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終於輪到我了.” Cindy 伸手揚了揚頭髮, 誇張地挺了挺胸, 似乎想讓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她那裡, 至於是她的臉, 她的發言, 還是豐碩的胸, 那就見仁見智了. “我想討論的是其中的第二十四章, 老子說道: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企者不立的意思是, 那些抬起腳跟、踮著腳尖、抻著脖子,翹首以盼的人是站不穩的;跨者不行的意思是, 那些走路起來大步流星, 急急忙忙的人,是走不動、也走不遠的。欲速則不達, 看上去英明神武的人也不一定能持之以恆."

“至於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 是人類的四種認知狀態. 自見者, 那種自持己見聽不進去批評的人; 自是者, 那些自以為是的人; 自伐者, 説得是那些將自己本事功勞常掛在嘴邊的人;而自矜者, 則描寫那些自尊自大的人. 老子以為這些行為是要不得的, 當然老子當時所指的我想應該是統治社稷的人, 而不一定是黎民百姓.” Betty 解釋時先説自身的體驗, 然後用道德經的內容去驗證, 但 Cindy 的方式則是先解釋文字的內容, 然後才開始用它來印證生活中的點滴.

“其在道也! 曰: 餘食贅行, 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也. 老子這句話則認為這些行為如同好吃別人的殘羹剩飯, 又好比肥婆不知羞恥濃妝艶抹招搖過市, 這些連一般人都會鄙視這些惡行, 更何況有修養的人? 所謂有修養的人, 無非就是達官貴人也.”說到肥婆, Cindy 又不經意地挺了挺胸. 大家都笑了起來, 在座的可以被冠以 “肥婆” 美名的人真的非 Cindy 莫屬.

“我認為老子這裡所說的不僅僅是如何去做人, 同時也告訴我們如何去交友, 如何去選擇合適自己的朋友.”Cindy 說完停頓了一下,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然後接著說道: “誇誇其談者未必有真材實料, 但倒過來説沉默寡言的也不一定都有真材實料, 那可能是宅男奼女. 這就如同藝術家很多是不修邊幅的, 但不修邊幅的可不一定是藝術家, 很可能是乞丐. 社會上很多人只會溜鬚拍馬, 看上去聽聽話話的, 但有可能內心裡卻在問候人家全家. Raymond 你是堂堂的大經理, 你們那裡有沒有這種現像呢? 再則, 很多熱戀中的男女, 婚姻裡的夫婦, 雖然將愛掛在口頭上, 實則有從來沒有認真為對方想過, 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對方真正想要的呢?”說到這, Cindy 忍不住瞟了一眼 Fiona 那位代課老師, 她想起了那天 Fiona 說起的性愛期望.

輪到 Cindy 時, Fiona 覺得她有可能會用 “銀樣蠟槍頭” 或者是類似的東西來解釋 <道德經>,不料她卻會說出相互瞭解這個理論, Fioan 聽了覺得有些尷尬, 她知道 Cindy 這裡指的是什麽, 偷眼看了一旁聽得聚精會神的男朋友, 從他的臉上卻看不到任何一點的羞澀, 真有點 “自見者不明, 自是者不彰, 自伐者無功, 自矜者不長”的味道, 想到此剛才有點發紅的臉似乎又變得有點發青, 一股酸氣仿佛從心底翻到了嗓子眼, 酸酸得有點想落淚.





“是啊, 這真有點道理.” 那個 Raymond 感嘆到, 作為企業的太子爺, 在他面前阿諛奉承的人可不少, 當然他旁邊那個 Dora 卻是個例外, 這可能也是她吸引自己的其中一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