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我畢業了。

原本以為,我的畢業禮一定有澄渢的參與……

若我和他能走到畢業禮的話,至少也算是不圓滿中的美滿。

澄渢是我大學同學系的師兄……兼前男友……

一年多前,我和他正式分手。



我沒有想過,當我戴起四方帽時,他會不在我的身旁和我合照。

我沒有想過,當我上台領證書時,在台下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沒有他,這個畢業禮,還有什麼意思?

「sorry……」他道歉的說話仍在腦中縈繞,他根本不知道,我從來都不需要他道歉,只需要他在我身邊……

只要他陪著我,只要他陪著我……還有什麼不能過?



我記得,澄渢有一個習慣,他喜歡在出門前洗澡。

每次見面,我都能嗅到他衣服上的柔順劑混合他剛洗完澡的沐浴露香味,有一種大海的感覺。

這種感覺和他本人的深沉很匹配,第一次見面我便被他吸引著。

不過,要說喜歡上他的原因,還有很多其他種種……例如他總能畫出動人心弦的畫作,這種壓倒性的天賦使我著迷。

在第一次見面後,我便刻意去活動室碰撞他,和他一起聊聊天、作作畫……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我在說話,他在回應……



不過,這樣我便心滿意足。

日子一天天地過,在機緣巧合之下,雨傘運動使我們走在一起。

我心想:那是奇蹟嗎?

不,不是的。那不是奇蹟,而是上天給出的課題。讓我學懂放下一個人的課題。

不過,那個時候我根本不會知道那麼多,只顧享受和他的每一次約會。

每次和澄渢見面,他都會用髮泥蠟髮,並不是造出誇張造型那種,而是僅僅把髮泥輕微地塗在髮根,形造略略蓬鬆的感覺和幾乎看不出來的層次感。

那一次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堅持每次都用過髮泥才出門口。

他卻雙眼發光似的看著我說:「咁你都睇得出?」他喜歡別人發現他的一些小心思。



我那麼留意你!當然能看得出啦!不過我沒有這樣和他說,這是我保留的一點小矜持。

他還是個觀察力強的人,會注意到生活上一些很多的小細節,如果你能和他注意到一樣的事情,他會像個小孩般雀躍。

可是他卻觀察不到,和他距離最近的我,一直擔心他會離開。

每次和他外出,他目光放得最多的時間,永遠是很遠很遠的某個地方。

那是沒有目的、沒有焦點的探索。

他在找一個人,他在找一段過去……女性的直覺這樣告訴我。

當我和他走在銅鑼灣的街頭,經過某一些場景,他總會放慢腳步,有時甚至會停下來想得出神。



在他的回憶當中,我不佔任何位置。

拖著他的手仍然是我,但是是誰牽引著他的心?我卻不得而知。

他待我很好,他真的待我很好。好到當我明知他最喜歡的不是我時,我也不捨得離開……

我以為,只要留在他身邊,我總有讓他真真正正愛上我的機會……

我以為這一天會到來,我以為他終有一天會為我而怦然心動……

我以為我能把他從過去扯出來,再一起邁向未來……

然而現在,我卻輸給那個她,那個一直消失於他生命的她。

只是一個晚上而已,只是一個晚上而已……



頂多六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足以推到我和他這些年來的光陰嗎?

你就一直消失呀……為什麼要出現……為什麼要把澄渢搶走……為什麼你不再晚一點才出現……為什麼你不等到澄渢真正愛上我後才出現……為什麼你不能放他自由……為什麼你要禁錮他的心……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

為什麼要選擇撇下我……

為什麼……

……



我真的……好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