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有冇諗過大個咗做咩?」

她如此問道。

我未來的工作?大概是養父的職業吧;可是,他吩咐我不能說出去,無論是誰……所以,我沒跟她說。

「冇啊,我冇諗過啊……你呢?」

「我?我嘅夢想……係做南極嘅研究人員!」



「南極?點解?唔通你鍾意睇企鵝同北極熊?」

她莞爾而笑,怎麼啦?莫名其妙;她看到我疑惑的模樣後更是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我只能苦著臉陪笑。

看著她笑得燦爛、花枝亂顫的模樣,臉頰通紅像顆蘋果那般。一股傻氣自她身上散發,闖進了我心坎最柔弱處。

這,大概就是一見鍾情了吧。



「低B,南極又點會有北極熊啊?」

沒錯,南極又怎麼會見到北極熊啊?

那麼……又有誰可以告訴我——

旺角地鐵站,為何會出現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