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關埋堆o既一個故事



一點半的午飯時間,呀明如常獨自一人離開,準備像漫畫般當個「孤獨的美食家」,
看到這情況,呀強拍呀明膊頭對他:
「你做人咁孤獨唔好嫁!要跟下隊,埋下堆先得嫁!」
「但我今日想食譚仔!同埋跟佢地咪又係吉野家、將軍澳中心同街市三餸飯!而且我都埋唔到堆,無謂搞到自己咁冇癮啦!下堂見!」
呀明向呀強微笑道,說罷呀明便頭也不回向着尚德邨方向行。
看到呀明的離開,呀強心想一個午膳為何也會令人「冇癮」?
班上的幾個圈子也開始出發去各自的「飯堂」,
而呀強因為昨日已經跟了吉野家那堆,
所以便跟隨了去將軍澳中心的那圈子往將軍澳中心的美食廣場出發,
到了將軍澳中心,先要在午市時充滿其他食客的美食廣場等一張可讓10人坐下的大枱,


然後再分批去買飯,大約用了半小時,一伙人終於可以坐下開餐,
當然,這意味着「吹水」、講這一圈子外的人「是非」的時間又到了。
「呀明條友真係好怪囉!個人騎騎呢呢,又毒喎!我黎緊份project仲要同佢一組添嫁!唔知點同佢溝通到!」
「我有次撩佢吹水個陣,佢仲同我講話佢o既夢想係去做作家喎!」
「咁咪岩曬佢囉!全部騎呢毒男個腦都係多妄想嫁啦!唔去作故仔真係左佢!」
「你地估下佢今日又去左邊度食晏?」
「可能去左學校果個勁難食o既飯堂食頹飯掛!?」
「其實佢一個人去左譚仔,佢走之前同我講o既,仲話跟隊食飯下下都呢幾個地方,咪自己行開囉!」
呀強插話說了一句。
「你部新手機咩款!?好似冇見過喎!」


有人開了新話題。
「呢部野係韓國不知名牌子,不過冇I瘋同三叔咁出名,勝在性價比高!」
「勁唔勁得過小米先!?」
「你部機我上網見過,佢支援到安卓XXX同有XXX功能…….」

呀強將他行高登所理解一字不漏地講出。
「喂!知唔知邊度D雞煲好食呀!」一人打斷突然一問。
「都係個幾間嫁喇!廟街、創興、女人街囉!仲有咩?」
「上openrice睇下咪得囉!」
「唔止!仲有…………」
最後這個話題伴隨眾人及呀強在餘下的午餐時間。


回校的路上,眾人機不離手,螢幕上充滿WhatsApp、Facebook、P&D、IG 等的影像,
呀強自然不例外,忽然聽到眾多WhatsApp的提示音,呀強望一眼在身旁的同學,
看到他剛收到WhatsApp,內容如下:
「今晚最後決定係廟街XXX食雞煲! 6: 30PM油麻地MTR等  (@[email protected])”」
大量「收到!」、「OK!」、「冇問題~」等的回覆在一瞬間已把上面洗走了。
呀強回望自己手機,看見自己最後收到的訊息仍然是昨晚的
您好,XXX香港導師專為中小學生(免費介紹)補習導師上門私人補習…
他再偷望同學手機,發現同學這個群的成員是剛才一同於美食廣場午膳的同學,
唯獨沒有自己,他驀然發覺, 剛才對話中沒有人望過他一眼,
他的說話亦不受注意,這圈子他跟本進入不了,
他開始明白呀明為何寧願孤獨做「毒男」也不願跟隊,
這種毫無存在感、像跟班、像搭枱的感覺呀強也感受到了,
他開始想學呀明,下次獨自一人去吃他喜愛的椰林閣,享受一個沒有圈子、
沒有是非,而呀強存在的一個午膳。他一路思想這些,直到上課為止。
然而,到了明天午飯時間,他又再對呀明說:


「你做人咁孤獨唔好嫁!要跟下隊,埋下堆先得嫁!」