遀不但目睹整個過程,而且還見到一個黑影,這黑影從子琛身上拉出了另一個黑影,然後拖著他的手一同消失於遀的眼前。
 
遀似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目定口呆,感到非常震驚,他從未親眼見過人死。
 
此時魔鬼又再出現,他告訴遀這一位就是死神。
 
「死神?子琛就這樣死了?」
 
魔鬼沒有回話,只是點頭示意。
 


遀的手開始顫抖,雙眼慢慢滲出了涙水「真的死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從沒打算令子琛死。」遀對魔鬼抱頭痛哭「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我真的的沒有這計劃。」
 
「那又如何?人根本就是必有一死,更何況不是子琛死,那便是阿然死,他們二人必有一死。」
 
魔鬼不明白為何遀對自己墮地身亡從未害怕,卻對別人的死感到驚恐,這一點令到魔鬼感到不安,因為當初他之所以會救遀,正正就是因為遀沒有一顆害怕的心,如今他發現看錯了眼。但另一方面,還有一樣事情令魔鬼更感到不安的是遀緊緊的擁抱,他很久很久已沒有被別人如此緊抱過,他非常不習慣,感覺極度不自在。另一端的遀卻從這擁抱中得到一點溫暖。
 
當琪跑到阿然家後,駭然發現他倒臥在床上,床邊有一堆仍然燃燒著的炭,琪馬上報警求助。
 
有幸琪來得及時,救回阿然的命,可恨他來不及救回子琛。當他返回家中眼見躺臥在地上的子琛,他知道自己回來得太遲,因為他離開得太久。後來經醫生証實子琛死於隱藏性心臟病。
 


琪自此極度自責,如果當初他沒有決意離開子琛去找阿然,子琛根本不會因此而被激至引發心臟病。又或者琪願意留下來,用多一點時間去說服子琛,他可以在子琛倒下後伸出緩手而不致讓子琛失救。又或是琪從來沒有認識阿然,他和子琛之間的感情裂縫不致會如此難以修補。琪愈想愈遠,愈想便愈是內疚。他覺得子琛的死是他一手造成。
 
在魔鬼眼中「如果」是一樣非常不設實際的東西,他告訴遀,琪十分愚蠢,他假設了很多事情去令自己痛苦,真是自作孽。難道阿然死了,他便不會自責?一定不會。魚與熊掌,兩者不能賺得,「如果」這麼多又有何用呢?只怪人類太貪心,一切痛苦都是咎由自取。他教導遀,不要學人類這麼愚笨,千萬不要自責和如果,兩者皆不可取。他還開解遀,子琛的死只不過是命數,因為死神必須帶走其中一個。
 
「無論如何,今次你是成功拆散他們三人,琪因內疚已跟阿然斷絕來往。同樣地,阿然因這一次意外而失去了部分記憶,二人日後只會活於孤獨之中。」魔鬼恭喜遀。
 
遀將這事件記於筆記簿中,提醒自己人類的貪婪本性,以及不要跟人類一樣「自責」和「如果」,照魔鬼所言,兩者都是阻擋通往快樂的兩塊大牆。
 
另外,他還記載了跟魔鬼的擁抱,在接觸魔鬼的身體時,透過他的肌膚而獲得的那一份溫暖感覺,那種暖流蒸發掉他的孤獨和徨恐感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