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回顧:我跟羅克爾忽然產生了共鳴,開始有點失控,想要把一切摧毀掉。維吉爾在我的身後一下子打到我的脖子上,害我暈倒了。

------------------切入正題的分割線------------------
「嗯......」

我慢慢地睜開雙眼,看見的是無盡的黑暗,但我可以確定這裏是組織總部的某間房。

「前輩,妳醒來了?」

維吉爾的聲音在這黑暗的房間角落響起。



「啊。這裏是哪裡啊?」

我開始追問,至於我要這樣做的原因就是-我的手腳被綁起來了。不是用一般的繩子,而是用鐵做的手扣,是我們組織的殺手也沒法解開的手扣。

「喲,艾琳。」

在角落中又響起一把聲音,是Boss。

「啊啊,是你呀。你最好跟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我不耐煩了。一直被鎖著的感覺一點都不好。

「艾琳啊,我也沒有辦法。妳覺醒,對我們可是很危險的。現在雖然鎖著你,但是這樣對妳還是對組織,甚至是對世界也有好處。」

Boss邊走過來邊說。

他的皮鞋與地板的摩擦聲在這沈靜的空間變得異常響亮。

「什麼覺醒啊,我都不知道!維吉爾,你也說句話呀!」



但這句話換來的卻是沈默。

「嘶......」

我的頭上忽然一陣冰冷。

「再見了前輩。抱歉。」

維吉爾開口說了這句話,而這句話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可我的預感總是太準了。

TBC



-------------------預告的分割線-------------------
為什麼我頭上會一陣冰冷呢?我的預感究竟是什麼呢?請各位期待下一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