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個「他」, 可曾把你弄得寢食不安? 那個「他」, 可曾令你忘記飢渴的感覺? 那個「他」, 你去到那裡都想跟他一起? 究竟 , 你為了這個「他」, 可以去到幾盡?



你可曾為左「佢」, 寧願自己辛苦少少?

又可曾為左「佢」, 你會寢食不安?

或甚至可曾為左「佢」, 可以放棄任何野?

為左「佢」, 你可以去到幾盡?

我既朋友圈入面, 有好多呢類既人, 而我成日形容呢班人為「痴漢」(痴漢只係一個統稱, 其實有男有女). 而呢一班痴漢都有一個共同既Believe: 「佢」大過一切.



有次同個朋友去餐廳食飯, 係行去餐廳前既一段路, 我既世界就好似比「肚餓到就黎死」呢句好似嚴重過埃塞俄比亞啲饑民既說話充斥住咁. 好啦終於到間餐廳, 一坐底, 我已經即刻睇餐牌食咩好. 當我簡好啦, 望下坐緊係對面既朋友, 佢望緊部電話個screen.

「喂又話餓到就死? 仲唔睇食乜? 」

「我搵緊『佢』.」

我望住我呢個朋友, 係「就黎死」既情況下, 依然可以為左搵「佢」, 輕輕咁回應一句就算. 呢一刻, 我覺得我呢個朋友好型.

又有次同另一個朋友提議假期一齊去遠行, 佢話佢都想出去走走, 所以即刻話好.



我提議:「不如去歐洲? 難得長假, 可以去遠啲!」

我朋友諗左一陣, 擰擰頭. 我心諗佢可能覺得太遠又或者冇咁多錢姐, 再揀過.

「不如去台灣? 近近地, 唔會貴得去邊啦!」

朋友諗左一陣, 都係擰擰頭. 呢次我估佢係因為去過好多次先唔想去姐, 好!再揀過.

「不如去越南? 又近又唔貴! 我都未去過你應該都未啦!」



朋友繼續擰頭. 我望唔透我呢個朋友, 我問佢點解全部都擰頭say no?

佢面有難色, 尷尷尬尬咁同我講: 「我驚去到呢啲地方, 搵唔到『佢』, 我會唔知點算.」

又係一個可以為左「佢」, 係唔係冇錢同時間既情況下, 寧願留係原地都唔願意離開既人.

最後, 我同另一個朋友去左歐遊. 係我問佢一唔一齊去旅行既時候佢諗都唔諗就應承左我仲好積極咁plan埋行程. 我當時好似發現新大陸咁, 因為我終於搵到一個唔「痴」既朋友.

搭左差唔多成十幾個鐘飛機, 攰到一個點, 就同朋友即刻搭車返酒店休息. 一入到房見到張床, 我即刻二話不說跳上去訓, 但我見到我朋友皺哂眉頭咁望住部電話.

「點解搵唔到『佢』既?」

我心諗又係要搵「佢」, 對於經歷過上述事件既我, 已經覺得完全冇討論既必要, 所以只係講左句: 「唉唔爭在果一陣啦.」我雖然已經盡我能力範圍安慰左我既朋友, 但只見我朋友眼都唔眨咁望住部電話, 眼濕濕咁, 我諗如果電話上面有粒F5制, 亦都應該已經比佢禁爛左好耐.

結果果一晚, 佢直頭訓唔著.



大家一路睇可能一路諗身邊有冇一個「佢」會令到自己好似小編既朋友咁, 又或者覺得以上既人,故事其實好感動同可歌可泣既話, 我諗當我開估既時候, 你地應該會有唔同既睇法.

因為「佢」既名可能大家都識 ── 佢叫WI-FI.

其實呢篇文冇特別意思, 只係覺得有時見到呢啲朋友, 眼見佢地對一件事完全放錯哂重點同埋比簡簡單單一個WI-FI就搞到咁, 唔知好嬲定好笑.你身邊又有冇啲「痴漢」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