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的電影女生》 年終畢業功課,是一個關於訪問的作業。 我選擇了以「電影」作主題。 吃過了一個遲來的早餐之後,我帶著一本輕便的筆記簿來到城中一個對象主打「電影愛好者」的電影院找尋適合的訪問對象。 來到電影院,它給予我的感覺跟其他一般的電影院沒太大分別。依然是飄盪著一種香甜的爆谷味、空氣是被爆谷溫暖了一度左右、燈光也是被爆谷染黃了的。 一踏進電影院,便看到售票處前站著一位中等身形、束了一條位置偏低靠近後腦處的馬尾辮子、披著黑色皮衣外套的女人。 她背對著我,從衣著上看不出她的年紀或樣貌,但腳上一雙矮跟短靴看來是一類不似便宜的款式。 以上這些其實不重要,重點是我瞄到了她付款時握著的一張紅色電影院會員卡。



《我的電影女生》
 
 
年終畢業功課,是一個關於訪問的作業。
我選擇了以「電影」作主題。
 
吃過了一個遲來的早餐之後,我帶著一本輕便的筆記簿來到城中一個對象主打「電影愛好者」的電影院找尋適合的訪問對象。
 
來到電影院,它給予我的感覺跟其他一般的電影院沒太大分別。依然是飄盪著一種香甜的爆谷味、空氣是被爆谷溫暖了一度左右、燈光也是被爆谷染黃了的。
一踏進電影院,便看到售票處前站著一位中等身形、束了一條位置偏低靠近後腦處的馬尾辮子、披著黑色皮衣外套的女人。


她背對著我,從衣著上看不出她的年紀或樣貌,但腳上一雙矮跟短靴看來是一類不似便宜的款式。
以上這些其實不重要,重點是我瞄到了她付款時握著的一張紅色電影院會員卡。
 
在她賣完票以後,我立即趕上前,到售票處買了一張在她右邊鄰座的戲票,然後進入影院預備。
 
安坐在影院紫粉紅色的座位上,拿出筆記簿打算作一些簡單預備時,沒想到她也跟著來了。
穿著短靴的她,步伐輕輕靜靜得好像穿著輕便球鞋般柔軟無聲。
當她看見能容納數百人的影院裡只有她和我在,而且是選中鄰近座位的情況,內心應該是有過一陣子錯愕的吧,以致黑色眼鏡框下的眼睛瞇了一瞇。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這電影院的會員嗎?」我分明是知道的,但想想,還是只有用這句作開場白。


「我……是啊!」
她坐到我左邊的空位上,拉開皮衣拉鍊,露出裡面的一件粉紫色毛衣。
「不好意思,因為我要做一份關於電影院的訪問功課,想邀請一些跟電影院有關的人作訪問,不知道你能幫上忙嗎?」
「好啊!」她盯著灰黃色,像是一道舊了的白漆牆壁的布幕。
 
「謝謝你。」我打開筆記簿,作勢要做筆錄。而其實我不需要這些,靠著記億便可以。
「只給你五分鐘時間,我想連電影預告也看一看。」她說,態度冷冷的。
「可以、可以,那請問你是喜歡電影,還是因為其他如工作關係才會來這裡呢?」
她摘下眼鏡用手擦了擦,大概是要擦去一點小塵埃。
「我,喜歡電影世界。」


「電影世界?是故事內容?還是製作上的精密令你嚮往?」我在筆記簿上簡略地寫了幾個字。
她將眼鏡戴上:「電影世界,你不覺得這裡是跟外面不一樣的嗎?」
「哪裡的不一樣?」
她轉向我,蹺起腿。舒服的坐姿應該是留在家裡那張長沙發的,但她卻在這張僅能將一個人塞進去的座位裡這樣做。
「走進這個空間,又或許應該說是一個比一般房間大的房間裡,這幅隔音牆、這螢幕、這道出口門……這些東西將外面那個真實的世界嚴嚴實實地隔開來了。」
「就像飛機,機艙門關上以後,就像一部時空轉移機器會帶我到甚麼地方去。」
「類似。」
四周的音響開啟,她將手指放到唇上:「殊……開始了,看電影。」
「嗯。」
我坐正,將問題一個一個在心裡排列整理。
 
直至電影完結,出現片尾字幕時,我急不及待跟她說:「而機艙門再打開的時候,我已來到另一個地方了,那裡是截然不同的風景。」
 
沒想到,她如剛剛那電影中的妖獸一樣,突如其來伸出手,五指塗上線紅甲油的手指抓著我的左前臂。
「還未結束。」


「對…」
「殊……」她嘟著一張沒有化妝唇彩,略顯乾澀的嘴,模仿搞笑電影中的誇張表情。
 
捉著我的手,隨字幕的完結而放鬆,像片尾音樂漸細的聲量。
 
「那道門一打開,不就是回到那個現實世界嗎?即使買了下一場戲票,還是得離開這裡,等待清潔完畢才能回來。」
她拉起皮衣拉鍊,站起來,背對著我走向顯示著綠燈的出口。
 
我捧著沒有寫上太多字的筆記處身於現實世界裡。
怪不得我沒拿到她擁有的電影院會員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