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所 Band 3 的中學裡任教,今年是一班中六的班主任,兼教中文。
 
不說你也許不知道,一所Band 3學校的畢業班的平均年齡是20歲。
 
也就是說,我班裡的學生都差不多留級一年或以上。
 
當然從大陸來港讀書的學生也為數不少,像是我的6C班40人中就有超過一半學生是不懂得粵語。
 
大概因為年齡相約,我也是一個廿來歲的少女,對,不是中女,所以我與班上的學生都容易有相近的話題,相處亦自然比較融洽。
 


「張老師早晨。」班上的同學向我敬禮,然後又吵成一片。
 
「好,學校要我地參加個徵文比賽,所以今堂要作文,你地當平時咁寫得架啦,題目係「和諧的鄰里關係」。」我道。
 
「各各。」門外傳來數下的叩門聲。
 
「唔 …… 好 …… 意 …… 思 …… 我 …… 遲 …… 左。」剛才的男孩氣喘喘道。
 
看來那數百梯級把他考倒了,他真如外表般弱不禁風。
 


「係你!!」他大驚道。
 
「你 …… 你係咪入錯班房?」我問。
 
班上的同學都大笑起來。
 
 
「6C丫嘛,又搞錯左咩?」他傻呼呼的道。
 
「岩喎咁。」我也被他弄得一頭無緒。


 
「我琴日先黎面試架,可能 …… 可能未有通知姐。」他仍然氣喘喘的道。
 
真是的,一所Band 3學校就是如此充滿驚喜,收生人數不足,所以只要有志投考,也是一概錄取,秉承了「有教無類」的精神。
 
這種突然收生我也是見怪不怪了。
 
「你坐低先啦。」我對他說,一邊看看班上的位置。
 
中六最後一年,我就讓他們自由選擇座位,班上懸空的一張就只有面對教師桌的一張。
 
他也沒反對,徐徐坐下。
 
我在他面前文下一張作文犒子,說道:
 


「第一次作文丫!比個好 d 既印象我。」
 
說罷笑笑的向他眨一眨眼。
 
 
 
對於一個中文教師而言,作文課是輕鬆的,只要把稿子發下,餘下的甚麼也不需要管。
 
我敲敲那男孩的桌子。
 
「喂!起身啦!」
 
「下?咩阿?」他睡意惺忪的答。
 
「第一日返學就係度訓!」我假裝生氣,鼓起臉道。


 
「最衰都係你唔比我搭lift,搞到我行左咁多層,比我抖下都好應該姐,係咪先,靚女Miss。」他笑道。
 
「叫你作文丫,聽話啦,快d作。」我也懶理他,不過被人叫靚女Miss還真是會高興,女人都愛被人讚漂亮。
 
「寫完啦。」他打個呵欠。
 
「係?咁犀利?」我略帶質疑的眼光。
 
「我仲有好多野仲犀利。」他笑淫淫的道。
 
「痴線既你都。」我笑道,一手搶去他桌上的作文。
 
「喂!比返我丫!」他急了。
 


「做咩姐,遲早都要比我改架啦。」我讀著讀著,心裡一個念頭不停打轉,
 
「這到底是甚麼文章?」
 
 
「說起我就扯火,我的家姐一路在太古廣場當售貨員 …… 」
 
幸好我年紀尚輕,也知道甚麼是「家姐潮文」,換轉別個不多上網的老師,隨時還以為這是他姐姐的親身經歷。
 
「你做咩寫篇潮文比我。」我問他。
 
「我未寫完呀,比返我。」他有點不知所措,伸手想把文章搶去。
 
「哦 …… 唔怪得唔比得我睇啦。」
 


「唔係架!」
 
「篇文要交上去徵文比賽架,同我認真寫過啦,乖啦。」
 
「我好認真啦。」
 
「認真到寫篇潮文比我?」我笑笑道。
 
「唔係架,我有改過架!」
 
「睇過 …… 『年尾比人解僱了,但與鄰居結婚了』,加多一句貼返題就叫有改過?」
 
我笑道,這男孩還真是可愛得很。「唔得丫,快d寫過,我要知你真係寫成點。」
 
他不答我,只是狡猾地笑著。
 
「做咩丫你?」我問。
 
「嘻嘻,乜靚女Miss你都係絲打黎架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