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唔放我?我已經講哂所有嘢出嚟喇!」

「唔係我唔放你,係Zoey話唔放你……你自己都同意咗任由Zoey決定你嘅去向。」

「你!好,小姐你講,點解唔放我?」

「嗯……其實好簡單啫,你自己都承認你係負責引怪物殺人嘅人,咁即使你講哂所有嘢出嚟都好,你始終都係我哋嘅敵人……」Zoey露出標誌性狐狸微笑,「既然係敵人,我都冇可能放你出去搵救兵嚟殺我哋啦。」

說得不錯。



想起來,這女人腦筋頗靈活……可惜就是有點單純,城府也不夠深。

「我點會——」

「你會唔會我唔知,我哋冇人想知,亦冇必要冒險去測試你嘅誠信。」我打斷阿賢說話,「況且,你仲有好多嘢未講。」

「吓?」阿賢一愕,「有咩未講?我乜都講哂出嚟喇!」

真麻煩……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他將所有事情說出來?再拖下去我們肯定要面對怪物海——阿賢說得對,相比那些商店鐵閘,這裡的所謂防禦根本不值一提。



「好!郭Sir,扚起條友,將佢張凳搬去門口嗰邊。既然兩個逃走方法都行唔通,一樣,我哋都只可以等死,就拎你嚟塞住門口,搏吓啲怪物唔會搵到嚟,而係殺咗出面鋪頭啲人先。」

「你反口!你話過唔會殺我!」

「我冇,理論上我冇親手殺你或者推你去死,事實上我係保護緊你……試諗吓,出面咁多怪物,你留喺呢度咪仲安全……定抑或,你啱啱講嘅嘢全部都係廢話?而你同奇哥有另外嘅計劃?」

「冇!我已經將所有嘢講哂出嚟!」

還在裝傻,我已經他媽的忍夠這傢伙了!



「最後一次機會,究竟你同奇哥嘅計劃係咩!目標人物又係邊個!講!」

聽到「目標人物」四字之後,阿賢低下頭,沒有說話。

他到底想搞甚麼?

「既然你哋咁想知,我諗再隱瞞落去都冇意義。我同奇哥除咗要餵飼啲惡魔之外,仲有另一個任務……就係要殺某個目標人物。其實根本冇咩鎖匙離開,真正嘅鎖匙,就係呢個目標人物,只要佢一被怪物所殺,呢個空間就會自動解除。」阿賢抬頭望向我,「而嗰個人嘅相,就喺我部手機入面。」

往下一望,阿賢的褲袋裡果然是有一部長方形的電子儀器。將其拿出,直覺告訴我那相片應該會在相簿裡面。

點開,介面上沒有很多照片,僅僅五張。

從小圖中能夠依稀看到相中的人輪廓。

不是吧?



不信邪地點開大圖,相中人正向著攝影機微笑。

笑容很特別;雙眼彎彎就似狐狸一樣。

容貌是如此美麗,讓人無法忘懷。

是她,Zoey。

阿賢手機相片中的人,不是別人,正正是身處於身旁的女孩。

她就是目標人物。

逃脫的關鍵一直都在身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我看向阿賢,那微微勾起的嘴角仿佛在嘲笑我一樣。這幾張相片都是Zoey的生活照,這代表Zoey是目標人物這一點是事實,不容質疑。

可是,真的要殺死Zoey才能離開?

「係邊個嚟啊?」阿俊欲上前看過究竟。

手指爬上手機頂處把螢幕關掉,順勢把它收進口袋中,不讓阿俊見到;這事情不適宜讓他們知道,要是郭佬跟阿俊知道Zoey是目標人物,即使他們不把她丟給怪物口裡,在危急關頭肯定會將她拋棄。

也就是說,不論結果如何,假若讓阿俊郭佬看到相片以後,肯定會對團隊造成危害。

不過我無心保護Zoey,這個舉動是為了牽制敵人。用常識去想想也知道,在確認從敵人俘虜獲取的情報真實性之前,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別的我不怕,我最怕是Zoey死了之後我們還是無法逃脫,那就白白失去了一名身懷異能的少女同伴……等等,異能?難道Zoey成為目標人物的原因就是她的異能?

Zoey說過自己在事件發生前從來沒有施展過這隱形能力,從她至今乃未被國家、軍隊抓去研究,還出現在旺角這一點看來,確實不像從小就擁有能力。



不過,還有後天發掘這種可能性。像那些電影作品那樣,Zoey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身懷異能,繼而無意中施展,被神秘組織追捕?

