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滾》 夜半,上半身的中段部位傳來一陣納悶感。 他為此驚醒,忘了上一秒的睡眠是如死屍般深沉還是沉浸於美夢中。 剎那間,腦海中浮現出一種在工廠裡某種攪拌機器的齒輪,巨大的灰銀色器材運作起來發出刺耳的轟轟聲。 每次想起這樣的畫面,他都會憶起小時候看過的一部恐怖片,片中結尾就是出現了這麼一部機器。



《滾》
 
 
夜半,上半身的中段部位傳來一陣納悶感。
他為此驚醒,忘了上一秒的睡眠是如死屍般深沉還是沉浸於美夢中。
 
剎那間,腦海中浮現出一種在工廠裡某種攪拌機器的齒輪,巨大的灰銀色器材運作起來發出刺耳的轟轟聲。
每次想起這樣的畫面,他都會憶起小時候看過的一部恐怖片,片中結尾就是出現了這麼一部機器。
 
這種會將東西絞拌碎裂的機器不曾在他的現實世界中出現過,但這時候,他的腸胃卻是有著相類似的絞痛。


 
他拉起被單,緊緊地將一陣發冷又一陣發熱的自己包裹起來。
「如果這刻有誰能給我多蓋一張被單或是給我餵一顆藥丸便好了。」他重覆給自己說著同樣的話以求掩飾身體上的不適。
 
滿以為這種自說自話會將痛苦分散,然而實事上,體內的不安漸漸加劇。
 
撐不住了。
他想要用手撐起身體,下床去找一顆止痛藥丸或是甚麼,可是腰間好比骨頭斷裂的痛楚不容許他這麼做。
他只好動作惹笑奇怪地以「滾」的姿態翻下床。
 


明明沒有人在旁看到他的滑稽行為,但他還是無奈地嘆了一聲。
 
原來過往自以為瀟灑的一聲「滾」,代價是這麼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