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會由一個天使變成了魔鬼的樣子,但你也不要這樣傷心吧。」
 
「不傷心才怪,我現在這麼醜,所有人也會害怕我,對我敬而遠之。」遀再次把頭垂下「雖然我獨來獨往了好一段長日子,但心底其實一直還希望擁有朋友。」
 
君翹起嘴角笑著說「更醜的人也會有人喜歡的,只要擁有一顆善心。正所謂相由心生,既然你是天使,你一定有一顆善良的心,對吧?」君嘗試安慰遀。
 
「是,你說得對,一定是這樣。」
 
君一臉狐疑,他不清楚自己說了什麼提醒了遀。
 


遀繼續自言自語「必定是由於我時常拆散一雙雙的情侶。」遀快速地捉著君的手臂「現在如何是好?我想要回我的天使光環。」
 
君沒有被遀突如其來的手嚇倒,因為他已跟遀展開了溝通,憑他的直覺,他相信遀所言屬實,相信他真的是一名天使。他繼續努力地安慰遀,既然相由心生,他之所以長出魔鬼的角是由於做了壞事,把一對對情侶遂一分開。如果這是長角的原因,也就是說,只要他多行善事,不再作惡,有朝一日,他的天使環必定可以重現在他的頭上。
 
遀聽了君的說話後,激動地雙手緊握君的雙手「對,你說得對。我一定可以令天使環重現。」
 
二人似乎已放底了自我的保護牆,開始放鬆了之前緊張的心情。
 
君問遀為何會成為一個到處拆散情侶的天使?這是否他的使命或是他有何任務?但君又細想,若然這是他的使命或任務,何解他又會因此而失去代表著天使身份的天使環呢?
 


遀原原本本將自己的過去及經歷告訴了君。
 
「原來如此。」君點著頭說「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做,你真的開心嗎?」
 
「我不確定是否開心,但可以肯定的是從中我得到一種快慰。」
 
「你之所以感到快慰,全是因為你的妒忌心。當你自己得不到愛情時便希望別人同樣得不到。」
 
「真是如此?」
 


君肯定地告訴遀「就是如此。」
 
遀沒有回話,似是在沈思著君的一番說話。
 
過了一會兒,君見遀還沒有什麼大反應,續說「說到底也不能責怪你,你不過受魔鬼教唆而已。」
 
「教唆?!」遀放大瞳孔。
 
「沒錯呀!」君傻乎乎地解釋「如果你不是遇到魔鬼,你根本沒有打算拆散別人,對嗎?所以你只不過是因為碰上魔鬼而誤入歧途。我相信天使本性善良,而魔鬼只會幹壞事。」
 
遀高呼「不!」他眼厲厲,目露凶光「魔鬼救了我的命,他還是會做好事。沒有他,根本沒有我。」
 
君被遀過於激動的反應嚇了一跳,退後兩步。為了緩和氣氛,君唯有連聲道歉。他始終不太熟悉這個眼前的遀,不瞭解他的個性,不知道他來此目的和會否傷害自己,所以他需要小心一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