簡單來說,兩種可能性:一、Zoey知情並向我們隱瞞被追殺一事;二、Zoey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目標人物。

「做咩唔畀我哋睇?」阿俊見我把手機藏起來,語帶不滿。

該怎麼說?

此時,阿賢忽然開口:「佢梗係唔想你哋知道,因為——」

不能讓他說出來!

急怒一腳踢在他胸前,讓他無法說下去,然後霰彈槍槍管抵在他唇上,只要一開口,槍管便會順勢溜進他的嘴裡。



「你再多嘴,我就一槍打爆你個頭。」

現場都被我的手段震懾,一時間沒有人再作聲。

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手機入面嘅,係目標人物。而呢個人……係我哋四個其中之一。」轉頭掃視三人愣住的臉,我續道,「而家我哋根本未確定交出目標人物係咪真係可以離開,所以係邊個都唔緊要,只要知道佢係我哋之中就得。」

「點解唔可以講出嚟?」阿俊問道,「你咁樣隱瞞,我哋只會互相猜度!」

「目標人物係你……」我故意拉長尾音。

「吓?」阿俊吃驚。

「……既話會點?而家你應該明白點解我唔公佈邊個係,因為冇人想做目標人物。呢個係一個死局,我哋只可以靠奇哥阿賢先可以出到去。你哋仲記唔記得?目標人物係佢哋想要嘅嘢,亦係我哋談判嘅籌碼,我係絕對唔會輕易將呢個人交出去。」

「我哋點知個目標人物唔係你自己,而你只係利用我哋?」郭佬忽道。

「好,我而家拎個電話出嚟,如果嗰個唔係我,而係你……我係咪可以將你送出去?」

「我唔會係目標人物!我只係個好普通嘅體育老師,同咩英國豪門完全冇關係!」

「好啊,後果你自己承擔——」我裝作要拿出手機。

郭佬顯然也懷疑自己:「你——」

「夠喇。」Zoey吐出兩字,「我同意應該將呢個人嘅身份保持秘密,你哋冷靜啲諗吓,只要一講出嚟,無論目標人物係邊個都好,只要係我哋四人入面其中一個,就肯定會對呢個團隊造成破壞。」

Zoey的話讓阿俊郭佬陷入沉思。

其實我可以早就這樣說,可惜有阿賢這傢伙打亂了我的節奏,幸好Zoey機靈,早就把話堵住了。不過,她不願公開,難道知道自己就是目標人物?

偷偷瞄她一眼,卻見她邀功般向我拋出一個招牌笑容,只好輕輕點頭回應。

感覺她確實不知情……不過她究竟是為何而被追殺呢?

「我明白喇。」良久,郭佬開口,「Sorry,阿N,我頭先語氣重咗。」

我點頭表示理解。

「我都係……唔講呢樣,我哋下一步應該點做?」

下一步計劃?還未想到。

事實是,即使我們獲得許多情報,但主動權還在敵人手上——他們清楚我們要逃走,而知道如何逃走的就只有奇哥阿賢。

這就是死局。

幸好我們現在多了一枚籌碼,敵人擁有主導權,我們也擁有目標人物。眼下情況如同動作電影中兩人各執一支手槍互相瞄準對方,陷入僵持,結局卻是不死不休。

鹿死誰手,尚未分曉。

此時,走廊盡頭忽然傳來一聲金屬碰撞,聲波經過多種障礙後已經相當微弱,可是還能判斷出——有人開門!

不止我一人聽到,Zoey他們一樣,我們疑惑對視;該怎麼做?開門的斷不會是異形,聲勢太小了。

開門聲過去良久,走廊深處沒有任何動靜。

是發現甚麼了嗎?

踏、踏、踏。

要來了……

隱約聽到沉穩腳步聲,我已經猜到來者何人了。

將槍管從阿賢口裡抽出,擺好架勢正面對住休息室木門;腳步漸近,向其餘同伙對視點頭,作好心理準備。

眼中的門柄緩緩進行九十度轉動,霰彈槍對準門口。

奇哥。

木門緩緩張開,隙縫中映出半張男性臉孔,卻不是預想中的老人。

竟然如此?

愣住了百份之一秒,便從記憶中對比這人的臉,看看是否曾經見過——這張略為俊俏的容貌,正是不久前與一群「MK囝囡」坐在一起的頭領男子!

下一刻,木門猛然向前撥,那名男子頂住半張臉直撲上最近門口的阿俊身上!

等等!只有半張臉?

一點精光在黑暗中的走廊閃過——本來躺在地上的阿賢竟然不知何時爬了起來,雙手雖然被鐵鍊綁住難以,仍然一仆一拐往門口方向推進!

