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跑左出去之後,第一個喝住我既係大哥 

『家和!唔好走啦』大哥跑出黎追住我 

『二哥返入去啦,好凍呀出面』細佬都追埋出黎 

『我唔會返去』 

日積月累既負面情緒,加上會考既壓力,今晚終於一次過爆發 



從小到大既不公平,離家出走宜個想法我已經諗過十萬次有多 

『你地返入去啦』我推開細佬隻手,然後推開防煙門跑落去 

我無理過佢地後面叫我,我只係跑,一直跑落去,直到離開左大廈我先至停落黎 

『仆街,電話都無帶唔通要訓街』本身打算求其搵個朋友上佢到過一晚夜先算 

當漫無目的咁係街行,直到行到去麥當奴 



『廿四小時,暖,有水飲』 

我決定今晚就係麥當奴過一晚 

『唔該比杯水我』 

『仲有無其他』 

『比多杯我』 



兩點多,睡意來襲 

我捱左係個角落頭到訓 

無幾耐,有人拍醒我 

『喂,杜家和』 

『...嗯』 

『喂你係到做乜春呀』 

係大哥,大哥拎住一件大褸企左係我面前

『哥』 




『著住佢啦,著件短袖就跑落街』 

『你又知我係到既?』 

『你電話又無帶,衫又唔著走得邊呀,走啦返屋企,佢再鬧你既話阿哥撐你啦』 

『唔返』 

『唔好咁硬頸啦,好少事姐,你真係要補習既話我比錢囉』 


『唔係錢唔錢既問題,阿哥,你答我,你覺唔覺得阿爸阿媽好偏心』 

『..................』 



『答我啦』 

『係既』 

『咁咪係囉』 

『我幫你同阿爸講下啦』 

『講咩姐,有咩好講』 

『我唔想屋企搞到四分五裂,你今年仲要會考,如果有任何一個人阻住我細佬讀書,我係一定唔會放過佢,包括我老豆』阿哥拍一拍心口 

阿哥宜返說話令到我好感動,於是我就跟阿哥返去 



『家和,我下年五月結婚』阿哥突然講比我知 

『下,咁突然既』 

『係呀,我同Amy都認為係時候,況且我係長子,係時候搬出去,屋企都唔洗咁迫先啦』 

Amy係阿哥女朋友,拍左拖兩年幾 

『咁你地住邊呀?』 

『Amy有間公屋,我地搬入去住住先囉,睇下幾時有新居屋抽,咪去抽居屋囉』 

係我心入面有千萬個唔願意大哥離開 

從來買野比我既都係大哥,發生咩事幫我既又係大哥 



父母就負責每個月交九百幾蚊學費,同埋比所謂既零用錢 

當然零用錢數目係少過我既細佬妹,我曾經因為咁質問過我爸爸 

『老豆,我真係忍唔住問下你,點解我讀中書,連埋食飯都係得三十蚊一日,阿妹讀小學,飯又訂埋,會有五十蚊一日呢?』 

『你阿妹讀名校,我唔想佢比人睇少』 


咁我呢?我唔係讀名校,我就可以比人睇少?


返到屋企已經成三點 

我知道爸爸未訓,因為老豆鼻塞聲拍得住行雷,但係今晚全屋都好靜 

我知道其實個個都未訓 

我去廁所洗個面就訓左上床 

其實我好少做咁大膽既野 

從小我都知道爸爸鐘意d細路乖,我從來都依住宜個方向去做 

爸爸話唔好,我就唔會做 

爸爸叫我做既野,我就一定會去做 

我其實分唔清究竟點解要照佢既方式去做 

我只係想我爸爸多d關心我,我起碼想佢記得我都係佢個仔 

可能就係老二既命運 


『鈴..鈴..』鬧鐘響了,夠鐘返學 

『好似無咩點訓過咁..』 

由於只有一個廁所既關係,我地必須要輪流用廁所梳洗,如果一齊起身爭廁所實會遲到, 

而我就係要第一個起身既人,不過今次唔係父母要求,係我想比細路妹訓多一陣 

有時侯係幾矛盾,我比佢地分薄曬我既父愛,母愛,同時我又好愛錫佢地 

換好校服之後,我發現褲袋有五千蚊加一張字條 

『家和,拎去補習』 

係阿哥 

我去推醒阿哥 

『阿哥,應該唔洗咁多錢』 

『嗯...唔洗咁多咪自己袋住囉,唔好講喇比我訓多陣』 

『哦..』 

當我出門口既時侯,阿哥跳左落床 

『家和呀』 

『係』 

『放學...返屋企呀』 

『.....知喇』 

關上門之後,我捱左係牆到,淚線已經不受控 

我流淚既原因係阿哥對我既關心,但同時間我又要將佢地視為假想敵 

要諗點樣做先可以超越你地,令爸爸都會肯望下我,都會肯對我有期望 



真係好荒謬,好撚荒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