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1942 年,史太林格勒戰(Battle of Stalingard)。德軍第32軍團進攻史大林格勒,蘇聯死守失敗。 1943年,隨着冬天冬德軍實力下降,加上T34-85 和 IS-3 的研發後,再出猛烈進攻。在蘇聯第7坦克護衛隊帶領下,沿着3條主要大街進攻,成攻取回城巿,蘇聯的進攻德國史由這裡開始。



1942 年,史太林格勒戰(Battle of Stalingard)。德軍第32軍團進攻史大林格勒,蘇聯死守失敗。 1943年,隨着冬天冬德軍實力下降,加上T34-85 和 IS-3 的研發後,再出猛烈進攻。在蘇聯第7坦克護衛隊帶領下,沿着3條主要大街進攻,成攻取回城巿,蘇聯的進攻德國史由這裡開始。
   在離远塞洛(Sealow), 出現了一個基地。在基地内有大量T34 停泊,待命出擊。我和我的車组人員坐着運輸前往,路程十分長。
   到了基地後,我們和指揮官開會,指揮官說:「各位車長,今次我們的行動十分危急,我們收到總部指令要在一個内取下塞洛,但路程還有200里,路途上相信有部人。」旁边的車長問:「不派偵察機?」指揮官失落地回答:「我們的偵察機已被他媽的德軍打下來。我們要代替偵察機前往敵人陣地,由我來打頭陣,我們在20分钟後出發!给我在這段時間準備坦克所需要的物品。」我的心涼了一大節。
   20分鐘後,可能就是我踏上死亡的道路,我不知道該如何好,只是坐在T-34的76mm 炮管上沉思。始時,車長和填装手正在抬一枚HE高爆弹入坦克,他們还在談要補给甚么。看見我愁眉苦臉,坐在我旁边,笑道問我:「怕死嗎?」我無奈回答:「是啊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頭説:「有誰不怕呢?」他接着指着附近另一部T-34的車组人員説:「你看看他們,他們都知自己都快要死了,但事實始中要面對,他們只终都會笑着上路。」看着我不理解的樣子,他説:「放鬆吧!」
   不知不觉間,就過了20分钟。指揮官大喊:「T-34第七護衛隊開始出發,261中隊隨行!」大家纷纷走隻車内,我吸了一大口氣,走進車内駕駛員助手的位置坐下。炮手報告:「所有炮弹預備,有46枚AP原爆彈,12枚HE 高爆弹弹。」其餘人纷纷滙報:「雷達準備好。」「潛望鏡檢查清楚。」「前槍準備好!」指揮官坐上T-44 帶領,其餘坦克跟隨其後,261中隊的人也坐在眾T-34上。
   列隊前進了兩小时後,開始接近偵察機被擊落的位置,車長用無缐電說:「開始進入戰區,大家小心!」坐在車上的士兵纷纷下車,開始步行。那時候正值冬天,樹林下雪的景象十分美。忽然看見有一些黑影,我正想通知車長時,他叫停所有坦克,似乎也看見了。
   此時,四周十分靜,只留下發動机的聲音。忽然,一輛T-34被擊中了,炮塔比炸起,大家都被嚇了一跳,車長拿起無缐電問:「在哪?」一位士兵指着前方道:「兩点方向!」前方接着出現閃光,接着我們被擊中,幸好是跳弹!車長拿起望遠鏡喊道:「該死!兩台8磅和165mm 大炮!」接着他命令:「入弹,自由發炮!」炮手填裝預備好了,車長左炮塔露出上半身,握實無缐電大喊:「開火!」炮手瞄準好了,在瞄準器中的指尖對着165mm 大炮,踏了一下腳踏開火。後挫力十分大,接着炮管出了一絲白煙,可惜打歪了!「打準一點吧!」車長把頭缩回車内对炮手說:「你就不能他媽的打準一點嗎?」对方又發炮,打中了指揮官的 T-44,坦克引擎受損起火,在無缐電傳來慘叫聲。士兵們拿着Mosin 趴在地上搏火,接着有几位士兵拿起PPSH-41 打算從後突擊,可惜被德軍發現,迅速拿起MG42 射向人群,這樣就失去十多名戰士。小隊其他坦克發炮還擊,擊中了兩台8磅炮。不久,小隊剩下三輛T-34。「這樣下去行啊,」車長把身子缩回車内「裝上安速穩定氣,以30km/h 前進,和他們決一死戰吧。」全速前隻的時侯,炮手大喊:「填裝好了!」車長又露出半个頭大喊:「開火!」炮手踏了一下腳踏開火,這一次擊中了,但可惜是跳弹!根本打不入對方的裝甲!此时敵人再發炮,打中了駕駛員的位置,強力威力爆出的碎片擊中了駕駛員,碎片插進他的胸口和腹部,殷红的血漸漸流出,他軟弱無力地蓋着傷口,没有大叫,没有痛哭,只是靜靜地禁上眼睛。車長大喊:「車速開始慢下來,快找人接替!」我立刻挪开駕駛員,代替他的位置,雖然没有操作过,但看似十分易。車長立刻命令卸下原爆弹道:「装上高爆彈!」填装手卸下炮管中的炮弹,將它放在腳下,從背後抽出一枚高爆弹,放進炮管内。車長命令:「趕快開火!我要把在史太林格勒戦拿到的榮耀徽章给家人看。」(註:史太林格勒戰後,不論士兵生存下來還是陣亡都被頒授)「趕快炮吧!」車長有点不耐煩。可惜,天意弄人,炮手大喊:「他媽的炮弹卡住了!」
