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話劇社的第一次公演終於圓滿落幕,不禁鬆了一口氣。

水水有來,他有來看我的演出。

即使全場反應熱烈我都不在乎,只要他能把我看在眼裡,我就心滿意足。

「一齊返屋企?」散場的時候他過來問我。

我真想就這樣牽著他的手離開,只是還得出席慶功宴……



和他告別後沒多久,發生了一件始料未及的事。

陳山軍學長向我告白了。

是我人生第一次被告白。

聽到之後,我呆住半晌,腦內急速回想了一遍他的溫柔,他對我的照顧……

不過,關於他的片段只出現了零點五秒左右,其後我整個腦海的畫面都是水水。



一次又一次為我挺身而出的水水。

「多謝你對我嘅好意,但我已經有鍾意嘅人……」我必須正面回應他對我的感情。

還好學長是個明事理的人,他只是豁達地笑一笑,然後拍一拍我肩膀說:「加油!」

公演後的第一個上學天,我出門返校時碰見水水。

他熱心地詢問我為什麼要拒絕學長。



原因不是很明顯嗎?

正傻瓜。

傻得因為給了我外套而生病,真的……很傻。

但我就是喜歡這樣傻傻的他。

因為伯母的囑咐,我放學後到他的家照顧。

兩個人,同一屋簷下。

有時我會想,如果能和他結婚,共同生活,我為他煮飯,然後一起洗碗……那會是多麼大的幸福。

他……有一點點喜歡我嗎?



我猛力搖一搖頭,驅趕心頭的雜念,專心照顧好水水,讓他盡快康復。

有時我會很害怕,害怕他再一次遠離我,就像中二中三那時候一樣。

現階段,我絕對不能在他面前表露自己的心意。

尤其是,當我發現他的杯子下面再沒有躺著悟空的時候。

我必須收起自己的心意,讓他繼續留在我身邊。

那就心滿意足。


其後的人生中,我發現即使命運將我捧上名為「現實」的舞台上,我不得不演出我自己的時候,我還是希望繼續留在他身邊,無論以哪一種形式,哪一種方法……




**************************************

詩雨裝了兩杯水,並拿藥到房間內給我。

「食藥!瞓教!」詩雨用命令式口吻對我說,同時向我遞上其中一杯水。
 
「係係……」我把水連藥灌著肚子內,水的溫度微暖,剛好用來吃藥……

「飲埋呢杯!」她收起我用來吃藥的那杯,向我遞上另一杯。

這杯水比剛才那杯更暖一點,介乎於熱和暖之間,但又是可以馬上喝下去的那種溫度。

對於病人來說,這是一杯完美的水。



但對於吃藥來說,這杯水馬上變得不及格,因為水的溫度有可能溶解藥丸使它變得苦澀。

詩雨一定是察覺到這點,才為我準備兩杯水吧。

這種體貼程度,滿分……
 
「詩雨……多謝你。」我向她道謝。
 
「客咩氣吖!阿姨交得你俾我我就要好好照顧你架啦嘛!更何況我哋由細玩到大!」
 
由細玩到大嗎……
 
這就是原因吧……
 


「嗯……」
 
「詩雨,唔好走住……可唔可以?」我續問她。
 
「吓?我梗係唔走住啦!我仲要煲粥俾你食架!唔係一陣你起身咪無嘢落肚?」
 
我愣住了。
 
原來她,連煲粥都會。
 
「咁我瞓一陣先喇……」
 
「嗯嗯。」
 
我閉上雙眼,然後意識開始模糊起來,在詩雨的陪伴下,我慢慢地墮進夢鄉,睡得很安穩。
 
然後,夢醒了。
 
夢醒了。
 
我睜大雙眼,環顧四周,是我於告士打道的新居。
 
沒有詩雨的身影,沒有白粥的香氣。
 
空蕩蕩的屋子,空蕩蕩的心房。
 
一個夢,把我帶到十年前。
 
一眨眼,把我帶回現在。
 
詩雨,你曾經喜歡過我嗎?
 
遠在中四那年,你就已經喜歡上我了,對不對?
 
我想,我喜歡上你的時間比你喜歡上我的時間早。
 
早在小六那年,我對你的愛意已經開始萌生……
 
只是我分不清楚,又不想承認。
 
只是我怕……一直以來充當大哥哥角色的我,要瞬間轉變成一個卑微的暗戀者……
 
只是我怕,你對我的關懷,單單是出於我們青梅竹馬的關係……
 
如果,我對自己多點信心,也對你多點信心……
 
結局,將會完全改寫,對吧……
 
如果,那一天,我能毫無顧忌地對你說我愛你……
 
那麼,就不會有往後種種差錯,對吧……
 
我打開手提電腦,插入記憶卡,細看那一天拍下的張張照片。
 
那一天,是中五的最後一天。
 
 
 
