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2014年12月11日,持續了兩個多月的運動終於完結(表面上)。



12月11日,持續了兩個多月的運動終於完結(表面上)。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關心政治的人,從小到大給CCTVB荼毒,加上家人根本不談政治,就算是談也只會說長毛那些人破壞社會安寧,阻礙香港進步等等,所以我的思想也是很建制的。

沒錯,我承認我是建制派,曾經。

記得上兩次的立法會投票,第一次我是投票給禮義廉的。理由很簡單,服務我屋村的區議員是禮義廉的人,而且我覺得他做得不錯,所以就投給禮義廉了。

直到我從各種渠道得悉禮義廉在立法會的所作所為後,我後悔了,開始明白到區議會跟立法會是兩回事。



於是第二次立法會投票,我投票給工聯會。沒錯,也是建制派的,所以我說我的思想很建制。

問我為甚麼不投給泛民﹖我也不知道,只是心裏總是覺得他們只會在立法會裏吵吵鬧鬧,甚麼都反對反對反對,拉布拉布拉布。我不想通過的法案固然給他們拖住了,連我想贊成的也給他們拖垮了,你叫我怎麼支持他們﹖

然而看見這兩個多月發生的一切,我開始有點明白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當一個政府連聆聽人民也覺得費時失事,覺得只要社會繼續運作,地球繼續轉動就沒問題,我們還可以將香港交給這種政府嗎﹖

正如你請了一個傭人,她只會將垃圾掃到沙發底。一段時間後,沙發底傳出惡臭,蟑螂開始出沒,她又只會噴空氣清新劑,又將打死了的蟑螂重新掃到沙發底,一切都眼不見為淨,你還會僱用這樣的人嗎﹖

這場運動由開始到結束,我都沒有親身參與過。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坐在屏幕前的花生友而已。我想,這樣的花生友在香港應該不在少數吧,或者就是政府所說的沉默大多數。然而,這些花生友卻是有投票權的。到了下一次的立法會選舉,或許我還是看那些泛民不順眼,不會投他們一票,但我是絕對再不會投票給建制派的了。



若果2017真的有普選(當然是假普選了,我從沒妄想中國政府會容許香港有真普選。因為方丈都是很小氣的),我想我這個花生友會毫不猶豫的不去投票,反正那一個都是一樣,那一個出來做也沒差。若果香港的所有沉默大多數都像我一樣,你說那時候的投票率還可以剩下多少﹖我還真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