   正當我們準備受死時,165mm 大炮被打得一個稀巴爛,旁邊的巠氣弹也被引爆,一个巨大的火球衝上天空,碎片片地跌落。車長好奇地問:「誰幹掉的?」「不是我們,」其中一位車長道「也不是我喔~」忽然傳出一把親切的美國口音傳無線電傳出:「嘻嘻,你們没有事吧?」。我們眼看在大炮後,有一輛坦從煙霧出現,是美軍的M4A3E8雪曼! 對方的車長也從炮塔出來,我們也停下坦克下車。對方車長道:「我們趕得來了。對不起我們在路途遇到埋伏,是白虎戰車,我們整隊5輛戰車只剩下我的雪曼,我們十分艱辛才逃到這裏。」車長心急地問:「它在哪?」對方指着前方。車長呆呆地看着前方說:「真是他媽的倒霉,算了!」對方的炮手在繼續前也為我們解決卡弹問題,他拿了小電筒照一照炮管内部。他説:「讓我看看……」他從炮管中取出一枚戒指,「是這枚戒指卡住了炮,是你入弹掉進去吧?」
   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車長大喊:「我們出發了!」我們也找了261中隊的其中一位士兵當駕駛員。
   我們四輛坦克慢慢前進,过了一座橋后,大家都十分緊張。車長問其他車長,:「没理由橋没有人守住吧?」說完這句話,忽然聽見一下强大的爆炸聲,車長被嚇了一跳向後一看,一輛T-34 的弹甲箱比打中了!如於衝擊力太大,令炮弹在車内爆炸,炮塔被炸起来。那輛坦克停了下來,炮塔掉落在旁,車身陷入火海,相信車員無一生還。車長道:「敵人在右面突擊!所有隊員向右轉,缓缓向後。」車子向後行駛時,快要撞倒樹了,車長命令:「停下来!不要撞倒樹木,否则我們的位置會被暴露!」大家都乖乖停下来。車長又下指令:「大家以36km/h 的速度前進,入弹!」「遵命!」「Alternative!」正當我們正在前進,敵人再發炮,幸好打不中我們!T-34的車長報告:「看見了閃光!在前面的草叢,大约1000碼!」 「看見了!」,車長回道。炮手大喊:「入好弹了!距离目標還有860碼…………800碼…………700碼!」此时,敵人從遠方的草叢現身!車長十分驚訝喊道:「該死!是死亡標記白虎戦車!」我們此時開始散開,敵人再發炮,擊中另一輛T-34 的引擎,引擎失火了!車輛停了下來。「400碼!」炮手報告。車長提醒道:「雪曼,小心點!」對方也笑着説:「當然啦!」「好了!260碼!進入射擊範圍!」炮手再次報告,車長大聲喊道:「開火!」炮管指着虎式前方發炮,但不幸是跳弹!車長命令,「射向虎式側面!」虎式再發炮,打中了雪曼,雪曼車身的沙包和樹枝被炸起來。接着,無缐電傳來慘叫聲,「剛才我們車上的沙包抵擋住了一炮,不过車長死了,我們不再抵擋下一炮!」


   我們和虎式的距離十分近,只有 46 碼,車長命令繞虎式的側面攻擊。我們分開了,大家的炮管指着虎式,虎式發炮時,我們也同時發炮! 雪曼被擊中了,相信無一生還。但我們射出的兩發炮又是跳弹,炮弹弹上天空去。車長大力拍打車廂:「該死的,為何敵人装甲這麽厚?他媽的去死吧!發炮!」「弹藥填裝中!」炮手回復。此時,敵人又發一炮,打中了履帶!履帶斷成兩段,車子無法再前隻!虎式接着向天發了三枚煙霧弹,煙從地上慢慢噴出。不久,我們置身於煙霧中。
   我們無話可説,車廂十分寧靜,我問:「我們該如何?」雷達員説 ,「等待死吧。」
   車長拿起了無線電道:「呼叫總部!」「請回復!」一把聲音從無線電傳出。
   「白式戰車出現了……」車長無力地回答。「祝你好运!」
   此时,在煙霧間,虎式戰車在煙霧間出現,炮管指着我們,我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