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原來寫逃離文章,結果寫寫下走樣。 算啦,贈予有緣人



青年,他姓毛,單叫望。

手只有幾項東西來逃離四壁牆的密室:時間、體力、幾張沒什麼用的證。因為手沒有什麼金鐲、玉戒指,所以他可以不顧忌的逃離這密室。

首先他環顧周圍,只有一扇木門,四壁白空空的牆。他打開這扇門時,發現是上鎖的。於是他思考一陣,用體力嘗試把門打開,可惜不能。然後他想賄賂這扇門,可惜這是死物。他用時間思想,想打開扇門的方法。最後他回想以前有人把卡,卡在門縫,再拉數下門就成功了。果然成功了。

他出到門口,他看到一條好長的走廊,看不到盡頭,盡頭漆黑一片。他覺得害怕,但後面只有四壁牆,沒有後路。於是他只好向前走,一面走他走廊旁有各式各樣的畫,有些七彩繽紛、巨乳狀、古典的圖畫(像是大衛王、愛神維也納的圖)、只有文字的畫等。而它們會有一個小時變化一次。

他起初被七彩繽紛、巨乳圖吸引著,用不知多少時間逗留它們的面前。



這條長廊會不時移動,移動時連圖畫的位置一同被移動,令你覺得不像是移動。但當你有興趣返望當初的那間房子,才會發現自己身處的位置與當初的位置,是距離那麼遠。

到了一定的距離,已經看不到開始的地點,因為那些畫佔據了腦海,把它的面貌也刪除了。

他看膩以前所看東西,轉看那些文字畫,他愈看愈有意思,把它學習起來。他回望房間的時間多了,慨嘆自己的所見所聞;亦開始思考自己。

就這樣子,到了走廊的盡頭,他覺得百感交集,有些捨不得這走廊陪伴、喜悅離開這鬼地方、莫名的悲傷起來。他看到一扇門,門上寫著:有幾個咒語,把自己識得的唸出來就可打開門。於是他把自己所習得的那種唸出來。

「咔」一聲開了,他見到一群人,一群與他臭味相投的人。一接觸就成為朋友了;然後那些人如煙消失,他看到只有自己一個人;他又見到許多人瑟縮在一各;他然後看到黑暗,自己的手指也望不見;他又見到一群人像小孩的快樂。情節猶如那隻鬼帶個人去過去、現在、未來一般。



最後他希望和那群人像小孩一樣快樂,但他卻是返回一群人裡,那群臭味相投的朋友裡。


這就是人生。當中門外情況是參考書本記載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