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在這嚴峻的環境裡,求生已經不容易,還要負上「世界重生」這個責任,更不容易。氣喘呼呼的阿元現在已近乎力量全失,與之前銀光閃閃的他相比,現在已經黯淡無光了。
 
  絕望。劉螭原先的勇武已不知跑到何處去。從最起初冒死救了阿元,尚能對抗一下惡魔,演至現在,只是無能的螻蟻,路斯法隨便一下都能把他壓死。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做什麼。
 
  沉默。莉莎自剛才起已經不發一語,才想把兩人當作「人」看待,沒料到他們竟與魔王有關連。這黃毛小子還要透過「殺戮」來成長,待在他們身邊實在太危險了。完全,完全地不能信任他們。她一直這樣警惕自己。
 
  良久,三人彼此不交談,不動半分,不知道還在等多久。阿元還是黯淡無光,似乎再沒力氣走下去。
 
  「惟一的王牌都消沉下去,這樣子怎麼能活下去?」劉螭從背包取出一排巧克力,遞過去。眼神空洞的阿元彷彿魂魄回來了,他望著劉螭,眼神驚奇。「不能夠一直這樣下去,甜食能使人打起精神!」劉螭「卡啪」的,將那排朱古力整成三截,阿元接過來馬上直吞。
 


  「喂,你也來一份吧。」劉螭走過去,想將巧克力遞給莉莎,誰料她別過身去,不想領情。「就算你不相信這東西可以回復鬥志,起碼也補充一下體力和糖份啊。」
 
  莉莎見阿元吃完沒什麼異樣,也接過來慢慢咀嚼。
 
  笑了──阿元笑了。他從沒想到遇上這種窘態,也沒想到劉螭會用這種方法鼓勵他。所以,他笑了,卻是苦笑。
 
  「已經過了幾次難關,怎麼可以在這裡絆倒呢?」阿元心想。隨即站起身來:「雖然我很無能,但也請兩位信任我,賜我力量……」
 
  莉莎忽然打斷了阿元的說話:「賜你力量?想要殺掉我倆吧?」接著擺好一副戰鬥的架式,怒視著阿元。
 


  「怎麼會呢……」阿元一副委屈的樣子:「我是真的、真的想兩位幫助我!我知道現在能掌握的好少,但是只要一直追尋下去,我相信就可以找到讓大家都得救的方法!」
 
  「憑什麼相信你?現在大部分人類的死了,就算得救又如何?」莉莎依舊冷冰冰的,看來她是完全無法將心交出來的,只會一直質疑、懷疑,不去信任。
 
  「無須什麼。信任是憑感覺、內心的。像你這樣的人不會明白的。」劉螭轉身向阿元道:「我信你!」
 
  莉莎冷哼一聲,只見阿元與劉螭正要動身。「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一、跟上我們。二、死。」劉螭所講的沒有錯,三人合力總好於一個人獨自求生,若果遇上什麼情況還可以互相幫忙。要是只剩莉莎一個人的話,下場只會是死亡。莉莎根本無從選擇,只能選擇跟隨這兩個人。
 
  「那麼,莉莎姐姐請你好好的信任我們。雖然,我現在使不出那種力量。」阿元真摯的請求莉莎信任他,莉莎只嗯了一聲。
 


  「這小子沒有那種力量,只不過是個普通人。這男的看起來也不成什麼威脅,姑且跟著他們吧。」莉莎心底裡卻在盤算自己跟身旁兩位「同伴」的戰力。
 
  「那麼接下來我們會先到M區吧?」阿元問劉螭。
 
  「最終目的地是F區的話,要採取步行而又能最快到達的路,只有先經過M區,然後到A區去。」劉螭看來對城市的地形非常熟悉,彷彿腦中就有一幅地圖。
 
  「M區是富庶人家所在的位置吧?」莉莎這時也來搭嘴一問。
 
  「沒錯。」富有人家的區域,想來那裡的屋子該不會如C區一樣易倒塌,殘草根以自肥,就是他們這些有錢人家所做的事。金錢幾乎是萬惡的,自古銅板就沒有不臭的。故此那裡的屋,建築用料的堅固程度應該好比一個城堡。可是,憑房子不受破壞就來判斷那裡有生還者也太兒戲,之前在N區就犯了這樣的判斷錯誤。要是不受破壞,還有吃人惡魔來奪你性命。
 
  在那裡,這些背後操縱一切的商人,應該會藏有些什麼秘密和線索吧。劉螭心想。他信心滿滿的,向自己立誓:「我一定能夠查清真相,路斯法,我要向你證明我不是無能的!」
 
  遠處的路斯法聽到劉螭心中的呼喊:「弱蟲總是無聊的。」他觀看著世界的疲態,潮浪翻湧已無力,雷聲不絕卻不再響亮。「你的壽命已走到終結了。」
 
  無能的人過份自信會拖垮自己;傲慢的真義,是因為真的可以媲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