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爽約,放學後準時到我的辦公室。
 
與我的約會,他都很重視。
 
他每天上學也習慣遲到,為人沒有責任心,
 
但約了我,總不會遲。
 
這天陳Sir與兩女到校外開會,不會再回學校。
 


房間中就只有林Sir、我和子瑜三人而已。
 
「喂,我黎啦,有冇掛住我?」他見沒外人即口出狂言。
 
我微微移開身子,他看到坐在我身後的林Sir頓時顯得沒趣。
 
林Sir打量著他。
 
「o靚仔,你過黎。」林Sir對他說。
 


他雙手放入口袋,好像不太願意。
 
「聽話啦。」我說。
 
他滿懷不忿的看著我。
 
「哼!係Miss Cheung叫我我先過黎咋。」
 
他試圖挽回面子,一邊緩緩向林Sir步去。
 


林Sir 伸手搭著他的胳膊。
 
「o靚仔,我認得你,你好似對Miss Cheung無乜尊重喎,下?」
 
我看到子瑜的臉容變得難看,好像林Sir的手開始發力,
 
用力把他的手臂捏痛。
 
「中六啦,咁大個人唔識咩叫尊師重道?下?
 
野可以亂食,說話可以亂講,你當Miss係咩丫?」
 
子瑜身形瘦削,再被林Sir用力捏著,真會像玻璃般碎掉。
 
「好啦好啦,同林Sir Say 個Sorry啦。」


 
我嘗試讓他們二人好下台。
 
林Sir聽後顯出悅色,對我的話很是滿意,雙眼像是等待著他的道歉。
 
只見子瑜一言不發,臉有難色,突然吐出一句:
 
「道你老母咩!」
 
 
 
一向滿嘴笑臉的子瑜,突然發惡,嚇得我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你講咩啊?!」林Sir怒道。
 


子瑜自知理虧,也就不作聲。
 
「我問你,你頭先講咩啊?!」林Sir窮追猛打。
 
「無野。」子瑜別過頭看著我,也不理睬林Sir。
 
「你望去邊,望返過黎!我同你講緊野!」林Sir怒喝。
 
「乜野呀,望邊又關你事既?」子瑜不忿道。
 
「我係你阿Sir,我而家叫你望住我,聽唔聽到!」林Sir的聲浪開始增大。
 
「算啦算啦,子瑜聽我話啦,當比面Miss,你快d道個歉啦。」
 
我多嘴勸架,不然雙方真會動起干戈來。


 
子瑜佯作沒聽到,把頭轉回,正眼看著充滿怒氣的林Sir,
 
子瑜亦不勢弱,用力睜圓眼睛看著林Sir。
 
林Sir見他眼光凌厲,即挺起胸膛,裝作威武,說道:
 
「聽唔聽到Miss同你講咩呀!」林Sir大聲嘶吼。
 
「講野細聲d啦你。」子瑜一臉不快地說。
 
「你有野唔滿意?!」林Sir被他的話惹得更怒,挺著胸口向他進逼。
 
「你咁似咩樣姐,黑社會講數咁,大聲就有道理?」
 


子瑜的話說到林Sir心裡,林Sir被逼得窘了,還哪會饒過他。
 
「你夠膽講多次?!」隨即一手把子瑜按倒在教員室的書櫃上。
 
「教畜!敢郁手?!」子瑜大叫。
 
「你叫邊個?!」林Sir瀕臨失控邊緣。
 
「你呀,教畜!」子瑜被他按住,臉色痛苦。
 
「你試下再講多次?!」
 
「教畜!教畜!教畜!」子瑜鬥氣。
 
當我正以為他們要大打出手時,誰知林Sir竟突然鬆手,
 
把子瑜放開,臉色也變得平和。
 
「做咩呀?淆底呀?唔敢郁我?」子瑜見敵人卻步,即不放過機會,乘勝追擊。
 
說到尾他還是年少,得勢不饒人,氣焰太盛,終究會吃惡果。
 
林Sir也沒理他,裝作沒有聽到,一時沉默不語,誰知突然伸手按著書櫃,
 
明顯在故裝冷靜,按住自己的情緒的說道:
 
