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Mario被禾貍飛殺死了。非曲線,非政治文。



話說,Bowser捉走了蘑菇王國的核心價值Peach公主。

為避免蘑菇王國國民的指責,Bowser留下了一個Peach公主的紙板模型。

明眼人Mario馬上就指出了那Peach公主是個紙板模型,忿忿不平高呼:「我要真公主!」,然後一腔熱血出發向Bowser的城堡。

蘑菇王國國民們都沒有Mario的慧眼,不去指責捉走公主的Bowser,而去指責那不平則鳴的Mario破壞社會安寧。

在路上,有隻乘著雲的小龜對Mario自稱跟Mario有同一目標。Mario看見小龜穿上「禾貍飛飛」聖衣護體,也跟著穿上「禾貍飛」聖衣。



來到Bowser的城堡前,Mario面前鋪了一大堆受控於Bowser的邪惡怪物,Mario萌生談判的念頭,於是跟Bowser來一場談判。

Mario辯才出色,但無補於事,Bowser寸步不讓。Bowser說:「沒辦法,這是任天堂的規矩。」。

Mario進退維谷,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條命,一旦失手恐怕永遠都不能將真公主帶回王國。

於是Mario席地而坐苦思良策:

「以守為攻,以德服人,希望能讓遊戲業界讉責任天堂的無理。」,Mario是這樣想的。



但他不知道堵在路上很容易惹人反感,應該佔的不是王國的道路,而是Bowser的城堡;

也不知道以德服人這說法不能應用在妖魔鬼怪或牲畜家禽身上的;

更不知道遊戲業界不是善堂,沒有利益的事情是不做的。

Mario坐在地上,打不還手,然後看著「禾貍飛」聖衣根本無助於抵擋邪惡怪物血淋淋的攻擊,反而更制肘Mario的行動。

小龜看見Mario打算把聖衣脫掉,於是說:「這不可以,蘑菇王國國民們不會同意這一點,我們行動必須得到蘑菇王國國民支持!」



Mario猶疑了,他不知道在這兩個月期間他身體大部份都被聖衣所腐化了,失去了自主運動的能力,更會排斥還在自主運動的組織。他殘存最後一絲自主意志問了Mario幾個問題:

意志:我們的目的是甚麼?

Mario:我要真公主!

意志:自古以來的Mario,為救回公主,有哪一個不是自己打拼的?

Mario:沒有,因為蘑菇王國國民都是「勝利球迷」,靠不住,只有Mario才會救公主。

意志:那麼,擊敗Bowser有哪幾種方法?

Mario:一、用火球燒死Bowser。二、跳過或趁Bowser跳起時衝過它再啟動機關。換言之,即是推翻或繞過Bowser。

意志:上述方法包括「坐著不動」嗎?



Mario終於完全覺醒了,擺脫了「禾貍飛」聖衣的腐化,但為時已晚。在地上的,只剩一副穿著「禾貍飛」聖衣的白骨。

與此同時,任天堂和Bowser在暗角中奸笑。
Bowser:我那時還擔心他會拿火球射我,或者啟動機關呢,還好有你派出的奸細小龜。

任天堂:放心,要是你死了,那只會制造藉口讓我可以派出地獄鬼軍來蘑菇王國一馬平川。更何況,公主可以一直搬去另一座城堡,由零三城堡,搬至一四城堡,一直搬至四七城堡。到時候,蘑菇王國完全納入我公司管轄,公主就算死了也沒人知道。

Bowser:呵呵呵,那麼,事成後‥‥‥

任天堂:小不免一官半職的,你懂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