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我要回去幫哥哥。」華婷婷在下山的途中突然開口道。

  「但是你現在的狀況...」尹寶兒扶著華婷婷道。

  「我只是...思緒有點混亂...但是我還可以...」華婷婷裝作已經冷靜下來,但是手和腳還是在顫抖著。

  「你看看你,不要說其他人了。恐怕你現在連旁邊的小玉也打不過。」尹寶兒道。

  「甚麼!?我雖然不懂武功,但是不要小看我的發明!我的發明可是可是十分的厲害啊!」唐小玉激動道。



   看見唐小玉的反應,華婷婷才勉強的笑了出來。但是回想起來,現在連唐小玉也打不過,又怎樣去支援華望天和嚴恩兩人?

  「不,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的。」在華婷婷頭頂傳來了一把女聲,之後有一個人影在樹上跳了下來。而那一個人正是唐小玉的三姐,擅長於"毒理"的唐文玉。

  「三妹,難道你有甚麼好辦法?」接住唐文玉,之後又有另一個從樹上下來。這個人亦是唐門,擅長"暗器"的唐玄玉,剛才的暗器雨就是唐玄玉的得意技倆。   「記得以前我曾經調配一種含有"麻"的毒藥強迫那個假燕叔叔吃嗎?就是那個吃了會有在天上飛的感覺的毒藥啊!那種叫"麻"的草藥除了可以令人產生錯覺之外,只要份量適中,可以達到寧神鎮靜的效果!」唐文玉道。   「其實你說完我也不太知道你說甚麼...」唐玄玉道。
  「就是我在唐門治療心病的那一種藥?」突然響起了一把女聲,這一次不是在華婷婷等人的頭頂上,而是由下山的路傳上來。

  「那麼三妹你現在有帶在身上嗎?」再有一把女聲傳過來。

  「嚴芳姐姐!」唐小玉大聲道。



   原來在上山的人就是剛治療好失心瘋的嚴芳,而唐玄玉、唐文玉和唐小玉她們三人的大姐亦跟在嚴芳旁邊充當護衛,擅長"彎刀"的唐彩玉。

  「那一種寧神鎮靜的藥我沒有帶在身上,倒是有一瓶用"麻"調配而成的毒藥。」唐文玉道。

  「文玉你可以給我一顆嗎?」嚴芳道。

  「芳芳...你的失心瘋好了嗎?」華婷婷問道。

  「嗯!休養了一段日子,大致上已經沒有問題了。」嚴芳笑道。



  「那麼嚴芳姐打算怎樣?」唐文玉取出了一瓶藥瓶,倒出了一顆小小的綠色藥丸。

  「我嘗試將那一顆毒藥重新調配,將它變成文玉所說的那種藥。」嚴芳接過藥丸之後,放在從懷中取出的小紙張上,再小心的慢慢用小刀將藥丸切開兩半。

  「可以的嗎?可以將一顆毒藥重新調配成為其他丹藥嗎?」尹寶兒問道。

  「嘻嘻...你眼前的可是人稱為"小藥仙"的嚴芳啊...」華婷婷笑道。

  「不過,現在我沒有充夠的工具和其他草藥,所以我只可以嘗試減輕它的毒性,以及盡量拖延毒發的時間。」嚴芳取出了一些藥瓶,倒在剛才的紙張上並包起來,用兩塊路邊的石頭,放在中間,用力的將紙張內的材料磨成粉。

  「等等我和婷婷姐上去幫忙,你們三個要好好保護嚴芳姐姐和寶兒姐姐下山!知道了嗎?要是她們受傷了的話,我可不放過你們三個!」唐彩玉對著唐玄玉、唐文玉和唐小玉三人道。

  「知道了!」三人同時道。



   不到一會,嚴芳已經重新調配好了,並把磨好的藥材連紙張,掐成一小團。

  「婷婷,抱歉了。因為是臨時調配,所以這一顆本質上依然是毒藥,只是毒性會慢慢發作。吃了之後就可以暫時鎮定下來,不過...當毒發之後會顯得有點...亢奮?總之就像喝醉了吧。」嚴芳把那團藥包給華婷婷。

  「不...這就夠了。謝謝了,芳芳。」華婷婷接過了那一團藥包,並放到口中吞掉。

  「另外你們帶上這一些傷藥,這一些是我特製的,對於刀傷止血等,比金創藥還更要有效。」嚴芳再取出了兩瓶小藥瓶交到華婷婷手中。

   於是華婷婷和唐彩玉兩人立即回到山上,支援華望天和嚴恩,加入戰團。可是回到山上的時候,只見華望天和嚴恩兩人已經滿身傷痕。反觀望過去秋欣和宋千奇兩人,都只是受了輕傷。

  「喂...華兄...你不是說和那個燕義一起修練的嗎?怎麼刀劍交加方面那麼不濟...我幾乎是等於一個人幾付兩個人...」嚴恩按著流血的傷口道。

  「不要再說了...」華望天被嚴恩的說話戳到痛處了。

   的確華望天本來就不太擅長外功,所以就算和嚴恩一起,其實也沒有幫到太大忙。要是把華望天換成華婷婷的話,可能兩人就可以很輕鬆的解決掉秋欣和宋千奇兩人。



  「喂!秋欣,算一下時間。江天豪應該已經見到古大人,而且古大人應該差不多行動了。我們的任務完成,可以先撤了。」宋千奇突然收起了雙劍,對著秋欣道。

  「算你們幸運~要是不想死的話就快點回家吧。不然叫上次那個無賴來吧!」秋欣同樣收起了雙劍,和宋千奇一起回去七劍門的大殿去。

第三十三章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