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记下好多年前写的,现在看返,几有感觉



人民公園正对的石階上,頭上風吹乱了乌雲也吹亂了頭髮,橙色的路燈跳動的人影互相照影,風一陣從不同方向的地方乎然強烈,乎然微弱的向你吹來。穿短褲的女孩子在面前跳跃,不穿上衣的男人向四周辉散住汗点,布鞋,拖鞋,汗衣,球拍(pai),羽毛,泉水,不同的女人味,香味,男人味,汗味,風味,氣水味,全部自然的合在一起,你望我時,我又望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范围,每個人都相隔1.5m,0.7m,0.2m我們親吻吧。

(tao)投入忘我的感覺,不要理会別人正在做什麼,自我感覺好就得,不要望別人的雙眼,你会覺得好陌生,拿出最簡單的東西来滿足我們的感受。

遠處的人筆直的走动,慢慢溶入黑色的暗处。樹林在黑暗的撫摸下失去了綠色,只留了灰绿色,深深的橙色的燈發出橙色的顏色,燒黃了樹梢,燒黃了地面,穿裙子的女孩子到處坐,不怕帶有色情的眼球望她,因為有黑夜保護她。這裡只有小孩子的叫聲,羽毛球的叫聲,還有聽不清的外乡人的说话聲。

坐久了,屁股熱了,腰硬了。時間在這里给忘記了,對於這裡的人來讲,時間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里尋找到樂趣,什麼都忘記了,什麼都不想記起,什麼也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蚊子来讲是吃飯的時間来了,不同的,滿足不同的需要。

只有保安破壞這一切,画出自己的地方,別人不得內進,华人与狗不得內進。只有拿着手機穿著西裝的白领,打破了這裡橙色燈的感覺,只有強風,不定向的強風打亂這裡人們的感覺,只有路過的人打断人們的運動,只有外乡人拿出傻瓜相機照下自己的身影,人們為他們的行為行注目禮,對有大聲的人只有煩惱的心,只有⋯⋯



羽毛飛入花众,男的鴨腳雞手爬入去,輕輕地拿出來,都是行遠点,在這里,不是好好。又一次飛入花众,兩人雞手鸭脚的人爬入去,想办法解決,最後都是走吧,換個方向,就可以了,其實同一问題有不同的方法去解決。

生活上有好多问題不知点辦,问其他人都不能解決,不如停下来,靜靜地想下,或者在黑暗睡下,但是都要努力,輕鬆面對問題,放鬆就什麼都不是問題。

抬頭,白色的云,藍色的天空,黒夜這些摸去了色,使它們失去自己的個性远也被高橙色的燈燒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