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香港的經濟愈來愈泡沫化,地價地租愈來愈貴,從前熟悉的環境,因為自由行的關係,很多都已面目全非。 還趁著有機會及記憶,是時候把她們寫下來。



「老闆,再平啲啦,我啱啱出咗部機無咩錢剩呀」— 來自一把很青春的聲音。「咪玩啦,你個個月都唔同手機,你水我呀」手執馬報的老闆討價還價式道。「靚女,全新iphone 4可以放到幾錢」「三千六,要就要,唔要就罷」,這些說話基本上是差不多每天都在我的耳邊出現。鴨寮街,眾所周知是一條專門售賣二手貨品的街道,種類包羅萬有,山寨手機、新潮配件、燈泡光管、平價電話卡、各式古董、新式漁具、過氣而不愁銷路的光碟等,應有盡有。
 
小時候對鴨寮街印象只是一堆由不同顏色的金屬所堆積而成的街道,及至現在長大了,來鴨寮街的原因不是上班途經,就是來找尋電話配件或倒賣手機。雖然現在鴨寮街的店鋪並無什麼重大改變,一般人對它的印象仍是二手買賣集中地或男人的天堂,但其實很多東西正悄悄地起革命。
 
顏色沉實而笨重的通訊器材,往時是高高掛在櫥窗當中;十數年時間的過去,仍然健在的他們,慢慢地退入不起眼的角落,取而代之的是色彩繽紛的智能電話。從前售賣不同國家可以使用旅行插頭的小店,今天一半空間卻被可以為不同電子產品同時充電的插頭所取代。
 
感覺污穢不堪的鴨寮街公廁,今天外觀已脫胎換骨,但時至今天我也不欲雷池半步。從前那些帶給人光明、溫暖的鎢絲燈泡,也慢慢被那五光十色的新式環保燈管所取代,唯一不變的是它們仍然為這條街道的夏天提升溫度而努力。
 
從前我一直對叔叔、伯伯們圍著那些印有美麗大姐姐樣子的光碟大感不惑,媽媽總是不讓我走近,說那些是伯伯學日文的地方,小朋友學的應該是英文;到了今天,上了年紀而用功的人愈來愈少,可能因為在學校工作的關係,這些進修地方我仍然是不能走近。
 


一路走來,變的地方雖然很多,但並不明顯。比如是從小跟我說要買手錶作結婚信物的錶檔叔叔,到今天仍然是叫我買手錶作信物,只是他由濃密的鳥髮變成稀疏的白髮。那幾檔賣我認識的戰隊玩具的檔攤,今天卻是賣著我不知道的戰隊玩具。那些售賣電話卡的小攤檔,仍是對不同號碼的儲值電話卡採取不同的價格歧視,不過多了的卻是上網數據儲值卡。
 
當然,隨著社會的發展,鴨寮街不再只是一個只賣剛陽味重物品的地方。更多人慕名而來,可能不是它的名氣,而一那檔隱藏於角度但因電視而聞名的腸粉小食店。又或許是因為先達廣場過於有名,以致某部份的「專業炒家」轉戰鴨寮街,把一袋又一袋從蘋果商店購入的物品於這裡放售。同時也因為這些高科技產品流入鴨寮街,以使很多色彩奪目、各式各樣的手機配件在此發售,令本屬男人專利的街道,也要變成與女性平分秋色的街道。
 
香港是華洋雜處的地方,這是小時候書本給我的認知。現在的鴨寮街,除了很多胸口掛著相機的歐美旅客外,還有很多已在港生活的南亞裔人士;加上近年不單止新增了本地小食店,還開設了外國熱狗店。這樣的板塊結合,令以前單一而重金屬味濃的鴨寮街,漸漸變成了一條多元化而充滿人氣的鴨寮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