「Carman,你出一出去先。」
 
我愕然無措,也不知怎麼是好,
 
若我離開了教員室,不知道林Sir會對子瑜做些甚麼,林Sir理性既失,
 
如果對子瑜動粗,非單子瑜受苦,連林Sir隨時也會丟掉自己的工作。
 
但若我不聽他的吩咐,即會開罪了他,影響我兩的感情。
 
正當我還在躊躇之際,林Sir突然怒喝一聲:
 
「叫你出去啊!!」
 
林Sir大聲吆喝,嚇得我眼淚直湧。
 
認識了林Sir這麼多年,他也未嘗試過對我如此無禮,
 
看見他如此失去理性的樣子,不知怎的我覺得很可怕。
 
「好,我出去,我出去,我出去,你以後都唔好搵我!」
 
我含著眼淚,往門外直奔,頭也不回。
 
走在走廊上,我腦海想的只有子瑜。
 
林Sir也實在太過份,竟然如此對我喝罵,
 
也沒當我是她的女友,以後若他不把這臭脾氣改掉,
 
我斷不再和他在一起,不然我下半生就難過了。
 
不,還是別理會林Sir,子瑜的安危要緊。
 
教員室只有他們二人,若當中發生甚麼變故,
 
各執一辭,有理也是說不清。
 
子瑜身體瘦弱,長得像個女孩般軟弱,
 
若被林Sir失控毆打的話怎麼辦才好?
 
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很痛很痛。
 
正當我想回過頭去,看看教員室裡在搞麼名堂時,
 
林Sir突然打開門,緩緩走出。
 
 
 
看到林Sir的樣子,我不其然就想起他剛才對我的喝罵,
 
心裡實是不快,也就別過頭去,一眼也不看看他。
 
林Sir仍舊怒氣沖沖,也沒向我道歉,只是大聲的往教員室裡喝道:
 
「我而家上去校務處搞d野,我返黎之前,你好同我消失,
 
咪比我再見到你,唔係既話,你自己睇撚住呀,仆街!」
 
說罷即走上樓梯,再不見蹤影。
 
我連忙走進教員室看看子瑜的狀況,若因我衝動離開,令他受傷,
 
我心裡會很不好受。
 
「你點丫?」我上前關心。
 
「你仲會理我架咩?」
 
「我無諗過會咁 …… 我代佢講聲對唔住啦 …… 」
 
「唔緊要,唔關你事,男人之間既野,女人唔係度仲好。」
 
「林Sir對你做左d咩姐?話比Miss知啦 …… 」
 
「講比你知又點?」
 
「我幫你話下佢啦,等佢唔敢再亂黎。」
 
他冷笑一聲,說道:
 
「哦,唔洗,林Sir都係關心下我姐。」
 
「關心你?」
 
「係呀,好似慈母咁關心下我,鍚下我,我不知幾感動先係。」
 
「咁你地無事就好啦 …… 」我鬆了一口氣,幸好林Sir不是暴徒。
 
「係呀,有心啦。」
 
「咁你快d返屋企啦,唔係佢一陣返到黎又唔知點啦。」
 
林Sir走前的恐嚇,還真把我嚇倒,還是先叫子瑜回家,
 
各自退一步,海闊天空,和氣就好了。
 
「你屌鳩我嘛,好,我就屌返你條女。」子瑜低聲呢喃。
 
「嗯?」我聽不清楚他的話,示意他重複。
 
「無野,Miss你送我走丫。」
 
也對,子瑜剛才受驚,送他到校門也無大礙,只要他歡喜就好。
 
「好啦。」我說。
 
說罷我領著他離開教員室,一起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誰知我們走至洗手間之時,他突然一把把我推了進去。
 
我大驚道:「做咩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