說時遲來時快,緊接著一聲槍響,下意識往旁邊微移幾公分,一道灼熱於臉頰上的舊傷附近擴散。

腎上線素瘋狂衝向身體每一個角落,霰彈槍早就舉起;扣下板機,槍口炸開花火,肉眼難以捕捉的子彈碎片循著彈道激射進走廊中!

沒有慘叫聲,應該是以牆角作為掩體。

地上的阿賢被我那一槍嚇到撲向地面,可是很快,他再次站穩腳跟,狼狽地發力往外奔馳。

於他而言已經很快。

可是再快,也快不過我。

拉動槍柄氣泵,蹦出一枚紅色彈殼,輕輕落到地上。

想逃走?

箭步上前一腳跺在阿賢的後腰上,槍管對準走廊轉角位置一轟;瓦礫飛濺,昏暗燈光沒有反射出任何殷紅,還是沒有打中。

從奇哥以屍體作為掩護突襲,一直至阿賢被我無情一腳鎮壓——過程,五秒。

「奇哥,你夢寐以求嘅目標人物就係我背後嘅房入面。」

走廊深處沒有傳來回話語音,也沒有任何動靜;反倒休息室那邊的阿俊他們終於回過神來,跑過來把阿賢固定在地上。

軍靴踏在地板上奏起兩聲脆響,短促「踏踏」兩聲。

又來突襲?轉角位置和這走廊相當狹窄,要是被他進入射擊角度,奇哥隨便開一槍都可以擊中我們其中一人,不妙!

急速後退?不行,他肯定是預料我們會後退。

沒有選擇!不退反進!

欺身闖進轉角,故意將身體稍微壓下,隨著身體擺動,霰彈槍槍口角度上調。

槍口威脅的卻只是空蕩蕩的四面牆。

敵人,不見了。

在我過未反應過來之前,金屬大門被人打開;糟了,那兩步原來是向後,要逃跑!

必需抓住奇哥!

急忙往前奔去,然而與迎面而來的卻是一陣氣浪,還有肌肉被撕裂的痛楚。

在我慘叫之前,一片空白的腦袋自動向身體下達指令。

還擊。

板機扣動。

呼痛同時,子彈擊中和霰彈槍後座力雙重動能同時作用,將身體從站立姿態直接掀飛,背脊撞上牆角,半倒在地上。

還沒有完。

咬牙忍痛,拉動氣泵。

發熱的槍管將熱能傳導到皮膚上,不斷從外部刺激我的身體、不斷告誡著我——不起來的話,會死。

必需盡快恢復行動能力。

戰鬥就如短跑一樣,所有參賽者都在最大限度地運動身體,只要一鬆懈,對方便會如風一樣閃過眼前。

唯一不同,是於戰鬥中落敗,會失去性命。

我還不想死。

中槍的位置在右胸上方,應該沒有傷及要害,可是卻痛得要命。

這般痛楚就算身體分泌再多安多酚也無法壓下。

這一點便是現實與動作電影的分別,電影中受槍傷的一眾主角只要不是被射中要害就可以繼續行動。現實中,金屬彈頭並非跟一般人想像中高速貫穿身體,而是以強大螺旋力絞碎傷口周圍組織,讓你痛不欲生,失去鬥志,寧願倒在地上裝死。(像那些在電影中被主角一槍轟倒的嘍囉一樣)

忍著無法想像的痛楚,我把身體向走廊深處擺動,避過奇哥的槍口,暫時喘口氣。

不到十秒的連串動作都是憑著身體反射進行,我應該早點察覺這一個陷阱。

奇哥第一次進來就已經發現阿賢不在,靠近休息室以後確定阿賢已經被擒,所以我在休息室中第一次聽到腳步聲後過了一會才再有新一輪腳步響起。奇哥去了外面拿了一具屍體當作盾牌,就是那個被啃剩半張臉的MK頭領人物。

