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回顧:我和維吉爾進了政府大樓,本來都很順利的,但一進到第二層,人流就一波一波的攻擊過來,弄得我和維吉爾喘不過氣來。我們受傷了,但我的傷口卻「自我復原」,當我發現的時候,又一波攻擊來了。

------------------切入正題的分割線------------------
「嘰......可惡!」

我叫了。

又一堆人衝著我和維吉爾來。

「可惡啊!!」



我很久沒有這麼不冷靜了。對上一次這樣的時候是幾時呢?好像是我四歲被訓練殺人的時候?好像是吧。原因應該是我的對手全都是比我大的大人,每個都像是發瘋了想我衝過來吧。聽說那些人是強行被抓了過來做我的對手,殺了我就可以走,所以這麼拼命吧。在那次之後,我就變得沈默、冷靜、冷血,殺人再不會有任何感覺,甚至......有快感。

「哈啊啊......!!!」

由於太多人,槍也沒有子彈了,我只好拿起在腰間的小刀一把插進敵人的身體。如是者,接二連三來的敵人都被我用這個方法殺死了。

「妳......妳......就算殺了我們,我們......的同伴都不回讓妳通過這裏!」
一個垂死的男人倒在血泊,拉著我的腳用盡全力說。



「呵?那你就在天堂看著我們通過這裡吧。」

我剛剛說完,一把小刀插進他的額頭正中央。血一絲絲的從傷口流下來,地上有多了幾朵血花。

「艾琳,後面!」

沈默許久的維吉爾忽然叫我。我依照他說的,把頭轉向後,看見一個冰冷的槍口抵著我的額頭。

「哼!同伴們的仇由我來報!!」



看著那個拿著槍的男人想要扣下基板,出於本能反應,我一個閃身都了那個男人的背後。

「想要殺我?還早了幾千年吧。」

又是用小刀,一下子插到心臟。

「啊啊啊啊!!」

殺豬般的叫聲響遍整個夜晚。

剛好,有一面破裂的鏡子在我的面前,我一看懷疑那個究竟是不是自己。我那頭茶色的長髮變成了黑夜般漆黑,本來應該是紫水晶般的眼睛成了血色而鬼魅的眼睛。

「前輩,該走了。」

維吉爾收拾好敵人,向我叫到。我回過神來,再看一看鏡子裏的我,發現跟之前沒有兩樣,正常的茶髮還有紫色的眼睛。



「前輩?」

維吉爾又叫我了。

「嗯,我們走吧。」

可能是我看錯吧。

「前輩,請不要心不在焉,除非妳想丟了小命。」

「我知道啦。」

-----------------政府組織的頭目房間------------------
「喲,小姐,好久不見咯。」



一把熟悉的聲音響起。我看清楚,那個人是羅克爾(詳情看第一章)。

「是你!?我不是殺了你了嗎?」

「呵呵,如妳所見,我復活了。」

TBC

------------------預告的分割線--------------------
羅克爾竟然復活了,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跟維吉爾面對著這個會復活的「人」命運到底會怎樣呢?我的「自我復原」跟他的復活有什麼關聯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