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差不多一個月來的經營,終於完成這個故事。雖然筆力有限,並不能很完整地描繪、呈現我所想像的畫面,然而於創作的層面來說,作為起步的話我已經頗感滿足了。
 
  由於心力、閱歷有限,難以將每個人物都賦予血肉載體,以致部分人物性格流於表面,這是一大弊病,實際上我也有意識到,而且盡量挽救;要說最鮮明的角色,大概是我最偏愛的路西法吧!
 
  也許有人認為,小說最重要的是情節表現,如何起承轉合,留有伏線伏筆,整個故事結構完整無暇,以人物或事件為主軸而引申出不同的枝節,就像枝葉繁茂的大樹一樣。然而徒具情節,卻欠缺主題靈魂的話,倒不如寫劇本吧,然而每樣載體,只要你有賦予它形貌的話,必有深刻的感受和靈魂,附之於其身上。
 
  故小說情節對小弟而言,不過是種思想載體的工具。這也許是不善於情節鋪排的我不辭勞苦所找的藉口吧;事實上,我是個怕麻煩細節的人,如果每樣事物都要寫得那麼一絲不苟,那麼精心細緻描述的話,大概不能不看紅樓夢吧,那是瑰寶啊!可是,這總不過是藉口,是筆者才疏學淺的藉口,就像我不知道那樣事物A是什麼名字,不知道那樣事物B是什麼名字,冠之以名花、草,但有學養的人,一口便能咬定這是什麼植物一樣。
 
  對,筆者就是這麼奸詐醜陋,凡事都為自己開一條走脫的道路。人本如此,啊,你說我不是人吧,也許吧;又或許,你才不是人呢。人,到底是怎樣的概念?你相信人是美善的嗎?不管你相信與否,反正我就不信的了,所有美言美語,只是「聖賢」所塑造的理想化形象。也許,要像《火鳳燎原》中,陳某筆下的呂奉先才能稱之為人吧。什麼,你看不懂這故事想表達什麼?麻煩重看一遍吧(笑)。
 


  也許從這醜陋的後記,你會恍然大悟地明白我想寫的一切,然後變成最了解我的醜陋的人呢!不過,這只是夢話,「了解」二字,也許根本沒有什麼意義,你了解的,只是別人希望你看到、了解到的現實,還有不願讓你看到的現實,你是永世無法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