遀發現阿文的母親真的很有決心戒賭,除了不走有機會經過投注站的路,還把一向跟賭徒朋友聯絡的電話號碼也更改掉。阿文見到母親如此堅決戒掉陋習便滿自信地誇大海口跟阿山發誓,若是他的母再次欠下賭債,他一定不會幫她還款。否則,他甘願自動離開阿山,不會再作纏繞。

雖然阿文的母親戒心如此堅定,但遀留意到她對任何有關賭的訊息或資訊仍然極為敏感,而且每每都會令她坐立不安。

遀記得魔鬼曾經跟他說過,人類是一種頗為特別的動物,他們只有不願戒的心,而沒有戒不了的癮。可惜,人類的心時常會被外物所動搖而把持不定, 抗拒外物的引誘是一種最高的考驗。

遀決定製造不斷的外在環境去誘惑阿文的母親,令她再一次燃起對賭博的心癮。

遀嘗試以誤導的方式使阿文的母親走錯一條通往投注站的路,但當投注站被發現時,阿文的母親勢必轉頭便跑,以最短的時間跟投注站保持距離。即使遀使用掩眼法,令她誤以為眼前的投注站是超級市場而走進去,當她發覺置身於投注站後,不消半秒便拔足逃離,而且念念有詞地低聲說著「戒賭!戒賭!」,以作自我警示,每次如是。



另外,遀亦不斷讓別人因賭博而得橫財的電視節目或新聞出現在阿文母親的眼前,但都只不過令她一絲心動而已。

遀在無計可施之下去請教魔鬼,魔鬼給了遀七字真言『勾起最興奮心癮』。

為何魔鬼不直接教遀怎樣做而只給他指引呢?其實,魔鬼十分狡猾,他打算使遀因自己的能力去解決事情而獲得成功的滿足感和興奮。魔鬼時常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去引發遀獨立思考去自尋答案,也是同一道理,他要令遀同樣墮入興奮的一種心癮。

遀反覆思考著魔鬼所贈與的七個字。他由七個字開始,然後集中鑽研五個字,再由五個字集中在三個字。在抽絲剝繭的思索過程中,他終於發現了箇中重點,他要將阿文的母親帶到一個能令她最興奮的地方……賭場。

阿文母親本來想籍著跟一班好友結伴旅行去淡化賭意,但原來這是遀的精心安排,他要令她在這次旅遊中再踏足賭場來重執賭博意慾。



在異地漫無目的遊訪,誤打誤撞來到了一間賭場。賭場堂皇的門口令她不禁心動起來,加上身邊朋友的推波助瀾,她終於跟自己承諾「只是陪伴友人進去而不作任何賭注」後,步入了賭場。

事實上,一切都是在遀的精心部署中發展,包括旅遊地點和她的朋友慫恿她進入賭場。遀讓站在賭枱前的她回憶起投注勝利的時刻所帶來的興奮感覺,這難以言喻的快感回憶使她又再自我承諾「小賭宜情,不作大注便可」後便開始放下投注的金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