina 的強項, 因此 salad 的蔬菜和煙三文魚就成為了裝飾的主要材料. Sarina 先將一盤已經切成小絲的蔬菜端了出來, 從思韻的雙乳之間開始往下舖, 一直到下體的陰阜上, 逐漸鋪成了一條大約寛一寸的蔬菜大道, 各色各樣的蔬菜在白色的祼體上面顯得格外地鮮艶. 鋪完蔬菜後, Sarina 還在蔬菜上面擺上一片片切成條狀的煙三文魚, 還在三文魚上面小心翼翼地倒上了一些沙拉醤.  





Edison  看到 Sarina 將沙拉醤倒出時非常小心, 看樣子是為了避免沙拉醤粘在了思韻的皮膚上, 不多時一道人體三文魚沙拉就算大功告成了.  Edison 以為這件作品就算完成了, 正準備拍攝之際, 卻看見 Sarina 又向盤子倒了很少一些沙拉醬將裡面剩下的蔬菜粘合起來, 然後用手挖出一大塊分別放在思韻的兩隻乳頭上, 鋪成一個圓型的沙拉餠, 并分別將兩顆車釐子去了把柄, 輕輕地放在了沙拉餠的中間, 形成了新的 “乳頭”, 然後還拿一棵車釐子讓思韻含在嘴裡. 搞了半天, Sarina 好像還有點意猶未盡, 又將一根香蕉地頂部的皮去掉一圈, 調皮地將香蕉插在了思韻緊閉大腿跟中, 彎彎的黃皮香蕉頂上寓意陰莖, 而頂上拿一圈去皮的白色則是充當龜頭了. 

思韻老老實實地躺在那裡, 閉上眼睛, 放鬆身體, 聽任 Sarina 在自己的身體上肆意折騰, 心想,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看你弄得開心, 一會兒有仇報仇, 有怨報怨.” 口裡卻說道, “老公, 將作品拍下來, 一會兒我也能欣賞欣賞.” 

Sarina 剛開始佈置的時候, Edison 是一邊看, 一邊拍照, 饒有興趣地觀察作品一點點地成型, 當 Sarina  將車釐子放入思韻的口中, 然後在思韻的大腿根放上一條香蕉的時候, Edison 感到有些口乾舌燥, 眼前的作品是美艷中夾雜着情色, 純情中散發出靡靡的風情, Edison 真沒有想到平常斯斯文文的太太居然會創作出如此的作品! Edison 一面不停地換着角度拍, 下面的陰莖卻樹得老高, 隨着 Edison 身體的移動一跳一跳的. 

等作品完成後, Sarina 站在思韻腿的後方, 從後往前欣賞着自己的作品, 看到老公就快拍完了, 於是轉過身, 雙膝微微彎曲, 臀部往後翹起來, 陰部基本就靠在香蕉的頂部, 回頭微笑, 做出 Marilyn Monroe 經典的回眸一笑的表情, 讓老公連着思韻的人體沙拉一起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