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師傅,唔該一碟乾炒牛河!」 『好!』 當師傅將結帳單放到眼前那一刻,我不禁感觸起來。 是因為整天像牛一般不辭勞苦,終於能享受成果而高興? 還是對即將化作美食的同類產生了惋惜之意?



「師傅,唔該一碟乾炒牛河!」 

『好!』 

當師傅將結帳單放到眼前那一刻,我不禁感觸起來。 

是因為整天像牛一般不辭勞苦,終於能享受成果而高興? 
還是對即將化作美食的同類產生了惋惜之意? 

不,純粹是因為帳單上師傅那潦草的$48,令我泛起了淡淡的憂傷。 



「咦,師傅?前幾日黎食先40蚊咋喎,咁快又加價既?」 

『無計啦,租又加、牛肉價又脹到離哂大譜, 
你估個個做老細都係無良心抬高個價咩,都係迫於無奈嫁咋。』 

「咁又真係無計既。」 

『生意難做啊哥仔,月尾又有間同行要執啦。』 



「哦,我都聽講過。」 

『睇個勢個度遲下又會變成某間連鎖店嫁啦,唉。』 

師傅這一聲「唉」,概嘆出今時今日社會的唏噓和無奈。 

這幾年結業的老店愈來愈多,如近期有名的謝記山窿魚蛋、 
接下來的旺角銀龍、銅鑼灣的利苑,結業前吸引人瘋湧而至彷彿已成慣例。 

不管你們是帶著老回憶回到老店的那一群; 


還是純粹聞將結業而排隊光顧,湊湊熱鬧拍拍照片放上面書的那一群。 
你們都總能夠,從送上餐桌那熱騰騰的美食裡找到那一種味道。 

一種永遠無法從Cafe De Coral、或者翠華那裡吃到的味道。 

『乾炒牛河到!』 

「啊,師傅…」 

『秘制辣椒油丫嘛,我緊係記得啦。』 

說罷,師傅立即將一樽辣椒油送到餐桌上。 

「唔該哂。」 



『唔洗客氣。』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在我們周圍的食肆, 
只餘下一式一樣,價格昂貴得驚人的大型連鎖店? 

唉... 

我把憂傷的情緒暫時擱下,吃了一口乾炒牛河,味道或許較以前淡, 
但鑊氣依然十足,而且…人情味,是多少價錢也買不到的。 

遺憾在這年頭,人情味遠遠抵不上那高昂的租金。 

還有印象嗎? 

每次有老店結業的時候,我們都總會嘗試吶喊一下,然後…就沒然後了。 


香港人很擅長遺忘,正因為這樣,一間間老店才會被迫埋葬在我們的回憶裡。 

大概終有一天,我會忘記了乾炒牛河的味道吧, 
盼望到了那時候,還能從牛雜河裡找到點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