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什麼是你追求的東西,作為這整電影的開首,帶我們思考什麼是自我價值,我們的價值實踐是自圓其說或是真有其事,當中展現的價值最終是為了滿足他人或是自己?



因著某君的一席話觀賞了Birdman,卻有意外的收獲。除了電影中呈現的黑暗感對極了不才的胃口外,戲中角色不同的表達方式,傳遞的訊息-自我價值的探求也是令人印象深刻。
 
什麼是你追求的東西,作為這整電影的開首,帶我們思考什麼是自我價值,我們的價值實踐是自圓其說或是真有其事,當中展現的價值最終是為了滿足他人或是自己?
 
戲中主角的表演固然給了我們一個答案,但戲中其他角色的演繹同樣富有感染力。以米克為例子,一個富有才華卻難以與人相處的人。他在現實世界中以輕挑、謊言去掩蓋自我,縱然被全世界所誤會也毫不在意,只有在舞台上才把自我展現才來,但卻無人理解。米克展現出一種極為矛盾的存在,渴望著別人理解的同時展現出虛假的自我讓人無法理解。戲中一眾角色展現了生命的黑暗,真實卻令人無力。
 
縱然我們可以任性地自我滿足,但是我們無法脫離外在世界對我們的要求、對我們的渴望。無法迎合世界的我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跟隨世界的眼光做事,掩蓋自我。要麼維持自我成為別人眼中的怪胎。或者有人認為可以作一個平衡或是妥協,在必要時才掩蓋自我,其他時間則做回自己。這種想法的人可能認為自己有能力「控制」或是「切換」不同的自我去面對世界,但事實上你往往身不由己,所謂的妥協只是一步一步把你的自我拋售,End up you fuck up everything。
 
精神病、幻象、毒品、自殺、濫交,或許成為了我們對這怪誕世界最後也是最卑微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