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天】



《那天,車廂上的淚痕》

我叫陳允行,只是一名渺小的網絡作者。靈感沒了,坐巴士。不要問我為甚麼,因為我也不清楚。也許是習慣吧。只是,那次的經歷實在難以忘記。想聽故事嗎?一個小故事。

那天,是個雨天。我隨便挑了輛巴士便坐上了,走到上層,最後的一排,那不起眼的角落。為甚麼?因為我們很像啊,都是那麼不起眼。大概是雨天的原因吧,上層只有寥寥數人。而當中,一個女生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有着一把鳥黑的直長髮、一雙清澈的明眸。她雙眸一直凝視着那窗外的雨點,眼裏滲透着絲絲的憂鬱。

我猜她應該有着些不太好回憶吧。只是碰巧,雨點把它們從她的心扉中揪了出來吧。

也不知道車過了多少個車站,只知那女孩下車了。一堆堆的人打着雨傘走上車上,上層的空位頓時減少,取而代之的便是源源不絕的談話聲。我望向那和我一同上車的男孩,看到他臉上掛着一副不悅的神色。



我猜他是不喜歡熱鬧吧,哈哈。

我閉上雙眼,用耳、用心,細聽着那由人聲交織而成的交響樂,有年輕的小伙子,有中年的大叔,有年邁的老人,並不悅耳,但感覺和諧。

「爸爸,爸爸,你覺不覺得那個哥哥好怪啊?」一把略帶稚氣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是在說我嗎?

「是嗎,你爸爸我更怪呀!」那中年的男人向我點了點頭,細聲道歉。我報以一個微笑。

我猜這個男孩會有一個不錯的童年吧。



一段段回憶的碎片又湧進心頭,我像回到了童年時,傾聽着那個男人說的冷笑話,可惜已成為了絕響.......

「哥哥,你為甚麼哭啊?」是個小女孩。

為甚麼?是想念?是對那個男人的歉意?我不知道。

「想念一個人了……」我的聲線略帶顫抖。

「想念就去找啊,哥哥你哭是沒有用的。」小女孩天真的想法,令我哭笑不得,同時也無言以對。



連小朋友都懂的道理,你怎麼不懂,陳允行,你真是不中用。

我站在草地上,任由雨水打在我的身上,我已分不清那到底是淚水,還是雨水。我望着那塊石碑,跪了下來。


「爸,我回來了。」

也許,我們要學懂的,是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