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日光下自己一個人 他們兩個人。 黑幕下她一個人 我們兩個人。



是的,我知道的。
知道他有女朋友,而且還交往了大慨好幾年吧。
我們以追逐青春與夢為名 演著這描述三角戀的電影。

這一段關係的開始與酒有關。
他一直給我的感覺是熱血,這個不想浪費青春的男孩背後也有著很大的壓力。
那一天的晚上,便是夢境的開始,第三者的開始。

他的酒量並不好,但當時正因為剛發工資想好好慰勞自己。
「你想要去吃什麼嗎?不如日本菜吧。」


我們最後決定了日本餐廳,坐下來點了一支清酒,喝了差不多大半的時候
他才告訴我 「我酒量不好。」我讓他停止飲用酒精濃度高的日本清酒
我們步伐不穩地離開,他好像快要倒下來似的。
剛想走下樓梯時,他從後面抱住了我,然後他從耳邊吻到我的髮際。
其實當時我已經很喜歡他,所以還是有了私心,只說了一句不好。
他停下來猶豫了。
但他還是從我的髮際吻到頸接著便是我的臉頰和唇。
夠了。我把他稍為推開了一點。
「對不起。」 嗯。



第二天我沒有辦法裝著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即使我喝酒了,我也記得一清二楚。
「在嗎?」他主動找我了「可以出來聊一聊嗎?」嗯。
他說「我想我們沒有辦法繼續維持這段關係,你我都知道我們不會有將來,不要再見面了好嗎。」
其實我什麼都知道,但是我要就這樣失去一個了解我諒解我的朋友嗎?
我轉身便離開了。
之後幾天我都是在過一些放縱自己的生活,每一天之後我仍會在街上喝著啤酒不願意回家。

「夠了,你這樣要讓人怎樣放心?」
「你不能再喝酒了。」


「對不起。」
「停下來!」
「算了!我不管你了。」
我用盡全力一直往前奔跑,背後有人捉住了我的手。
我卻蹲下來捂著胃、喘著氣。
他把我扶了起來,擁抱了我。
這次我並沒有推開他,享受他的體溫。即使我知道,我們這樣是很對不起他的女朋友,但我真的不想放手。

我們享受著深宵。
沒有人好奇我們的真正關係,沒有人認識我們,沒有人看見我們。
在河堤旁擁吻著,也不用顧慮他人的感受。
只享受黑夜帶給我們的快感激情。
打著遊戲的名號維持這段深宵關係,但我們打從心底知道我們是什麼關係。
只是我們不願意說出口。
情侶?地下情人?玩伴?我們也不清楚。


我們沒有對大家說過"我想你了""我愛你"
這段關係大慨維持兩三個月,直至我去旅行之前。

我說 這段關係該結束了。
我好像對不起良心,對不起她。
我怕自己抽不身,我對你的感情是你想像不到的。
「我知道拋開遊戲這個名號,我們便是三角戀,而你只是我和她之間的第三者。」
啊...其實我知道,我成為了第三者是事實。
我只是想繼續在夢裡,看不清現實。
我說 在關係斷絕之前 你能陪我到機場送我離開嗎?

天還沒亮,在我家樓下,有一個人在等我。
還記得當時下著微雨。
「早...」
「其實,你知道的。」


「不該是我去送你,我們的關係其實也斷了不是嗎?」
雖然,這段關係不應該繼續,但這僅餘的時間,我還是想與你多相處一會兒。
「為甚麼?明明我們還有時間去玩這個遊戲,有足夠的青春能活在夢境。」
「為甚麼你不在我身邊多留一段時間?」
他哭了 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
可是我沒有辦法了 我是愛他的 但我沒有辦法破壞他們好幾年的感情。
當時她已經察覺到 我和他微妙的關係。
其實我到底算是你什麼?
「如果我真的沒感情,就不會維持了這麼久,就不會這麼關心體貼你。」
越知道你對我好,我便想趕快離開,我怕我抽不了身。
「對不起,要你過這樣的生活。」
「忘了我說的話吧,旅行該開心一點。」
再見。

回來之後我也沒有找過他了。


很快我認識了一個男生,認識了大慨一個月。
其間有一次我約了他跑步,男生不知情。
「好久不見。」
「你最近好嗎?」
我還好,如果能擁有你便更好。
跑回程的時候 他停了下來將我擁入懷中。
「為甚麼?我以為我脫離了,卻還是變回原狀。」
「你知道我有多難受嗎?」
我能給你的 唯一能給你的 只有 擁抱與沉默。

大慨一星期 我和那個男生在一起了。
我不了解他 但在一起很開心很幸福
但偶爾 也會挑剔 他的不溫柔 不關心 不體貼。
這段戀情只維持了一個月多一點。
為甚麼會挑剔他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原因


因為曾經有一個對我更好的人 他的影子存在我心裡
不知道 他最近如何呢

振作一點吧,愛情其實並不是很重要,你不是有自己的夢想嗎?
在零晨大慨兩點我收到了一條信息 是他。
「當初我真想你多留在我身邊兩三個月,可是我也想清楚了,我不該耽誤你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半年了,原本以為那個人真的能讓我放心。」
「如果你能留在我身邊,我還可以多對你好一點,但已經回不去了對嗎?」
我說 我在跑步在你家附近 你要下來嗎?
「好。」

「嗨。」
嗨。
一路上我們便如好朋友一樣 聊著各種生活日常百態。
沒有尷尬 只有歡笑聲。
能再見到他其實很開心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了
只知道早前他和她 二人旅行了 我的心酸得很。
他的臉上增加了疲倦 和青春痘。
他太勤勞了 壓力也很大。
「其實我有點生氣,你跟他分手了才找回我。」
其實我很想找你 很想回覆你 但回覆你了
告訴你其實我的心一直只有你嗎?
你也不可能和她分手 難道我不懂嗎。
我沒有說話 別了頭。

他把我推到牆上 「痛嗎?這樣痛嗎?」
說罷 便開始吻我的唇 我也慢慢在配合他。
到底我在做什麼。
他牽起了我的手「當初為什麼不繼續 我明白了。」
「不是因為你是第三者 而是我們不合適。」
對呢 我記得你有說過 我們價值觀不一樣 我們不會有將來。
可是 為什麼兜兜轉轉還是回到我身邊 真的不合適嗎?
我只想聽到真話。
回家了 我收到一個信息
深宵是該做夢的時份 你讓我醒著也做夢 謝謝你。
眼前這刻 並不是真實的。

其實我跟他 兜轉還是回到大家身邊。
雖然我一人 他二人。
這是重新回到夢境了嗎?
只屬於我們二人的深宵 做夢的時份。
我想 我們追求的東西又重新改變了一次。
我享受著你的熱吻 在她不知情下我又擁著了他。
夢 只能在深宵 深宵很短暫 我們又可以維持多久。
聽 她呼喚你了 你真的可以在我和她身上 一心二用嗎?
你愛她 那我對你又是什麼了?
我們真的就這樣回到過去 重新來過嗎。

我說: 七號你有空嗎?難得我邀約你 你就給我一點時間吧 。
「好吧 我們去看電影。」
到現在 我還是很愛他 但大家想法或許不一樣了 。
可惜的只是我們相遇的時間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