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B!

這是我女朋友的聲線!


「BB~我諗過啦!其實我唔係一定要你買樓嘅,只要同你安安穩穩過下人世,我就心滿意足㗎啦!」她那水靈的大眼睛安撫了我那迷糊的眼睛。


「哎吔!你再唔醒呀啦,踩醒你!」她用白滑的美腿踏在我腰上。



我閉著雙眼,向受這個溫馨的時光。豈料她越踩越大力。

「BB,細力啲!我條腰就斷啦!」

嚇!

這回我真的清醒了。我感覺到自己正躺在床上,腰部被人按摩着,但完全感覺不到舒服,反而傳來一陣陣劇痛。

「細力啲啦!你點做骨妹架!」



啊!腰部一陣刺痛,同時一個女子飄進我眼前。這張臉孔,分明就是我的BB嗎。

不!只是人有相似而已。細看之下,她和BB一樣,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櫻桃小嘴,臉色白裏透紅,臉型同樣都是有點兒圓潤,不過年紀上較我的女朋友年輕,看來她只有十八九歲。當然,她的髮型是古代的,她梳了一個高髮髻,前面的頭髮分別垂在額頭兩側,頭髮有點兒凌亂,不時有一絲鬢髮溜了出來,隨風飄揚。乍看之下,頗有BB尚是學生妹時的樣子。

「阿爹好心替你療傷,仲諸多要求!」她的聲線也像我的女朋友,都是溫柔中稍微帶點沙啞,聽得我如癡如醉。

只見四周都是竹造的牆,頭頂的橫樑上鋪滿了茅草,微弱的陽光透過紙窗射進室內,看來我是在什麼草蘆之中。

「請問依度係乜嘢地方?」我問。



「哈哈!此處乃老夫嘅醫館!」門被打開,進來一個。。。

乜嘢嚟架?

眼前是一件純白的寬袍,衣袖長得快要碰到地板,安放在衣領上方的不是人頭,而是一大團白色的毛——眉毛,頭髮,鬢毛,鬍鬚都長得混成一塊。微風吹起白色的布料和毛髮,在微弱的光線下,形態甚似武俠片中走火入魔的Final Boss,若果不是他剛剛的說話,我還不知這是一個年邁的大夫。

「老夫昨晚係醫館門前見到公子,遍體鱗傷,若不及早治療,恐怕命不久矣,於是將公子帶進醫館治療。睇嚟都好得七七八八。」

「咁你有冇見過我啲兄弟?」我指的,當然是與我一起逃命的一飛和易之。

「老夫只係遇到公子一人,未見過公子所謂嘅兄弟。」原本我對這兩個「兄弟」沒甚感覺,可是此刻竟有一絲擔憂,看來我不只繼承了李老大的記憶,也繼承了他的情感。

大夫像鬼魅般飄到床前。「未知公子尊姓大名?」

「我叫李老大。」我不禁望一望那個姑娘,我和她的眼神一接觸,她便別個頭來。



「哈哈!公子可以稱呼老夫做費大夫。」費大夫摸著足足有五吋長的鬍鬚說。「此乃小女,玉青。玉青,你做乜唔望李公子呀?」玉青沒有回應她父親的訓話,逕自走出房間。

「係啦,睇嚟李公子並非本縣人士,未知公子來自何方?」這個大夫真是麻煩,問長問短。

「哦,我係土。。。」

「土?」

「土匪嘅天敵。」

「原來公子係捕快,失敬失敬!哈哈!」儘管費大夫的語氣告訴我他在微笑,但他濃密的毛髮卻把微笑掩蓋。「咁公子你好好休息,等老夫出去準備晚飯。」

「邊駛咁客氣呀,唔駛啦!」事實是,我的肚子已經餓得連欣宜都吃得下。



「公子相貌堂堂,當非等閒之輩,老夫有幸遇見公子,唔談個痛快點得呢。公子你一定要賞面呀!哈哈!」說罷,他便像鬼魅般飄出房間。

我往窗外一看,斜陽照耀著一片竹林,原來已經黃昏了。

我躺在床上,嘗試整理一下思緒。

據矮仔所說,時光機器出現了故障,不能把乘客送回所屬的時空,這豈不是代表我被困在這個時空?不過,未來的人既然有能力操控時光旅行,必定能發現這次意外,把我救回現世,但是我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獲救,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我要在這個時空中保全性命,等待救援,而這個李老大的記憶和身手,就是保命的工具。

我嘗試在記憶中搜索,希望能夠獲取更多關於這個時代的資料。很遺憾,這個李老大的記憶不外乎是搶過什麼財物,上過什麼女人。畢竟李老大只是一芥草民,朝代更迭這回事,確實關佢叉事。

