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霞大學畢業後就加入一家本地著名的零售企業, 成為銷售部的一名再普通不過的文員仔.

她沒有刻意埋哪個堆, 也沒有刻意去擦誰的鞋.

公司裡沒有誰和阿霞走得特別親近, 但也沒有誰和她有過不去的情仇.

上班一定不遲到, 下班沒事到點走.

既不願意與同事比高低, 又不會刻意違背上司的意願. 從不主動要求老闆加人工, 也不會想方設法將公司福利用到足. 



同事勸阿霞説: “公司都是這樣, 你不主動點, 老闆是不會給你加人工的.”

阿霞笑着回答道:” 做事盡力與否是自己的事, 加不加人工是人家的事. 現在做好自己的事都那麽艱難, 管人家的事幹嘛?”

朋友教導阿霞説: “公司的福利是會過期作廢的, 不用白不用.”

阿霞還是笑着説道: “本來就沒有什麽事, 用了也白用, 白用的話, 不如不用.”

有人說, 阿霞你這樣太笨, 她笑; 有人說, 阿霞你那樣會吃虧, 她也笑.



幾年過去了, 阿霞反而比同期入職的人先晉升為主任. 有人説, 阿霞, 你大智若愚, 她笑笑.

職務不高不低, 人工不多不少, 前途不好不壞, 這就是阿霞的職業生涯.

她覺得這沒有什麽不好, 生活不都是這樣嗎?

至少, 出事前, 她確實是這麽認為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