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東當日與許褚回營後,才知他原來身受不少箭傷,現下只休息了十來日便回復一副生龍活虎的模樣,不禁佩服,當下二人互相問候一番。 

許褚道︰「你的投石機大軍何時準備好?」林少東問道︰「怎麼?主公急不及待要南下了?」許褚道︰「不錯,已定好策略,明日進軍。」林少東點一點頭道︰「一日時間足夠了,今晚我會把投石機裝在船上,叫主公放心。」許褚離開後,林少東繼續把握時間與眾軍士演習,又派遣二百人去收集可用的巨石搬到船上。

一架投石機需要至少四個士兵操作,兩人負責裝彈藥,即是把大石放置在兜子中,而其餘兩人則負責拉杆開火,整個過程要花十秒左右……林少東一早已收集好各種數據,除了投石機的操作時距,連最大的攻擊距離、隨距離而改變的命中率、戰船受多次攻擊才會沉沒……等等都一一作了實驗並記錄在案。
 

剩下的事只有一樣了,就是應該怎樣排陣攻擊,是同時開火還是作出流水式的攻擊?攻擊時又應在多少距離之外?要知道投石機戰船為了放置巨石以增加可攻擊的次數和效率,船上一般不能有多餘的士兵作守衛,因此靠得太近會有一定的危險性,但太遠又會降低命中率和攻擊範圍,當中如何取捨,實在一點也不能含糊。

林少東手執一枝幼樹枝,在地上畫著古怪的圖形,默默地計算著些甚麼,看得投石兵和近衛施超等眾人一臉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