看來,我待會要問一問費大夫了。

轉眼間,晚飯已經煮好,大夫喚我到出面用膳。

他們的客飯廳真的不算小,大概有四百呎,整體佈局與日本的民居十分相似,都是兩面通向其他房間,另外兩面沒有門窗所隔,正對著室外的花園,加上以竹為主的建築特色,令人有一種置身古代的感覺,估計每呎起碼要十七八萬。。。Sorry,睇樓睇上癮。



客飯廳的周圍放置了不少櫃子,想必是用來裝藥材的,客廳的一角放置了神枱,安放在神枱正中央的,竟然不是關公,而是華佗,也對,這是醫館。天色尚未完全暗下來,屋內已經十分昏暗,只靠一枝蠟燭提供微弱的燈光,室外的楊柳樹隨風擺動,發出蕭蕭的聲音,樹影被放大在牆上,形狀十分可怖。

嚇我唔到嘅!

「李公子,請」費大夫示意我坐在飯桌前。「依啲係小女所準備嘅飯菜,希望公子你唔好嫌棄我哋啲粗茶淡飯,哈哈。」

「點會呢,哈哈。」我望一望身旁的玉青,她卻全程低頭,用筷子撥弄碗裏的飯。

好!就試一試古人吃什麼吧。我夾起一條菜。頂,好似冇落鹽咁,失敗!

我吃了一口飯。飯裏面滲入了許多又硬又粗的穀物,失敗!

最重要的是,這頓飯完全沒有肉類,失敗之中的失敗!



「如何?公子唔喜歡呀?」費大夫似乎看出我臉上的難色。

「唔喜歡就唔好食啦!」玉青一面夾走了我想夾的菜乾,一面氣憤地說。

「喜歡。。。喜歡。。」我勉強地擠出笑容。其實飯菜如此難吃,也是無可厚非的。古代物資沒有現代那麼豐富,那時的鹽十分昂貴,煮飯時只好放少一點鹽;稻米生產尚未發展成熟,唯有參雜其他穀物;自己的溫飽都成問題,更何況飼養家畜?所以古人很少吃肉,只有在大時大節才能大快朵頤。

沒有肉也行,酒總不能沒有吧?

「酒?有,有!」一聽說我要喝酒,費大夫的眉毛立刻向上一提,連忙拿來一支酒和兩個酒杯。

「公子,此酒乃百年茅台,今日見有貴賓到訪,老夫特意攞出嚟與公子分享,哈哈。」他示意玉青給我們倒酒。

「唔該!」我朝她微笑,竟使她臉上泛起一抹紅暈。

「乾杯!」我一飲而盡。嘩!此酒辛辣中帶點甘甜,冷冽中不乏激情,喝下去,猶如置身華山之巔,笑傲江湖!正所謂男人心一字馬,讓女人擔驚受怕,好詞,好詞!

一輪對酒後,我才想起我要還要問一問費大夫。「借問聲,依家係乜嘢朝代呀?」

「哈哈!公子你飲醉酒啦,竟然問出如此問題。」費大夫又乾了一杯,在我看來,他更像是把酒倒在鬍鬚上。「難道公子並非大晉子民?」

晉?邊撚到晉先?西晉?東晉?

考慮到東晉西晉的說法,在當朝應該尚未出現,我嘗試旁敲側擊:「依家中原係咪屬於大晉?」

「恐怕公子真係飲醉咗啦!唉,中原一早已經淪落胡人手中!」

中原被胡人佔據,即是代表我正身處東晉時代,同時亦代表我正身處南方,而北方正經歷五胡十六國的混亂時代。

「你聽過淝水之戰未?」

「哈哈,好話啦!老夫當年就係喺淝水之戰擔任軍醫。」他又乾了一杯。「唉,都已經係三十年前!」

我記得淝水之戰發生於東晉末期,現在還距離那次戰役達三十年,看來現在正是東晉滅亡,劉宋興起之際。

我沒有再深入探討時代的問題,因為我已經被他灌得酩酊大醉了。

「樹蔭有一隻蟬,跌落你溫馨~」我沒有理會醉倒在地上的費大夫,反而凝視著替我倒酒的玉青。

「姑娘,你知唔知你好似我女~朋友~啊!」

「女朋友?」她瞪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甚是可愛。

「女朋友。。。即係娘子!」她臉上的紅暈變得更大,小嘴不自覺地張開。

「我好掛住你呀,BB!」我醉得忘記了面前是誰,竟然想親吻她。

我漸漸靠近,她卻愣在原地,瞪大雙眼,羞澀地望著我。

6cm。

我數得到她的眼睫毛數量。

4cm。

我感覺到她臉上的暖氣。

2cm。

zzz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