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黎丫!」子瑜叫道,他真當了是在自己家裡一般,
 
毫不客氣,但不知怎的,這叫我暗暗偷笑。
 
媽媽打開門進來,見我二人衣衫整齊,即鬆了一口氣。
 
「點丫你地兩師徒,搞成點?」
 
聽媽媽這樣一說,我才記起剛才子瑜對她說到來是要補習。
 


媽媽斜眼看看桌上,甚麼課本也沒有,登時神色怪異,
 
不笑也不怒,似是若有所思,見她將要回過神,我即避開她的目光,
 
免得四眼相望,更是尷尬。
 
雖說媽媽開明,我不怕她知道甚麼,但最怕她甚麼也不知,
 
在腦內胡思亂想,不知有甚麼壞念頭,想到這裡我不禁臉上又是一熱。
 


「好好丫,Miss Cheung好比心機教我丫,不過我資質差,學極都學唔識。」
 
子瑜說,該死的,看來他還未知覺媽媽已見桌上無物,起了疑心。
 
媽媽也不識破,只是笑笑,說道:
 
「唔介意咪留係度食餐飯囉,你地可以慢慢切磋 …… 」
 
她不說補習,不說溫習,偏要說切磋,言語間好像有點古怪。
 


「好丫,咁就恭敬不如從命啦!」子瑜笑道。
 
「哈哈,細路仔真係可愛,」媽媽伸手在子瑜的頭髮上摸摸,
 
子瑜被她摸得舒服,笑得更開懷。
 
「咁我去煮飯啦,你地繼續啦,當我唔係度得架啦。」
 
說罷媽媽替我關上房門,自顧自的忙去了。
 
房間又只餘我和子瑜二人,他仍是嬉皮笑臉,好像認為媽媽對他很熱情,
 
我見他如此單純,心裡就更急,只是冷冷的斜睨著他。
 
「望咩丫?」他笑問。


 
「你仲扮傻!」
 
「咩丫?」
 
「佢知啦 ……. !」
 
「知咩?!」他仍是一臉傻氣。
 
「知我地 …… 咩囉 …… 」我也不知怎麼解釋。
 
「我夠知啦!」他若無其事的道。
 
「你知?」
 


「知!」
 
他真的懂我意思嗎?
 
「你知咩丫?」
 
「佢知我同你咩囉。」你笑道。
 
聽他一說,我登時比他氣死,原來他有心戲弄我。
 
「唔係同你講笑架!」我一臉認真地說。
 
「哈哈,好啦,唔同你玩啦。」他收起笑臉,「我真係知架。」
 
「咁你又 …… 」


 
「知又點唔知又點丫,你睇Auntie表面上無乜野咪算囉,順其自然啦。」
 
他說的也不無道理,事已至此,媽媽既已猜到,補救也是無用。
 
「唔好講呢d住啦。」他說。
 
「咩丫?」
 
「我要既驚喜呢?!」他伸出手掌。
 
「我 …… 」我這下可被他考倒。
 
他傻笑一下。
 


「我梗係知你無啦!」他笑道。
 
「你又 …… 」
 
「不過見你肯花心思打扮下我已經好開心啦,你明明咁後生,
 
成日返工著到懶係成熟咁,密密實實,都唔襯你,你明明內心 …… 咁Hot …… 」
 
「Hot你個頭!」我氣得一下拍在他的頭上。
 
「講笑姐,不過女仔係要識少少化妝架,」他說著一手撥開我額角上的頭髮,
 
「你睇你丫,就黎變中女架啦,你睇,」他手指一點,「就黎有皺紋架啦。」
 
我聽後臉色一變,心裡焦急,怎麼?我真的這樣老了?豈知他又是一笑,
 
「就黎 …… 唔係洗驚住,係就黎 …… 有我陪住你,你邊有咁快老。」
 
「有冇你我都會老 …… 」說到一半我又止住了,心想這話有點奇怪。
 
他仍是一手撥起我的頭髮,頭卻輕輕靠來,在我嘴上一吻,
 
「我咪係你支抗皺霜囉,有我係度你以後都唔會老。」他溫柔地說。
 
我聽後心裡一蕩,想要抱緊地長吻,誰知他突然又換上笑臉,
 
「唔好講呢d住,」說著一手推開我。
 
「咩丫!」我又被他氣到。
 
「我知你無驚喜架啦,」他一邊在袋子上搜尋著,「所以呢,」
 
只聽得袋子裡鈴鈴作響,「我早有預備。」說後即從袋中拉出了一條皮帶。
 
「咩黎架?」這顯是一條皮帶,但下意識還是問了。
 
他不理我,只是把皮帶放在床上,接著由在袋裡掏出種種道具來,甚麼手扣,
 
繩索,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有何用,只好怔怔的看著他。
 
「係咁多啦!」說著只見他的袋中已空無一物,原來他袋子滿滿都是這些道具。
 
「有咩用架?」我問。
 
「哈哈,一陣你咪知囉,」他笑道,「黎,蒙住隻眼先。」他隨手拎起一條黑布。
 
「唔要丫 …… 」正當我反抗之際,已聞到門外陣陣飯香,「出去食飯啦!」
 
「好!食完飯你就知死。」說著我們一起往門外走去。
 
甫開了門,只見媽媽剛好在門外,提著飯菜,正要往飯桌走去,
 
「你地真係岩時候。」媽媽笑道,但見眼角斜眼看到房中床上滿滿的工具,
 
臉上神色立變,也不知是甚麼表情。
 
「好野,有飯食!」子瑜樂道,說著也不等甚麼,立時找到位子坐下。
 
我感覺到一場餐桌的大戰正要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