自從那次患病,詩雨來我家照顧我之後。
 
我們又再次走近,關係又再次變好起來。
 
我再次感覺到,她實實在在存在於我的世界裡,就在我身旁,就在我觸手能及的地方。
 
這種感覺,使我安心。
 
但卻因為這種安心的感覺,使我和她的關係停滯不前。
 
如果那一天,她答應陳山軍學兄的告白,說不定我會奮不顧身地把她搶回來。
 
而現在,我享受於和她極像兄妹的親密關係中。
 
雖然我知道我對她的不是親情,而是絕絕對對的愛情,但我始終沒有告訴詩雨,我愛她。
 
她也沒有告訴我,她是否愛我。
 
我怕,她只是把我看待成哥哥。
 
一個從小和她一起玩耍,一起長大的親人。
 
我敢說,所有不去表白的人,都是怕自己會一手摧毀現存的親密關係。
 
我愛你這三個字所具有的威力絕對是超乎想像,能夠在一點五秒中摧毀一段已經建立了許多年的關係。
 
如果表白完之後,一句「當我沒說過」能解決所事情的話,我絕對相信這世上會有更多的佳話。
 
可是表白,和在國金二期頂樓跳下來一樣,除非你有絕對不死的把握,或者尋死的決心,不然的話你絕對不會去試。
 
「水水,今日一唔一齊返屋企?」詩雨走來問我。
 
「你唔使去話劇社排戲咩?」
 
「我退出咗喇!你呢?使唔使同佢哋打機呀又?」她故意在打機兩字強調了一下。
 
「吓?做咩無啦啦退出既?你唔係好鍾意做戲嘅咩?」我問她,其實在心裡暗暗歡喜。
 
「你今日陪我返屋企我就話你知!」
 
「咁你即係威脅我啫!」
 
「咁就視乎你有幾想知道答案啦,嘻嘻。」她對我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背向我,向班房門口走去。
 
像是誘導我跟她走出去一樣。
 
「喂晉傑!我今日唔去喇!」然後我連忙跟著詩雨走出班房門口。
 
無可否認,她抓緊了我好奇心旺盛這一點。
 
「嗱我跟咗出嚟喇,你可以講未?」我對她說。
 
「無呀,玩夠咪退出囉!反正都公演過咯……」
 
「你講大話!」其實我並不知道她是否說謊,只是我這樣說的話就能從她的反應中判斷出她是否有所隱瞞。
 
「吓!你點知架?」
 
如我所料,詩雨是個單純的好孩子。
 
「梗係知啦,識咗你咁多年!」裝裝樣子也是必需的。
 
「之前咪有個學長同我表白嘅……雖然之後佢好似無咩嘢咁,但都廢事成日對住咁尷尬啦……」她說。
 
「佢仲有追你?」我問。
 
「無呀,就好似以前一樣咁對我。」
 
「咁你咪試下同佢一齊囉,哈哈!」我開開玩笑。
 
「你想?」詩雨反而一面認真地問我。
 
「唔想。」
 
「點解你唔想?」她乘勢追問。
 
「因為佢未夠好,配你唔起囉,哈哈!」我隨便找個理由。
 
「嗯……」
 
「聽日見啦!」在家門口她對我說。
 
「嗯,聽日見,拜拜。」
 
就這樣,我再一次把話哽在喉嚨……
 
 
為什麼我不想?
 
因為我喜歡你。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便來到中五的最後一天。
 
每天都和詩雨一起上學,一同回家,根本就沒察覺到時間原來飛快地流逝著。
 
原來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在明天就要迎來短暫的休止。
 
但我知道,數個月後開始的中六生活,又能和她朝夕相對。
 
說來奇怪,詩雨在升讀中四後,成績有了明顯的進步。
 
可能是因為讀的科都是自己喜歡的科目的關係吧。
 
所以我基本上沒有擔心過她在會考因得不到十四分而升讀不到中六。
 
反而還擔心她會不會考得太好而轉校呢。

雖然原本已經是地區名校,但每年都總會有考得比較好的學生轉到更好的學校就讀預科。
 
說起轉校這話題,年年考第一的黎淅言同學在先前被問到會否轉校時,竟然堅決地說不會,確實有點使人驚奇。
 
根據以往這間學校的傳統,名列前矛的學生都會轉到入大學率極高的學校就讀,人望高處嘛。
 
但他說不會,我猜想,可能是因為不想和黃心渝同學在不同學校就讀的關係吧。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和她,應該都對對方有意思。
 
黃心渝同學表面上是一個堅強強悍的女生,但在黎淅言同學面前,卻會有意無意地表現出小鳥依人的一面。
 
而黎淅言同學,表面上的冷酷浪子型像雖深入民心,但在有黃心渝同學的場合中,又會變得幽默風趣起來。
 
當只有他們兩人的場合中,亦會瀰漫著一種微妙的氣氛。
 
不過我想當事人還不知道吧。
 
基於晉傑喜歡心渝的原故,而我和他們又不熟,所以不好意思在旁推波助瀾了。
 
但願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吧,只是可憐了我家的小晉傑。
 
話說回來,中五的最後一天發生了一件我意想不到事。
 
那件事差點就令我向詩雨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