開門突襲,奇哥本打算一槍斃掉面向木門的人,也就是我,卻被我運氣好堪堪避過。

接下來便是誘敵之計,奇哥一口氣衝到金屬大門處,拉開金屬大門假裝逃走,讓我正面衝向他的槍口上,雖然沒有打中要害,可是卻令我受傷。

仗著大火力武器,我硬是回敬了他一下,倒是不知道他死了沒有,畢竟霰彈槍覆蓋面較大,說不定有一兩塊碎片擊中要害,讓他失去行動能力。

每一次呼吸,血液都會經過傷口,然後溢出少許,身體又以痛楚不斷警示我傷口的存在。

人我殺不少,卷入如此嚴重的槍戰還是第一次;我不是虛構作品中那些敢隻身單挑三十二個大漢的超人殺手,其實就連槍械我也很少接觸,我只知道基本原理和使用方式。

重點是,我每次殺死的大多都是毫無還手之力和被逼進死胡同的人類,別說受到生命威脅,就連受傷也幾乎沒有。

這次的傷如此嚴重,讓我有些慌亂。

奇哥沒死,而且好像還知道我的想法,打算以快打亂。

金屬大門再次打開,該不該衝出去?要是奇哥重施故技,說不定這次就要喪命……不過,要是我閃身出去,正好捕捉到奇哥的後方射擊,我就——

猶豫之間,金屬門再次合上;背倚牆上,一件長方形的電子儀器滑到視野之內。

有點眼熟……這……不就是我的電話嗎?

奇哥怎會有我的電話,難道——

一陣刺耳聲響應驗我的想法,奇哥從控制室那邊撿回我的電話,一直帶在身邊。想不到出現三次的技倆竟然還會奏效——這個音量的聲響會把所有怪物都引來——是進是退?

退守那個相對狹小的休息室的話,雖然只有一個走廊,易守難攻,可是我們不知道異形數量到底有多少,而沒有足夠火力和彈藥交織出強大火力網防守,躲進去是死路一條。

所以,剩下一個選擇。

「所有人快啲,跟我一齊衝出去!」我喊了一句便不顧一切忍痛爬起來,往金屬大門衝去。

正當我跑到門前那刻,我忽然想到甚麼。

奇哥……肯定在門外瞄準,要是不把他解決的話,我們出不了這個門口!

恍神之間,阿俊、郭佬與Zoey三人已經丟下阿賢來到我身後。他們見我在門前不動,相信也猜到有甚麼問題,所以跟我一樣停下腳步。

得要快點想個解決方法!

有了!

我將霰彈槍遞給Zoey:「Zoey,奇哥就喺出面瞄準,只要我哋一開門出去,佢就會猶豫不決開槍。呢個角度我哋冇可能避開。不過,佢唔知你有隱形能力,我哋就喺靠你去突破。聽住,你拎住支槍,隱形行出去數六十步左右,應該都有一段距離,你多數會喺奇哥背後出現。」

「到時候,我會配合你同一時間開門,引開奇哥嘅注意,你就一槍打死佢!」

「咁、咁我哋點逃走?」

「而家已經理唔到咁多,我哋再唔反擊,就會被奇哥殺死!」

Zoey接過霰彈槍,把先前的手槍交給我,深吸一口氣、猛點一下頭:「嗯。」

任奇哥臨場反應如何快也好,也猜不到我們這一著!

阿俊從地上撿起我的電話,把鈴聲關掉。

「Zoey,你踎低行出去,費事奇哥亂槍流彈打中你,出到去之後你可以企返起身,不過腳步要放輕,我驚奇哥會聽到——記住,數到十聲我就會閂門,六十聲之後你就現身,我會開門掩護你。」

Zoey聞言拿好槍枝,矮身面對門口,三秒過後,身形消失。

「準備好未?一、二……」我開始倒數同時也將金屬大門打開,身體就在門後。門外沒有任何攻擊,難道奇哥不在?一直默念到十之後便鬆手,讓大門緩緩關上,相信Zoey亦順利潛行出去。

倒數開始。

十三、十四、十五……

阿俊:「點解你咁肯定奇哥係出面埋伏緊?我哋唔係應該盡早離開呢間房咩?」

「我呢個槍傷就係最好證明,出面除咗匿喺鋪頭入面啲人之外,應該全部死哂。」艱難脫下汗衣,向郭佬向意要用軍刀,「奇哥嘅目的係要殺目標人物,但咁唔代表佢會放過我哋。阿賢講嘅嘢只不過係因為佢喺我哋手上,我講得啱唔啱啊,阿賢?」

三十、三十一……

看向在地上匍匐前進的阿賢,我用刀將衣服撕成布條包紮傷口,這下槍傷雖然沒有打中要害,但右臂暫時動不了。

「唔好講咁多,快啲放咗我先!」阿賢側身躺在地上求救道。

「阿俊,幫我綁一綁呢度。」

阿賢見我們無視他,便叫道:「你哋話過唔會殺我!而家咁樣丟低我喺度同殺我有咩分別?」

四十。

包紮好傷口,我赤裸著上半身,交還軍刀給郭佬,雙手握著手槍蓄勢待發。

五十五。

「我……求吓你哋啊咁多位,我唔想死喺呢度!」阿賢帶著哭腔求救。

五十九。

將手放到門柄上,蓄勢待發。

「郭Sir,手機。」

郭佬把我的手機還給我,我飛快解鎖打開音樂,丟在阿賢身旁。

應該能夠給我們爭取點時間。

「你哋呢班仆街!你哋不得好死!我屌你老母啊——」阿賢用盡所有氣力吼出這一句。

六十。

猛然拉開大門,一口氣矮身衝出;預先在腦海中模擬外面環境,然後迅速對比,把奇哥的身影找出來!

