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消失的秘密】
 
「顏小姐。」一名男僕恂恂道。
「麻煩你了。」紫羽來到了伍溯的別墅,放眼開去,這別墅依然如印象中有點不同了,比起以往,更有氣派,卻顯出屋主的庸俗。不懂設計,畫蛇添足,失去原有風貌。看來他們比以前更發達了,是因為父親給他們的錢嗎?
他們真是幸運,但這一切很快就會化為烏有。紫羽心中再次泛起更濃的仇意。
紫羽踏入宏偉的大門口,心中冷笑著,雖然她表面上掛著一副十分崇拜的樣子,令人覺得她是個拜金主義者。
透過監察器,伍溯更肯定紫羽是個會被金銀珠寶收買的女人。
 
「顏小姐,請等一等。大少爺很快下來。」整個大廳只剩下紫羽,於是她開始觀摩起來。除了家傳的桌子,其餘的東西都換掉了。對了,那張桌子內有...
「顏小姐,歡迎光臨我家。」伍溯的聲音在樓梯上傳來。


「伍先生,幾天不見,有想念我這小女子嗎?」紫羽嗲聲嗲氣道。
「呵呵!如此大美人怎會忘了呢?」
「那真是幸運唷!」紫羽聽完自己說的話連昨夜的飯菜也想嘔出來。
 
「溯,你和誰在聊天?」
「姑姑,我和朋友聊天而已。」伍溯答道。
姑姑?難道是母親?當年她拋下我們,想不到她竟然回來了。紫羽不動聲色,臉上依然掛著燦爛的笑容,道:
「你好!」
「你們慢聊,我有事出一出去。」那位美婦說道。
「待會兒見,姑姑。」


 
「她好美,雖然已步入中年。」紫羽不由得讚嘆
「當然,姑姑她是家族中最美的。」伍溯自豪地說
「她的兒女一定很像她吧!」
「對呀!她那兩個女兒,真的和她很像。」
「女兒?那她的女兒呢?」
「那兩個雙生兒...沒什麼啦!我們談別的東西。」伍溯察覺到自己失言了,立刻轉換話題。
「這個花瓶是哪個朝代的?」紫羽假裝沒聽見似的,但內心疑問頻生。
「噢!糟糕,我忘了要去拿東西,對不起,伍大哥,我有急事先走。」紫羽說著,急如星火地走了。
「顏小姐,顏...唉!又讓她跑掉了。」


 
 

紫羽離開後,就去跟蹤伍溯的姑姑伍汝薇,也就是她的母親。
只見她去到一條河邊,跪倒在地上,雙手掩著臉,哭起來。
紫羽不解,她躲藏在樹蔭中,聚精會神地擴展視聽範圍。
紫羽聽見她低聲嗚咽著:「對不起,羽﹑雁,要不是我放下你們在哥哥他家,你們也不會掉進河裹淹死;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我疏忽了你們,你們也不會偷跑;要不是我,你們也不會和不良份子一起生事。假如當初不是因為不讓你們受牽連,我也不會放你們在這。是我害死你們的,羽﹑雁,求你們原諒我這個不稱職的媽媽。嗚!」
 
什麼?我和雁溺斃?我們它早就學會游泳怎麼會溺斃?
到底是誰說的?一定是他,他把我們賣了,然後說謊騙母親。
原本母親是為了不牽累我們才把我們放在舅舅家,並不是如舅母說的那樣拋棄我們。
那家人,那家人真的該死,欺騙了我們,又欺騙母親,讓她如此傷心。
紫羽心中的恨意不減猶增。
 
突然有人走向紫羽的母親,紫羽屏息以待,準備攻擊他。


「薇,別再哭了,這些年來你已經哭夠了。」那男仔說道,並將她擁入懷。
「嗯!但是我,我,要不是我,她們也不會...嗚嗚...」她埋在他的懷抱哭得更兇。
紫羽靜止了一切思路,那人是誰?他似乎相當了聊母親。
「薇,你再哭下去,羽和雁在那邊見到了也不會開心。為了她們也為了自己,別哭好嗎?」那人柔聲哄著。
「謝謝你,揚。」她放開了那人,那人卻為她拭去淚痕。牽著她,往回走。
 
紫羽心跳停了一拍,事情變得複雜了。我該去查查那人,和當年發生的事情,找出真相。
 
此時,流水拍岸激石,泠泠作響;狂風嘯嘯夾帶沙沙的樹聲,譜出只屬於森林的樂曲。
間雜著不祥的鴉啼聲,仿佛在預告什麼似的。紫羽也走出森林,去尋找她要知道的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