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閃婚的理由》 「近來怎樣?」 「仍是老樣子,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住處。」 「我也是。」 經常洗手而導致乾燥的手往後指了一下,表示著一切都像從前那樣,好像就這麼一指,時光都能像指針般輕而易舉地倒撥過去。



《一個閃婚的理由》
 
 
「近來怎樣?」
「仍是老樣子,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住處。」
「我也是。」
經常洗手而導致乾燥的手往後指了一下,表示著一切都像從前那樣,好像就這麼一指,時光都能像指針般輕而易舉地倒撥過去。
 
我朝她身後的地方看去。
穿越過十幾座建築物之後便是她住著的一間外觀殘舊的住宅大廈,往下看去,經過一個十字路口之後便是她工作的場所。


 
她仍是穿著那套質料看來不錯,但其實在夏季會感覺焗促,冬季顯得寒冷的黑色套裝制服。
 
「住在那種交通不便的地方啊?」她喃喃自語般說著,好像為現實覺得可惜的樣子。
我指向她身後的地方:「要是那年我們結婚了,現在就是住在那裡吧!」
「老是說這種話。」她沒好氣的說。
「但也許要是當年真的在一起,現在已經分開,不可能再這樣站在一起聊天。」
 
 
很久很久以前,我和她真的在一起過。


兩個來自相同地方的人,不約而同地在一個陌生的國家裡因為時常迷路而走在一起。
那時候,我和她共同經歷過難過沮喪的時刻,也有過快樂瘋狂的時間。
所以我在一個寒冷天向她提出:「回去以後我們結婚吧!」
「甚麼?」
「現在跑出去,一起在結冰的湖上跳一下,如果湖面沒有裂開便結婚。」
「跳一下是沒問題,但結婚的話還是以後再說。」
說著,她拉著我的手一直向前衝,來到結冰的湖中心點一起跳了一下。
 
我記得我和她都穿著雍腫而實在跳不高,那一下所謂的跳躍,連圍在頸上的頸巾流蘇也不怎麼能因此而晃動。
 


 
「為甚麼?」她愣了一下之後一臉無知地問。
「這跟我們沒有結婚的理由一樣啊!」我聳聳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