看不到人!難道奇哥沒有在外面埋伏?不可能!抑或是他早在我第一次開門時已經逃走了?

背後阿俊郭佬跟上,我伸手一指,然後直接動身,移動到A出口那邊。

腳邊一直沒有存在感的小狻猊忽然往遠處吠了幾聲,警示我們遠方有危險!

是異形?是奇哥?該死……不論是哪一方,在這裡沒有任何掩體,又看不到敵人位置,根本不可能組織反擊!

一咬牙,眼見距離A出口的牆壁只有幾步之遙。

「快啲!」

行進之間,一記槍響貫穿我的耳朵,背後一股勁風襲來!回身一看,郭佬後腦附近綻放了一朵血花,眼神散渙,往前倒下……

幹!是來自奇哥的攻擊!

我連忙大喊:「Zoey!」

幾乎是在語音落下同時,霰彈槍發威。遠方黑暗中噴出一條火舌,一閃即逝;子彈碎片如暴雨打擊在石壁上,一把男聲慘叫!

擊中了奇哥!

電光火石之間,我、狻猊與阿俊終於到時A出口牆壁轉角,郭佬成了一具男屍擱在後方。

背靠牆壁,見阿俊盯著郭佬失神,我輕推他一把:「唔好分心!專注面對敵人,否則你會同佢一樣下場。」

奇哥果然在外面埋伏,但現在應該被Zoey解決了……

「Zoey!而家情況點,解決咗奇哥未?」

遠方傳來Zoey的話:「我、我應該……打死咗佢……」

打死了他?不可能;奇哥的慘叫證明在中槍之後仍有知覺,他應該只是受傷,但不知道傷勢如何。

不管如何,他肯定還在暗處伺機而動。

要乘勝追擊,早點解決他。

半邊身子探出石壁邊緣,開始回憶郭佬死時那槍響的聲源,提槍指向奇哥當時開槍的大約位置。

奇哥射殺郭佬與被Zoey散彈打中前後不過一兩秒,他暫時陷入無法移動的狀態,所以大致方向沒錯。可是,整個旺角站大堂都是漆黑一片,只有控制室射出些許燈光,肉眼難以準確捕捉各種事物,更遑論獵殺奇哥。

「Zoey,你合返埋眼匿埋先!等我嘅訊號!」

「好!」

接著,休息室裡面的音樂熄滅,看來阿賢很拚命,雙手被綁住也能把手機音樂關上。

最後,大堂再次陷入寂滅。

要怎樣才能找到奇哥……憑腳步聲其實可以聽出大約方向,可是他中槍後再沒有聽到任何其他動靜,也就是說,他沒有離開中槍位置。

正當我苦無對策時,忽然有一股光源從下方月台亮起,從我的位置看,就像有人提起手電筒探路一樣,而且步速相當平穩,跟大廈巡邏警衛差不多。

對了!手電筒!差點忘了自己身上有一支手電筒!連忙把手電筒拿出,左手握槍,右手提電筒;光線激射而出,快速掃瞄視野中所有角落。

從這裡看出去視角太窄,就算有手電筒也沒用。

要衝出去嗎?魯莽行事的話,會有預測不到的後果——槍傷仍在痛,下一次說不定就命中頭部,跟郭佬一樣下場……

我知道自己是害怕了,而這一點對於戰鬥是相當不利。

無論是哪種戰鬥,上至巷戰、下至「爛仔交」都好,勇氣和狠勁都是勝利的關鍵。如果「戰鬥」是一台機器,身體條件、裝備和技巧等等都只不過是部件,勇氣才是動力源——沒有動力源,機器便不能發動。

這種狀態我是不能衝鋒的了。

「阿N……你睇吓,月台嗰度有光啊?」阿俊平伏下來,在我身後提醒一句。

對,把奇哥先擱在一邊,那光源到底是甚麼?光源上升步速酷似巡邏警衛,但下方不是已經沒有活人了嗎?

難道……

答案很快揭曉,接近大堂這層,光源終於露出真面目。

那是一顆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