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營眾人聽畢,都覺林少東說話極是荒唐,竟然視君臣之禮如無物,更如此在光天白日之下把篡漢自立之意抖了出來,還要侃侃而談、毫不羞恥,實在是不可思議。果然諸葛亮一聽之下便怒斥道︰「我還道你有何高見,豈料也是個無君無父之人!」林少東道︰「民為貴、君次之,社稷為輕,這句話你可聽說過沒有?意思就是平民百姓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百姓好,管他媽的誰去當皇帝?」林少東不小心把「君」和「社稷」的次序掉轉了,好在他說得激奮昂揚,眾人也不覺奇怪。 

諸葛亮卻是一怔,沒想到他說話這麼粗鄙,加上他媽的三字,一時之間這位斯文儒者倒也不知如何對應。林少東搶著道︰「秦始皇做得不好,該換。獻帝做得不好,也該換。就算將來曹丞相做得不好,也該換,只是想知道他做得好不好的話,還要待他先登上皇位,做個三五十年,才看得出來。」程昱、荀攸等盡皆駭然變色,居然連換了曹操的說話也講了出來,此人真的膽大如雷,好在他最後也提了一句要讓主公當三五十年皇帝,否則曹操還未斬孔明,可能先要斬了林少東…… 

諸葛亮心想︰「此人說話心直口快,竟猶如亂箭射出,敵我不分。」當下道︰「為人君者,不僅要有治國之才,更要懂愛惜百姓,視民如子,曹操本為漢臣,卻棄君反上,四出征戰,殘忍好殺,由此已可看出他根本不具帝皇之特質。」林少東道︰「我可不認同,有哪個人做皇帝不須要打仗死人的?就算是漢高祖劉邦,也不知他手底下有多少亡魂,手掌中有多少鮮血。」諸葛亮道︰「閣下總愛強詞奪理,一切既非正論,不必再談。」林少東攤了攤雙手,表示不談也罷。

曹操道︰「孔明,我欣賞你的才幹,你可會為我效力,助我平定四海,治理天下?」諸葛亮淡然道︰「亮一生不侍二主。」曹操道︰「好,來人,把他先關了。」幾個士兵過來便把諸葛亮挾走。
船內少了爭論聲,頓時靜了,窗外水流聲傳入來,又隔了半晌,程昱奇道︰「主公,何以不就此殺了孔明?」曹操只道︰「吾不忍殺之。」眾人低下頭,均想道︰「的確如臥龍般的人才,任誰也會愛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