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夾在怪物的中間,意志也絕不動搖。這就是求生的鬥志,活下去所需的勇氣。可是,匹夫之勇不能扭轉命運,只會徒然送命。不過,在這末日只要展現求生意志,也許可以將一切不可能,變為可能。
 
 
  神不在,神人在。
 
 
  只見男子毫無懼色,勇武可比萬人敵,竟然直接陷陣,但見他靈活如蛇,惡魔尚未動手,便已游走於空隙之間,直奔往少年之處。「吼──」惡魔狠勁下來,眼見魔爪正要拍向男子,他竟舉臂來擋,動作稍一凝滯,力道下來,所在地面竟下陷數吋,真難想像他硬接此擊所承受的衝擊力。男子猛喝一聲,順勢甩開魔爪,不敢戀戰,這些怪物可不是什麼武術蠻力可以解決得到。
 
  少年只看得目瞪口呆,完全忘記了逃跑這回事。「還在發什麼呆!跑啊!」幾番折騰,男子跑到少年身邊,抓緊少年的手便落力跑了。惡魔在後面追著,只是他們體型龐大,速度有限,過不了多久,兩個生還者便擺脫了牠們。
 


  倒下。男子倒下了。
 
  「喂!你怎麼了?」少年搖著男子,幸好不是暈了過去,只是倒下了。男子的手臂腫起了一大塊,氣喘呼呼的,方才的勇武也不知溜到哪去了。
 
  「還好……」男子慢慢坐起來,這時少年才見到他恐懼的神色。「剛剛我真的很怕,怕死,雖然活下去似乎沒有意思……可是看到有生還者,我不得不去救你,多個伙伴,總也能撐下去吧……」
 
 
  末日將至,人類的求生又有何意義?
 
 


  就算有同伴,求生不代表能活下去,世界滅亡是既定的事實。少年一直反覆思考著這個問題,終於開腔道:「謝謝你,剛才要不是有你,恐怕……」
 
  「不要再提了。那些怪物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要不是這痛感,我還希望一切是場夢!」
 
  「連累你受了傷……抱歉……」少年同時在想:「我這樣的窩囊廢,談什麼令世界重生?要是再有一個萬一,把這人連累死了的話……」
 
  「對了,我姓劉,叫劉螭。你呢?」
 
  「螭不就是龍嗎?」少年心想。「叫我阿元吧!」
 


  「『元』嗎……?真的要完了,哈哈哈……」真不敢想像這慘白的臉就是剛剛勇武非常的劉螭,末日下的氛圍,可不能輕易承受得住。死屍、怪物、求生、生還者、同伴──「末日」,所謂末日,何謂末日?求生?再一次遇上怪物的話,真的會完結了。
 
 
  元,是初生,還是完結?
 
 
  「對了,你傷勢沒大礙嗎?」阿元看著劉螭腫得厲害的手,不禁擔憂起來,始終這傷因他而起。
 
  「死不去的,輕傷而已。」這可不是嘴上逞強,剛才展現那一身本領,想劉螭也不會因一下的重擊而倒下。
 
  阿元鬆了一口氣,若然再遇上什麼危險,大概還是要憑劉螭矯捷的身手帶過。接下來,要求生的話,必須找食物以補充能量,人不能脫水,但可不進食幾天,但若沒有食物,萬事休兮!
 
  「依我看來,瓦礫下,或者有些未倒的地方,可能有很好的物資。同時,以這裡的狀況推斷,那些怪物很可能會在不同地方出現。而鑑於你、我生還,則必須看一下附近到底還有沒有生還者。」阿元一直說,劉螭一直點頭,想必很同意阿元的推理。只是當阿元說完這番話,劉螭遲疑了一陣。
 
  「生還者……」這三個字一直衝擊劉螭的腦袋:「到底為什麼會有生還者,我應該早死去了啊……」


 
  「劉先生?」阿元見劉螭彷彿出了神,叫了好幾聲。
 
  「啊,對不起。好了,我現在腦子不太好使,你帶路吧。」就這樣兩個生還者開始了求生之路。
 
 
  生還者──求生?求死?末日已到,求生能夠抵抗自然法則嗎?又或者說,人類能團結抵抗命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