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忘記旅行》 「咳!」 靠窗位置的男人乾咳一聲,聲量不大,剛好是讓鄰座客人聽到的音量。 鄰座客人向他瞄了一眼,狠狠的目光像一把星形飛鏢。 「不好意思,我沒有生病只是…」清了清喉嚨後他的聲音清脆多了,比那一下乾咳聲悅耳得多。 「殊!」鄰座客人將食指放在唇上。 「怎麼了?」他受責備似的,委屈皺眉,以表情抗議。 「現在甚麼環境?是劫機,不要說那麼多話可以嗎?我不想死。」 鄰座客人是位年輕的少女,一身清爽便服,但話語間卻有著一種婆婆媽媽的囉唆。 「呀?你剛說的那句話比我說的都長得多啊。」 少女斜睨著他,黑色的眼瞳藏在眼角邊的位置久久停留著。



《忘記旅行》
 
 
「咳!」
 
靠窗位置的男人乾咳一聲,聲量不大,剛好是讓鄰座客人聽到的音量。
 
鄰座客人向他瞄了一眼,狠狠的目光像一把星形飛鏢。
 
「不好意思,我沒有生病只是…」清了清喉嚨後他的聲音清脆多了,比那一下乾咳聲悅耳得多。


「殊!」鄰座客人將食指放在唇上。
「怎麼了?」他受責備似的,委屈皺眉,以表情抗議。
「現在甚麼環境?是劫機,不要說那麼多話可以嗎?我不想死。」
鄰座客人是位年輕的少女,一身清爽便服,但話語間卻有著一種婆婆媽媽的囉唆。
「呀?你剛說的那句話比我說的都長得多啊。」
 
少女斜睨著他,黑色的眼瞳藏在眼角邊的位置久久停留著。
 
「這樣子看人不累?」他打趣說,換了換坐姿對著她看。
 


少女一副放棄的樣子,將身體放軟靠在椅背上:「真倒楣。」然後將手指放在兩片嘴唇間輕咬著。
「喂,你這種姿態既輕挑又可疑,隨時會惹來劫機犯不滿的。」
看他一臉認真,少女立即不知所措起來。心裡一方面認同他的提醒,但要是聽他所說的將手放下坐正,又好像很丟臉的。
 
「我叫阿葉,你叫甚麼名字?」他問。
「我的名字?」少女將手放下。
「萬一就這樣死了你要告訴我認識的人說我是怎麼死的,反過來我也可以給你朋友們交代一聲。」
「我們真的會死嗎?我只是旅行而已。」少女緊張起來。
 
阿葉低頭看著他腳上的一雙休閒鞋:「在這裡有誰不是去旅行?」


少女粗略地環顧四周:「也不一定吧?」
 
「難道你不是?」阿葉望向她。
少女連忙澄清,伸手指向前方:「當然不是,我的友人就在前面…」
阿葉也連忙把她的手按下:「不要亂指好了。」
少女意識到一種剛與死神擦身而過的危險,驚魂未定的她說:「那…」
「要是知道你有旅遊的伴侶,我可以跟你朋友對換位置。」阿葉如夢初醒般說。
少女晦氣說:「那換了位置又怎樣?能改變命運嗎?這真是個糟透了的旅行。」
 
阿葉按著少女的手:「那就忘記這個旅行吧!」
少女望向他:「甚麼意思?」
 
阿葉:「忘記旅行,就當作是我和你,兩個陌生人不知怎的被編排坐在一起。」
少女:「我不明白。」
「像擠公車上班也好、考公開試也好,我和你就這樣安排坐在一起,這原本就不是一個應該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旅行。」阿葉握著她的手。


「甚麼?」少女看著阿葉戴上了一隻銀指環在姆指上的右手。
「忘了這是旅行,會否感覺舒暢點?」
 
少女抬頭望向阿葉。
「我不懂。」
望著他,手背感受著阿葉手心傳來的感覺。
那是一種少年人的暖暖體溫,有著一種文職人員手掌的柔軟,似是能快速整理好衣櫥櫃門、行動爽快敏捷的指節骨。
 
「殊……我也在忘記。」阿葉小聲說:「原本我已到了那裡,穿起行李中那件灰藍色風衣,踏在乾淨如新建的柏油路……哪裡的柏油路不是乾淨的?每一條路也會有灰塵吧?那走在哪裡都一樣,根本不需要旅行尋找。」
聲量越說越小的。
 
少女沒有再發問,手也沒有縮開。
既不前進、也不退後。
就這樣,與陌生人阿葉手心貼手背的在客機上一起忘記這次的旅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